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里嘉子弹在夏羡的手心里爆裂开来,化作一团血红色粉尘,就像是中枪时候喷出的血雾。他的手隔在左轮与诺诺的脸颊中间,连诺诺自己都没看清楚这个男孩是怎么从桌子对面瞬间移动到自己身后来的。

“这玩意儿还是挺疼的...”夏羡甩了甩发麻的手,虽然弗里嘉子弹没有打穿他的手心,但巨大的动量仍然震得他生疼。

诺诺怔怔地问:“你做什么?”

“游戏结束了,输赢很明显不是吗?”夏羡从她手上夺过左轮,回到自己座位上,“既然决出了胜负,就没必要挨子弹了。虽然只是个麻醉效果,但这一枪打在头上应该也不好受。”

诺诺默然道:“谢谢。”

“又不是让你把狮心旗带走,谢什么?”夏羡摆了摆手,“你走吧,我既然坐在这儿,是不会让狮心会输的。但说不定这会儿回你们总部你还能把自家的旗帜守住,毕竟我不让狮心会输掉,但你也可以不让学生会输掉。”

诺诺突然站了起来,柯尔特手枪捏在手里,正对着夏羡的眉心。

“你要是现在开枪...”夏羡摊起手,一副无奈的表情,“我也没话说。”

诺诺无言地看着夏羡冷静的黑色眼睛,那里面没有一丝被枪指着时应有的慌乱。

好像还有一丝...相信她不会开枪的眼神?

诺诺收起柯尔特,朝大门外走去,“是我输了。就算我正面夺旗也会败给你,狮心会这个安排很厉害,我们都小瞧了你...夏羡。”

就凭刚才夏羡拦住那颗弗里嘉子弹的速度,诺诺就知道自己从一开始就没有可能赢他。换一种游戏方式只不过是夏羡绅士的做法,因为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夏羡并不想又要跟她打一架又放水给一个女孩子,所以把游戏的胜负交由运气。

前提是“剪刀石头布”真的是纯粹的运气决定。

当然,这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了。

夏羡望着诺诺走出去的背影,扎成马尾的红发在后脑勺一跳一跳的,“呼,这下该结束了吧,这麻烦的一天。”

他是个怕麻烦的人...龙。如果可以,他宁愿这一天学院放假,他可以在宿舍吃一天的薯片、看一天的电视。但慵懒不是摆烂的理由,所以夏羡打一开始就没想过“输”,安德斯想得没错——无论来的是谁,都会被他挡下。

......

恺撒和楚子航站在通往教学楼的窄道两边,平静得像是刚踢完球回来的两个队长,以几乎同样的动作双手抱在胸前,恺撒懒洋洋的,楚子航面无表情。

他们的胜负还没有分出,恺撒貌似略微占了上风,但楚子航并没有输。

狮心会和学生会的胜负已经不在他们这里决定了,从一开始两方的安排决定后,胜负手就始终在总部的那群人和那一个人里。

教学楼的大门处,诺诺走了出来。

恺撒眼睛一亮,斜着眼看向楚子航,“我说了,就算你们在那儿留了个杀招,也未必赢。”

楚子航语气平淡地说:“你看她手上有狮心旗吗?”

恺撒一愣,看向诺诺的空无一物的双手。

“我输了。”诺诺走到恺撒和楚子航的面前,先是看了一眼之前就有过一面之缘的楚子航,而后对恺撒说道。

“那个新生很厉害?”恺撒若有所思,收起猎刀狄克推多。拿刀对着女士是不雅的行为。

“你忘了,我也是新生。”诺诺微微一笑,“不过你说得没错...他很厉害。”

“我说过,今天狮心会的主角,是夏羡,不是我。”一旁的楚子航扔下这句话,朝教学楼走去。

“楚子航!”恺撒对着楚子航的背影喊道,“我收回之前说你还不是我合格的对手这种话。你比我想象中还要强。”

“能让恺撒这么夸奖,很荣幸。”楚子航没有回头,径直地走着,只是举起右手扬了扬手上的黑色作战面罩。

“我想我们的竞争正式开始了。”恺撒笑得很爽快,并没有因为输掉自由一日而过多气馁。

楚子航没有再回话,走进了教学楼。

“你不介意失败?”诺诺站在恺撒身边,但却不由自主地望向黑队总部的窗户,那里应该坐着一个黑发黑瞳、黑作战服的男孩,但现在却是空荡荡的。

“人生不是一帆风顺的,成功很稀有,失败才是基调,不是吗?”恺撒冰蓝色的眼睛里恢复了平静,嘴角微扬,而后潇洒地转身朝红队总部的教堂走去,“走了。”

将一个团体的失败怪罪于一个女生?

那可不是绅士的行为。

而且,恺撒有这个自信,下一次的胜利一定会在他这里。

......

楚子航走进黑队的作战指挥部大办公室,迎面看见的是趴在桌上睡得正香的夏羡。他看了一会儿,过去把他摇醒。

“嗯?又有人来夺旗了吗?!”夏羡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啊,是你啊。”

楚子航想了想:“你这也睡得着?”

“和人打交道真是太累了...”夏羡伸了个懒腰,“尤其是和女孩。对了,我们赢了吗?”

楚子航一愣,但随即耳朵里的无线电频道发出吱吱的声音,而后传来安德斯那特有的深沉嗓音:

“各位,我们狮心会拿下了‘自由一日’!”

“但现在的问题是,我被曼施坦因教授拦住了...因为我们一组差点把教堂毁掉了。谁来接我一下?”

“还清醒着的成员收到请回答......”

夏羡和楚子航对视一眼,无奈地笑了。

......

时隔数年重启的自由一日以由会长安德斯·布朗带领的狮心会取得了胜利。

在卡塞尔学院有着深远历史的狮心会捍卫了他们老派青年学生团体的荣誉。虽然最后风纪委员会下达的判罚是由狮心会承担校园的损失,安德斯·布朗依旧非常开心地在后续采访中说道:

“这是我退位、毕业前最难忘的一次经历,也许这比我未来加入执行部后成功执行任务还要高兴。当然,我要在这里感谢狮心会的每一个成员,以及要特殊感谢楚子航和夏羡两位新成员。他们在自由一日做出的贡献大家有目共睹,这次的胜利属于我、属于他们,属于狮心会!”

狮心会的庆功宴就开在自由一日胜者享有的“诺顿馆”里,灯火通明。

相反,学生会今天晚上就要不那么好受了,安珀馆静得可怕,至于成员们都窝回了自己的宿舍。这对他们来说就是普通又特殊的一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