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问道真仙 >  第二十二章 金光

婉婉很忙。

自每一天的起床之后,她先是要照顾弟弟穿衣服,随后便又要帮母亲准备出摊需要的东西。

弄好后,又要做粥,喂弟弟吃饭。

等弟弟吃饭后,她又要一边照顾弟弟一边跑到巷子口把那些客人用过的碗带回家清洗。

她原本觉得婉婉这个名字挺好听的,如今却有几分厌弃这个名字。

婉婉,碗碗。

每天都要洗数不清的碗,怪不得要叫婉婉。

尽管每天都很忙,自己的弟弟也十分的烦人,但婉婉闲暇之时总会不自觉的抬起头望向天空。

在她很小的时候,娘亲就给她讲过。

在天上白云里,住着一群仙人。

仙人有着无求无尽的寿命,而且每天什么都不需做。

他们唯一要做的便是坐在云彩上,看着每天的朝起朝落,月升星亮。

饿了就吃蟠桃,渴了就喝琼浆。

每当婉婉望向天空之时,就希望那藏在白云里的仙人能来到他家,带着她住在云层中。

最好,能让她住在一片晚霞中。

她无时无刻不期望着仙人的到来,昨天外面喊仙长,她在里屋连忙询问什么是仙长。

她的娘亲三姐想了想说道:“仙长就是仙人,只是他们现在还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云朵。等他们什么时候找到云朵,便要飞升到天上住。”

自娘亲说完后,婉婉便一直等着仙长回来,希望能让他带自己去天上住。

可是,这个仙长怎么还需要爬楼梯,还会打喷嚏啊。

一想起这个,婉婉便忍不住的苦着脸。

“婉婉,我有些饿了,能给我盛一碗粥喝吗?”

婉婉转过头,便见‘仙长’坐在鸡舍旁,看向她说道。

“你...”

婉婉想了想,最后还是无奈起身去厨房盛了一碗粥端了过来。

“不错,挺好喝的。”

甘十一喝完粥后,带着几分笑意的将碗递了过去。

婉婉接过碗,终于有些忍不住的问道:“你既然不是仙长,那你坐一直那里在干什么呢?”

自娘亲出门之后,婉婉便见他一直闭着眼睛坐在鸡舍旁边。

甘十一笑了笑,说道:“我见你一直盯着云看,我便也跟着看阿。”

“可你眼睛是闭着的。”

“谁说闭着眼睛就不能看了?”

婉婉皱了皱鼻,愤然转身继续洗碗去了。

而甘十一则是随之再次闭上了眼睛,继续参悟脑海中的三门法术。

《金光术》、《炎蛇术》、《清心咒》,其中《金光术》是一门金系的防御的法术,修成之后能施展一道光罩保护自身。

《炎蛇术》是一门火系的攻击法术,修成之后是能唤出一条火蛇攻击敌人。

《清心咒》则是一门无属性辅助法术,作用是在遭遇扰乱心神的法器或法术时能够清除影响。

三门法术中,一攻一守一辅。

按照游戏理论而言,是十分全面的。

若是要修炼的话,该是最先修炼《炎蛇术》这道法术。

毕竟拥有一定的战力,才能更好的保护自身。

但甘十一想了一会,还是觉得先修炼《金光术》。

小女孩胆子不是一般的大,听得询问后,便走出院门,来到甘十一身前站定,借着朦胧的月色抬头问道:“仙长,天都黑了,你到我家来休息吧。”

甘十一摇了摇头,忽而问道:“你唤我什么?”

“仙长阿,之前我在屋里,听得外间有人喊你仙长,你便跟人走了。”

小女孩虽然说的有些平静,但甘十一还是看到她脸上的紧张。

甘十一摇了摇头道:“你听错了,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不是什么仙长。”

小女孩迅速点了点头,又道:“那你跟我进来歇息吧。”

甘十一本想再问道‘为什么’,但他看着小女孩的样子,却有些心软的点了点头。

进了院门,小女孩正准备带着甘十一进屋,却发觉甘十一在院子中停了下来。

带着几分笑意,甘十一催促道:“你进屋歇息吧,我就在此歇息就行。”

说完,他便靠着鸡舍盘膝坐了下来。

小女孩正欲再说,便见甘十一已经闭上了眼睛。

无奈只得转身回到屋中。

......

“咯咯咯....!!”

雄鸡鸣叫,朝阳初升。

婉婉从睡梦中缓慢睁开眼睛,她坐起身子看了看旁边流着口水的弟弟,正打算做些什么,猛然间想起昨天晚上。

迅速披着衣服下床,赤着脚跑出门。

来到院中,只见院子中,一个人影都没了。

她焦急的院子中转了几圈,最后又跑到小红的鸡舍看了眼。

正愁眉苦脸之际,便听得头顶传来一道声音:“怎么,你是怕我偷了小红的蛋,还是怕我钻进鸡舍里睡觉了?”

婉婉猛然一抬头,便见穿着道袍的甘十一伫立在房顶,迎着天边的朝阳的眺望。

“仙长!你是要飞升了吗?”

甘十一回头一笑,迎着婉婉的目光,小心翼翼顺着一道梯子从屋顶爬了下来,走到她身旁拍了拍她的脑袋道:“都说了,我不是什么仙长。”

“可...”

婉婉正欲再说,便听到一声惊呼:“啊!道长,你怎么在这...”

甘十一回过头,看向从屋内走出一脸吃惊的三姐道:“昨晚回来后,才发现自己还没有一个休息的地方,幸得你家小女邀请,让我在院中休息了一晚。”

“啊!”

三姐脸色有些羞红,伸手弄了下缭乱的头发,最后又对婉婉埋怨道:“你怎能不带道长去客房休息,让道长在院子中休息,万一着凉了...

快,快,道长先进屋,我去给你准备一杯热茶,去去寒。”

甘十一点点头道:“多谢三姐了。”

......

“阿嚏!”

婉婉刚刚端着一杯热茶走进屋,便听得甘十一有些着凉的声音。

她走过去放下茶杯,牢牢的盯着他道:“你真的不是仙长?”

甘十一带着几分笑意的点点头,端起茶杯道:“你见过仙长会打喷嚏吗?”

“阿嚏!”

婉婉平静的脸上终于显露出失落的神色,她摇了摇头转身准备离去。

但这时,她又听得一声询问:“我最近暂时也没什么落脚的地方,不知道我还能不能继续在你们院中休息?”

婉婉没有说话,只是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