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雾人此时已经完全丧失了战斗意识,从他的那只独眼之中,我只能看到深深的绝望与无助。

我收起了血脉之力,仔细的想了想,还是迈开脚步朝着烟雾人的方向走去,当我走到虚影身边时,她突然伸出手,把我拦了下来。

“燚儿,别去,小心有诈。”虚影对我小声说道。

我拍开她阻挡我去路的手,望着她的脸,声音有些低沉冰冷:“呵,果然是你啊,会叫我燚儿的人只有两个,除了我父亲之外,就只有你了……罗曦!没想到你的心居然有这么狠,能丢下我与溪梦,一去就是十几年,这些年,我们都以为你已经死了,死在当年的那场车祸中!可我万万没想到……”

说着说着,我的眼眶有些湿润了起来,此时我的心情很难描述,有失散多年重聚的激动,也有对她抛下家庭离去的愤怒,百感交集,最后这几句话我几乎是吼出来的:“万万没想到,你不仅没死,而且还是血族!你是血族这件事瞒着我们也就算了,可是你为什么?为什么你这么多年都不回来看我们一眼!你知道我和溪梦有多想你吗!”

说完,我不再看向虚影,扭过头,暗暗的调整了一下心态,径直朝着烟雾人走去。

不多时,我来到烟雾人的面前,真诚道:“来自尸族的朋友,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烟雾人缓缓抬起了头,那只独眼直视着我的双眼,但他却没有回答,只是这样静静的看着我。

我被他盯的有些背脊发凉,许久,他才用他那崴脚的星炎国的语言道:“名字,只是个代号而已,人类的小子,你可以称呼我为‘尸鬼’。”

“尸鬼……这什么破名字”我在心里暗暗吐槽,但明面上,我朝他伸出了手:“尸鬼,你愿意与我,与这颗星球上的生物,和平共处吗?”

似乎是不相信我说出的话,尸鬼明显愣了一会,他的眼中露出了疑惑的目光。

“我刚才可是真的想要取了你的性命,如果不是那血族强者的虚影,你现在已经死了,而你现在居然要跟我和平共处?”

我真诚的对他说道:“是的,说起来,我们之间并没有太大的恩怨,你只是想要一副躯体来接纳你的残魂,寻找机会去向深渊界复仇罢了。”

“而现在深渊界早已覆灭,你们的复仇计划,也无处实施,倒不如与我们和平相处,我保证,以后若是有机会,我定会帮你重塑躯体,你觉得如何?”

我的内心想法,也确实是想与他和平共处,他可是一个生存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怪物,以后或许能给我什么帮助也说不定。

当然,最关键的一点,我还需要多了解一些宇宙的格局,但我如果去问妖月大叔,他肯定不会告诉我,所以,尸鬼是我此时能了解宇宙格局的唯一突破口,我自然要想尽一切办法来把他留下。

但至于他会不会接受,我也没多少把握……

尸鬼考量了许久,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听到他的回答,我内心一阵欣喜:“终于上钩了!”

我郑重的点了点头,道:“自然是真的,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深吸了一口气,喊道:“妖月大叔,把这空间解除吧。”

在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这片黑色的空间突然破碎,空间的碎片也很快消失了,恢复成妖月异次元的景色。

尸鬼不可思议的看着四周的变化,他沉寂了许久才道:“没想到居然还有人在帮你,看来,是我低估你的能量了,人类小子。”

“别人类小子人类小子的叫我了,我的名字叫诸葛燚,我再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这个异次元的主人——嗜血妖月。”我指着妖月大叔的方向,对尸鬼说道。

可我刚介绍完,就从尸鬼的眼中看到了一股恐惧,那是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

我心里有些疑惑,难道尸鬼与妖月大叔之前就认识?但是这不可能啊,妖月大叔只是血刃的器灵,那为什么尸鬼一听到他的名字,就露出了如此恐惧的眼神?

他颤颤巍巍的看着嗜血妖月,好半晌才道:“你就是嗜血妖月?那个以一己之力覆灭了一支五万血族组成的反叛军势力,而从那一场战役之后,被称为冷血凶神的嗜血妖月?!”

什么!以一己之力覆灭五万血族组成的反叛军势力?妖月大叔这么强的?这……到底是不是真的?妖月大叔只是器灵而已啊!

“的确是我,但那已经是过去了,好汉不提当年勇。”嗜血妖月大大方方的承认了,这次不仅是尸鬼,就连我都惊讶的张大了嘴!

厉害了我的哥,如果不是尸鬼认出了他,恐怕我这辈子都不可能知道妖月大叔有这么辉煌的战绩!

这时,妖月突然看向了罗曦的虚影,语出惊人道:“不过现在我也只是一个器灵而已,若不是大人在当时救下了我的灵魂,我此时恐怕,早已神魂俱灭了。”

我惊讶的看向罗曦的虚影,有些不可置信,妖月口中的那个人,居然会是她!

不过,我之前的许多疑惑,为什么我会拥有血族的血脉,为什么妖月会这样不遗余力的指导我,现在算是彻底解开了。

妖月看着尸鬼,道:“如果不是我想磨练一下这小子的意志力,从你入侵他的意识开始,你就已经死了!”随后,妖月话锋再度一转:“但,如果你不介意,可以先在我这异次元之中安顿下来,以后就跟着我,在这异次元中修炼,你看如何?”

这话一出,尸鬼的独眼中露出了感激的神色,他重重的点了下头:“尸界尸鬼承蒙妖月前辈关照!”

“行了行了,别跟我搞这些虚的,现在你跟我来吧。”妖月说完,不顾尸鬼是否跟上,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等到妖月与尸鬼两人离开之后,罗曦的虚影来到了我身后,双臂环着我的脖子,她在我耳边轻声说道:“孩子,这些年,委屈你们了,但我也是不得已的苦衷,才会离开你们,试问这天下,哪有父母不想陪在自己孩子的身边,看着他们慢慢长大?”

我从她的怀中挣脱出来,虽然怒意有些消了,但有些事还是得问清楚,就这么原谅她的话,我还是有些心有不甘,我抬起头直视着她的眼睛,语气有些冰冷,问道:“你有苦衷?究竟是什么样的苦衷能让你抛下我与溪梦而去?你可知道你的丈夫,我和溪梦的父亲,在你‘死后’一个月,也抛下了我们离去!你又可曾知晓,我与溪梦在你们两人离开的这些年,是怎么熬过来的!”

虚影叹了口气,思量了许久,最终还是摇了摇头,道:“有些事情,现在的你还不能知道,一但知道了,对你和溪梦来说没有半点好处,甚至还会有生命的危险……”

“你们这些年的一切我都知道,而且,我能告诉你的还有一点,我和你们的父亲,并没有抛下你们,我们一直在暗处看着你们,可每当你们遇到危险的时候,我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想帮你们度过难关,却又有种种缘由,让我们脱不开身,这些……我们深感愧疚。”

“我父亲?那个男人难道也不是人类?也是血族?那请你告诉我,我与溪梦真正的身世!”听到她说他们都没有抛弃我跟溪梦之后,我的眼眶瞬间就变得有些湿润起来,但是我不得不问清楚,我究竟是不是人类,他们二人为什么要瞒着我们兄妹这么多年,不肯告诉我们真实的身世!

罗曦,正是我母亲的名字,当年那场车祸,带走了她的生命,我和溪梦一直是这样认为的,可现如今,她却是以血族的身份,站在我的面前,我现在有些混乱,短时间内,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如果不是她的声音和容貌没有改变,与我记忆中的她一般无二,我根本无法相信她就是我的母亲!

罗曦的虚影伸出手,在我头上轻轻的抚摸着,就如同我习惯抚摸溪梦脑袋一般,是如此亲切。

这一次,我没有反抗,就这么静静的被她抚摸着,眼泪不自觉的滑落……

罗曦另一只手轻轻抹去我脸上的泪珠,道:“孩子,你的父亲确实不是人类,但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们的身世,希望你们能够理解。”说到这里,她明显顿了顿,柔声道:“燚儿,你能原谅我,再叫我一声妈妈吗?”

我嘴唇蠕动着,那一句平常无比的“妈妈”,此时在我嘴里犹如千斤重一样,难以说出口……

这一句“妈妈”,我费了好半晌的时间,才终于从口中说了出来,但声音却犹如蚊声般,微不可闻。

“妈妈”这个词,对我来说是那么熟悉,却又那么陌生……

虽然这一声“妈妈”声音十分细小,但罗曦还是听到了,她激动的把我揽在怀中,久久不肯撒手。

这一次,我没再挣脱,因为,自从那声“妈妈”从我嘴中说出的时候,就已经彻底原谅她了。

她小声的在我耳边道:“燚儿,希望你能帮我告诉溪梦,就跟她说:‘爸爸妈妈一直没有忘记你们,一直深爱着你们,可由于一些原因,我们不能陪在你们的身边,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们能理解,不要记恨我们。’”

我点点头,道:“我知道了,我会跟溪梦说的,但是,妈,我们一家人,还能再团聚吗?”

许久,罗曦抱着我的手松开了,双手按在我的肩上,与我的双眼对视着,柔声道:“你要相信,我们一定还有机会再相聚的,但不是现在,等我们一家相聚的那一刻,我跟你父亲一定会把所有的原委都告诉你们。”

她不等我开口,就紧接着道:“孩子,这只是我的一道精血分身,无法存在太久,既然你的血脉力量已经觉醒了,那妈妈就送你两个礼物。”

她的话刚说完,我胸前的那块吊坠居然在与我的意识体融合,同时在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新的印记,那个印记,与我那吊坠的样子一般无二!

“这是我送你的第一个礼物,这个吊坠是你父亲送我的,它的名字是‘千绝’,这是一件十分罕见的空间宝具,千绝现在已经彻底融入你的神识海中,以后你只需要一个念头,就可以把物品存入千绝之中。”

“这第二个礼物,便是让你的血脉第一道封印彻底解除,以后我无法陪在你的身边,而血脉的第一封印彻底解除,让你的血脉力量彻底觉醒,这样,至少能让你在这乱世之中拥有自保的力量。”

我听到这话,震惊道:“妈,这可是你的精血!你失去精血之后,实力不会受损吗?”

但她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道:“为了能让你彻底觉醒血脉,我损失一滴精血又何妨?”

“燚儿,放开心神,不要抵抗,准备接受血脉力量的彻底觉醒。”

我不做抵抗,微闭上双眼,随后,我就感觉到,她一指点在我的眉心,而她的身影也逐渐虚化,最后,只剩下一滴血红之中,隐隐泛着淡淡金色的血液浮在我的眼前,那滴精血缓缓融入我的眉心之中。

在罗曦的精血融入我眉心之后,我体内似是有什么东西破碎了一般,而后,就感到有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量在我体内四处乱串,这种感觉,就像是有一只上古凶兽,欲要从我体内破体而出般,剧痛难忍。

但我知道,我必须抗住,将血天使的血脉彻底觉醒!绝不能浪费母亲的这一番心血!

我死死的咬紧牙关,双拳紧握,默默的承受着这洒天的痛楚,同时我也十分好奇,血天使血脉的第一道封印彻底解除之后,血脉的能力究竟能强到何等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