奇书 >  拒绝洗白后,五个师兄跪着求我原谅 >  第39章 给他斟酒

那两尊杀神刚刚离开,殷九弦便盘膝打坐,将体内的灵气再次运转起来。

一团赤红色的灵气,在体内运转了一个小周天,随后就戛然而止了。

殷九弦沉着眸子,望着所在的地方。

这里说是山洞,其实门口却是一个大大敞开的巨石门。

而她所在的地方,脚下是雕花的石头甬道,只不过因为年久失修,全都已经断裂成一节一节的了。

这里,赫然是一座古墓。

这里跟万念山脚下的密林是一样的,灵气稀薄得令人发指。

不过,与万念山不同的是,这里不单单是灵气稀薄,魔气与阴气更重。

殷九弦只能扶着墙壁站了起来,一步步朝着大门走去。

可刚走了没两步,她就听见甬道里面,传来小青撕心裂肺的惨叫!

“啊!好痛!”

“哥,我的亲哥,你想折磨她,你去捉她好不好……”

“我只是一条虫子啊,经不起你这样折腾。”

殷九弦脸色顿时一黑。

看来楼紫宸已经在古墓入口处,下了某种禁制。

只要她赶出去,他就能感受到灵力波动,然后就会折磨小青……

殷九弦只能转身,脸色黑得几乎快滴下墨汁似的,顺着甬道,很快就走进了主墓室。

主墓室中,有着六棵粗壮的金丝楠木柱子,支撑着整个墓室。

最上方,放着一尊青铜棺椁。

而下方,则摆着一张石桌,上面摆放着美酒佳肴。

楼紫宸和虞凡,正一左一右的坐着。

殷九弦凤眸一挑,看来这两个杀神,还挺会享受。

楼紫宸微微一笑:“早说了,要乖乖听话哦。”

“……”她眼角微微抽搐。

虞凡冷冷望着她,森然手指拿起一杯酒,一饮而尽。

他将空杯子往旁边一放,随后便一言不发的咀嚼着鲜血淋漓的肉。

殷九弦心尖一颤,仔细看去,才发现桌上的菜肴,竟然全是生肉!

有剥了皮的兔子,有被绑着双腿咯咯叫的野山鸡,甚至还有一些形状不明的肉!

怪不得她一进来,就感觉到有一股浓重的血腥气!

那些肉,该不会是……

她瞳孔一缩,忽然想到曾经看过的古籍中曾经记载。

尸体喝了血后,会加速变化。

尤其是人的血肉,对僵尸来说,是极其难得的滋补品!

楼紫宸勾唇一笑:“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给他斟酒?”

“我?”殷九弦不可置信的指着自己。

竟然要她去给这个茹毛饮血的僵尸斟酒!

楼紫宸见她不听话,筷子轻轻夹住了小青的腰,极其不悦道:“不然呢?”

“……”殷九弦几乎快被这只臭不要脸的魔族,给气个半死。

她只能皱了皱鼻子,不情不愿的走到了虞凡身旁。

猩红酒液顺着紫金酒壶,在半空中划过优美的弧度,落入了酒杯之中。

只一眼,她就看出,这酒中,必定含有血。

她强忍着恶心,将酒杯狠狠放在了虞凡面前:“喏,喝吧!”

心中腹诽,怎么不喝死你们!

杯中液体荡漾,差点晃出杯子,打湿他胸前的衣裳。

虞凡眼底渐渐迸发出怒意。

他生前死后这么多年,还从来没遇到过这么胆大妄为的女子,竟敢摔他的杯子?!

楼紫宸戏谑一笑,单手撑着脑袋,好整以暇说:“这小姑娘脾气硬着呢。虞兄,你应当多单待一些的。”

“我可不需要用她来对付别人。”虞凡冷声说着,手指捏着那只酒杯。

只听咔嚓一声,那被瞬间化成了齑粉,从他手中洋洋洒洒的落下。

小青身子直接打了个哆嗦!

刚刚,要是这男人稍微用点力气,它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不,只会化作粉末,连一点存在的痕迹都没有!

被迫躺在石桌上的小虫子,悄悄一扭一扭的,凑到了殷九弦面前。

它那双明亮的眼睛,一眨一眨的,想要跟殷九弦搭起沟通的桥梁。

臭丫头,可别辜负它呀。

你就忍一忍吧,他们俩说不定会放了我们一条活路的。

殷九弦读懂了它的意思,顿时柳眉倒竖,回给了它一个不可能的眼神。

如果是面对其他人,或许屈服,服软,会让他们产生恻隐之心,从而引出他们心中那为数不多的善良。

可是,这两个家伙……

一个是魔族,天生嗜血好斗,十分危险。

另一个,则是修炼了千年的不化骨,实力不容小觑,随便动动指头,就能让她们死一千次!

两个一看就绝对是变态中的变态,屈服只会让他们感觉到没意思,只有不断逆着他们才行。

小青看出了她的心思,想法却与她截然不同,焦急的不停跟她使眼色。

忽然,一堵肉墙横空挡在了殷九弦和小青中间。

楼紫宸温和一笑,如沐春风般望着小青:“虫儿,你在跟你的主人说些什么?”

“没,没有……”小青的笑声,比哭声还难听,“她不是我主人。”

“哦~”

楼紫宸坐回了位置,勾唇一笑,修长的手摊平,放在了桌上。

小青一看就懂了他的意思,小身子一扭一扭的,费了好大的力气,终于爬上了他的手掌心。

“既然你还没认主,要不,你便与本王缔结契约可好?”楼紫宸温声温语的样子,像极了一个十分富有耐心的大哥哥。

小青愣了一下:“啊?这,这不太好吧。”

它如果认眼前这个魔族当主人,说不定能苟活下来。

可是,以天羽宗和魔界势如水火的形式来看,它这辈子都不用跟无易再有什么感情纠葛发生了……

“嗯?”楼紫宸那双非常好看的桃花眼,眯了起来。

极度!危险!

小青涩涩发抖。

就在这时,殷九弦冷不丁的说:“它刚才撒谎的。”

楼紫宸抬眸望着她。

只听她冷冷道:“它已经跟我缔结了契约。它为了一条活路,所以才谎称自己无主。”

“莫非,你想要收养一只,在生死关头会背叛主子的东西,当做自己的宠物么?”

楼紫宸眸光一缩,冷哼一声,将小青摔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