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春风寒梦 >  第二十四章 初冬飘雪

接下来的日子里,何汉生一直惦记着爸爸的病情。几乎每隔一两天,他就往家里打个电话问问 。

周六刚下班,何汉生又拨通了妈妈的电话。

“妈,我爸爸的咳嗽怎么样了?”

“吃药后,白天稍微轻了点,晚上还是那样咳嗽。你说你爸真要是肺癌,那可怎么办?”

“妈,先不要担心。明天我们再去青岛市立医院看看吧。明天周日,我也休息。”

“嗯,行。一会我跟你爸说说。”

挂断电话,何汉生陷入了沉思。银行卡里就剩两千五了,而目前的工资还完房贷,连妻子的保险都不够了。可也没有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回家经过银行时,他把所有的钱都取了出来。

第二天一早,何汉生与爸妈在车站会合,然后一起坐上了去青岛的车。

自从上次公司聚餐后,夏曼蒂便一直惦记着何汉生,也很想去他的家里看看,她很好奇何汉生到底有着怎样的生活状态。

今天周末,估计何汉生也在家。于是,她想借和彭佳慧逛街的名义去他的家里看看。

“喂,佳慧姐,在家吗?”

“是曼蒂啊,我在家。”

“今天周天,我们一起去逛街吧。”

“好啊。也很久没逛街了。”彭佳慧想了几秒钟,因为何汉生也不在家,于是便答应了。

“对了,你吃饭了吗?我煮的米粥,要不过来一起吃点吧。”

“我睡了个懒觉,才刚起来。好,我收拾一下,一会去你家。”

“对了,你家住几号楼?”

“3号楼2单元403.”

“嗯,好的。”

夏曼蒂一下子乐了起来,浑身充满了活力,终于可以到心仪的男人家里了。她精心打扮着自己,宛若一位千金小姐。

她开车去了福馨小区,不到十分钟便到了,她把车停在了小区门口。

还是第一次进入这个小区。路面干干净净,每隔几米就有一个地下音响,舒缓悠扬的音乐弥漫在整个小区。她踩着高跟鞋,优雅的走向了3号楼。

她打开门,进入了楼内,乘上了电梯。

彭佳慧已经把门打开了。

“佳慧姐”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夏曼蒂的清脆声音已经传到了屋里。

“曼蒂来了,快进来。”彭佳慧抱着杰杰迎了出来。

“你们家真干净啊。”夏曼蒂不由得惊讶了起来。

的确,彭佳慧很会料理家。家具井然有序,地板清洁明亮。阳台是落地窗,整个客厅宽敞明亮,屋里温暖又温馨。电视柜右边放着一盆君子兰,左边墙角放着一棵发财树,叶子郁郁青青,一尘不染。

“一起吃饭吧。这是刚煮的米粥,我加了点百合、枸杞和莲子,这里还有鸡蛋。”

“佳慧姐,你可太厉害了。我要向你学习。”

“学什么啊?你比我优秀多了。”

“哪里啊。何大哥有你这样的妻子,真是太幸福了。唉,何大哥呢?”夏曼蒂也注意到何汉生好像不在家。

“他去医院了。”

“啊?何大哥生病了?”

“不是他,是杰杰爷爷。”

“哦,杰杰爷爷,严重吗?”

“好像是肺不好。”

“哦。是不是与抽烟有关?”

“差不多。”

“我们的父辈太爱抽烟了。真不明白烟有什么好抽的。”

“就是,还好我家汉生不抽烟。”

“呵呵,何大哥算是男人中的优等品了。”

夏曼蒂喝了一碗米粥便饱了。为了让彭佳慧安心吃饭,她抱过了杰杰。杰杰身上也散发着一种香味,这个香味正是何汉生身上的,看得出何汉生在家经常抱孩子。

夏曼蒂抱着杰杰站在阳台上。

晾衣架上挂着几件衣服,但一条紫色的镂空带孔的男士内裤特别显眼。何汉生表面上看上去优雅斯文,没想到也是闷骚型的。

她不由得暗笑了一下。

她用手轻轻弹了一下杰杰的鼻子,“你爸是个闷骚男,呵呵。”她的声音很小,几乎只有她能听得见。

彭佳慧吃完饭后,迅速洗漱了一下碗筷,便和夏曼蒂出去了。

在商业街,夏曼蒂买了一个便当盒。

“你们公司不是有食堂吗?”

“做饭不好吃,还得花钱买,我一般自己带。”

“可以自己带饭啊?不凉吗?”

“不凉,中午食堂有给热饭的。”

“哦。汉生从没说过,还以为你们都从食堂买呢。”

“公司很多都带饭的,差不多四分之一吧。”

“我也买一个。到时候可以让汉生也带饭。”

“可以。在食堂花钱还买不着好吃的。”

“就是。对了,曼蒂。我先找个地方给杰杰喂喂奶,要不一会,又该哭了。”

“哦。要不去前面的眼镜店吧。他家的店长我认识。”

“嗯。好。”

他们一同去了眼镜店。

夏曼蒂和店长似乎很熟,一口一个姐叫着,一进屋便聊了起来。店长也很热情,看见是夏曼蒂的朋友,特意找了一个房间让彭佳慧进去喂奶。

夏曼蒂看见彭佳慧的眼镜有些脏了,便想让店长给洗洗。

“佳慧姐,你的眼镜让他们给洗洗吧。”

“不用麻烦了。”

“免费的,拿过来吧。”夏曼蒂伸手把眼镜摘了下来。

彭佳慧的眼前一片模糊。说实在的,虽然和夏曼蒂才见过两次面,但挺喜欢和她相处的。她们年龄相仿,而夏曼蒂开朗、热情又大方,所以渐渐地彭佳慧对她没有了任何防备。

眼镜很快洗好了,夏曼蒂又给彭佳慧送了过来,还端了一杯温水。

“佳慧姐,洗好了,戴上吧。”夏曼蒂看见杰杰睡着了,声音一下子变小了,“这是水。”她把水轻轻放在了小柜上。

“谢谢。”

“不用客气。要不你把杰杰放在沙发上,先让他睡会吧。”

“不用了。我抱着他吧。白天不会睡很长时间的。”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杰杰醒了。

“小帅哥醒了,我们去吃饭吧。”夏曼蒂笑着说。

“正好有点饿了。”

“走,我们去吃麻辣香锅。”

医院里,何汉生看了一下手机,已经十一点半了,他想爸爸的肺部CT结果也差不多出来了。

他拿着爸爸的医保卡又去了一楼。

他在取片机前刷了一下卡,果然,CT片子出来了。他拿着朝亮光处看了看,但也看不懂。

于是急忙去找医生了。

“医生,这是我爸的CT片子。”

“我看看。”医生接过了片子,仔细看着。

“基本可以断定,你爸爸得的是肺癌。”

“啊?”刚才还抱有一丝希望,当听到医生的话,何汉生彻底绝望了,“那怎么办?还能治吗?”

“不用太担心。可以手术切除的。”医生镇定的说。

“哦。那手术费大约多少?”

“十万左右吧。还要看你爸的体质。”

“啊。十万多。”何汉生惊讶的叫着。对于现在的他来说,的确非常多。这么多的钱,到哪里去弄啊。“医生,什么时候可以手术啊?”

“手术前还要做一个全面的检查,先看一下肿瘤的位置、大小以及评估一下你爸爸的身体状况。”

“哦,谢谢医生。”

何汉生一下子六神无主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但首要一点这个结果先不告诉爸爸。接下来该如何对策,他想跟妈妈商量一下。

他迅速调整了一下情绪,回到了爸妈那里。

“汉生,检查结果出来了吗?”何妈妈急切地问着。

“出来了,医生说是肺炎。”

“那就好。”何妈妈笑着说。

“快十二点了,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吧。等吃完饭,就回家。”

“嗯。”何妈妈信以为真,心里立刻轻松了许多。

何汉生心乱如麻,只吃了两个水饺。

在回去的车上,他坐在最后一排,头倚在靠背上,蔫蔫的,心情低落到了极点。

外面飘起了雪花,寒冷骤然而至,让人防不胜防。

彭佳慧和夏曼蒂也吃完了,由于又麻又辣,她们出了一脸的汗。

她们走出了店外。

“唉,下雪了。”夏曼蒂看见飘雪,大叫了起来。

“今年下雪怎么这么早啊。”彭佳慧疑惑的抬头望着天空。

“快上车吧,别冻着杰杰。”

彭佳慧抱着杰杰迅速钻到了车里,车里暖暖的,很舒服。

彭佳慧给何汉生打了个电话。

“汉生,你们回来了吗?”

“已经坐上车了,大约一个半小时就到了。”

“哦。检查结果怎么样?”

“等回家再说吧。”

“嗯,好。”

彭佳慧挂断了电话。

“何大哥回来了?”

“已经坐上车了。还有一个多小时才到。”

“哦。杰杰爷爷多大年纪了?”

“五十八了。”

“那年纪不大啊。还年轻,应该没什么事的。佳慧姐,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尽管跟我说。”

“嗯。谢谢你啊,曼蒂。”。

彭佳慧透过车窗望着灰蒙蒙的天空还有肆意飘飞的雪花,不免担心了起来。

夏曼蒂又把车停在了福馨小区门口。

“曼蒂,我先下车了。今天,谢谢你了。”

“佳慧姐,不用客气。外边冷,快回家吧。。”

“嗯。下雪路滑,路上小心点啊。”

夏曼蒂开车远去了。

彭佳慧把外套盖在了杰杰头上,迅速往家走了。

何汉生本想让爸妈来家里住的,因为担心老家没有人照顾,并且爸妈执意要回去,所以他也就没有刻意挽留。下车后,在车站正好赶上了末班车。

送走了爸妈,何汉生一个人站在风雪里,冷风吹来,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命运一步步紧逼,似乎把他往绝境上逼,而他又无处宣泄心中的无奈与郁闷。在妻子面前,他尽量保持着冷静和若无其事,因为他不想让妻子看到他的悲伤和惊慌。

他到家时,天已经完全黑了。

“老婆,我回来了。”何汉生冻得浑身发抖。

“爸妈呢?怎么没来?”

“爸妈担心老家没人照顾,非要回去。不过,正巧赶上了末班车。”

“爸的检查结果怎么样?”

“医生说基本可以断定是肺癌。”何汉生犹豫了一会说。

“是吗?”彭佳慧心情一下子沉重了起来,“那可怎么办?”

“只能手术了。”

“那得多少钱?”

“差不多十万。”

“十万!”彭佳慧惊讶的说。因为嫁给何汉生后,她就没见过这么多钱。十万,对于他们这个家庭来说,有点天文数字了。

空气也似乎沉重了许多。

“没事,我们可以先借一部分。”何汉生故作轻松的说。

“跟谁借啊?现在借钱哪有那么容易?”

“等我问问贾豪,他应该有钱。”

“你跟杰杰小姑姑说了吗?”

“妹妹刚生了孩子,爸生病的事暂时先不告诉她了吧。再说,他们一家也帮不上什么忙。”

“对了,今天我跟夏曼蒂去逛街了,她看上去挺有钱的。她还说,如果需要帮忙,可以跟他说。”

“嗯。”何汉生沉沉的点着头。

“你想吃点什么?”

“你呢?”

“我们下午吃的晚,现在也不饿。”

“我也不饿。我吃个苹果吧。”何汉生从茶几上的盘子里拿了一个苹果。

彭佳慧看出了老公的惆怅,也不再说什么,抱着杰杰去卧室了。

何汉生一口一口的吃着苹果,似乎不相信不幸会降临到自己的家里,特别是他们这个如此年轻的家里。买房、结婚、生孩子,已经花光了所有的积蓄,现在也正是最缺钱的时候,没想到爸爸又得了肺癌,命运有时真的让人无奈。

彭佳慧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杰杰睡了?”何汉生问着,他现在最疼的就是儿子了,这也是他唯一的希望了。

“嗯。刚睡了。你看,我今天给你买了个饭盒。要是不喜欢吃食堂的饭菜,以后可以自己带。”

“嗯。”何汉生看了一眼饭盒应了一声。他不喜欢带饭,感觉那样有些低人一等似的。尽管食堂饭菜不好吃,但他不想让别人看不起。他不是一个傲慢的人,但他一直骄傲的活着。

外面的寒气早已经侵入到楼内,把屋内的温暖都驱赶了出去。

“有点困了,早点睡吧。”忙碌了一天,何汉生有点困了。

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

雪已经停了。路上也没有太多积雪,只是在路边有些零星雪花,似乎告诉着人们昨天曾经下过雪。气温明显下降了许多,寒冷已经无处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