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诡术复苏 >  第十四章:双打

图书馆内。

“好啊,老师。”

左道面带和善笑意,出他最快的手。

纸剑就在即将砍断程泉的脖子时,对方的身影骤然消失,紧接着,在远方浮现。

空间,被扭曲了。

同时,图书馆内逐渐从地面弥漫起灰白雾气。

“左同学,这是什么意思?”程泉笑着问,这时他的尸斑显现,即便寻常目光也能发现。

“老师身上有脏东西,想给您清理下。”左道也笑着说。

如果程泉是个普通人在笑也就算了,爱笑的人不是没有。

但有着灵视视角下,一个对自己有过不好行为的人,又浑身散发恶臭与带着尸斑,虽然有着活人的特征,却怎么都不像个正经玩意的“人”对着自己笑。

实话讲就是谁看谁膈应,左道也不外如是。

你想笑,我陪你笑。

而目前的情况,也逐渐在朝着失控的方向走去。

扭曲空间的能力左道在来这个世界,切身体会过一次,或者说一个人的。

那便是迷雾仪式的未知主持者。

换言之,不出意外对方也在这里。

再次,将密仪的触手探向此处。

此前,由于左道是这次事件的被动参与者原因,因而对于‘仪式’的特点他没少向综事局的琛久做请教,从对方介绍得知,仪式的能力多种多样,但它们的特点便是一旦仪式完成,是与仪式者自身绑定的。

待需要施展时,只需要找到激活的条件,仪式便能激活,而多年来综事局分析,这位有着迷雾特点的仪式,是属于需要本人在附近或者有特定媒介才能一定距离施展,论诡异性来说,并不可怖,但还有什么能力,尚需分析。

因此,在地上弥漫迷雾时,他便确定自己又碰上了这俩人的组合,但问题是...对方此前的话语中,不是已经闹掰了么?

左道想着,联想到对方之前在自己家里的对话,与现在程泉的状态,他心里有了点猜测。

场面这时陷入对峙。

左道选择防守是由于自身是个普通人体质,虽然说这身体体能没有差到跑几步就喘气,却也没好到哪去。

同时前主的情绪残留从见到程泉开始就有剧烈反应,如果战斗中的某刻,自己一个不小心被情绪残留影响了某个肢体动作,来个平地摔的话,那乐子真就大了。

忌惮此间原因,所以他并没有主动出击,或者玩什么花活儿。

而程泉那边就很诡异了,在对方明显“主场优势”的情况下,程泉却不主动进攻,只站在那保持着笑容,而其尸斑愈发浓郁,让人看着就生理不适。

这时,左道的背后空间一阵扭曲,一道雾气化作利箭朝着他直刺而来。

就在要洞穿他之时,左道身子一闪,躲了过去,而那利剑在目的未达成后,在空中直接消散。

“雾气能直接进行攻击...”

左道凭借体内纸灵所提供的全视角观察,从而躲过一击后,心中想着。

之前对方并没有展现这个能力,彼时在怀阳路对方要是用了这个手段,无疑会非常麻烦。

“所以说,隐藏的人还是个欺软怕硬的?”

一击不成,迷雾的幕后人似乎也陷入了短暂沉默,旋即左道便发现,四周的空间处处扭动,其数量让人头皮发麻的灰雾利箭从其中探了出来,向着左道快速射去,对方似乎想快点解决自己。

见此情形,左道哪敢迟疑,一手用纸剑格挡斩掉最近的利箭,同时身子快速闪躲,即便如此,他的身上也不可避免的衣裤被划破数道口子。

躲避间隙,左道口袋中拿出一个小瓶,里面装着结晶颗粒,看了眼程泉那边。

他一翘瓶盖,持瓶之手一挥,心中速念。

“神尘做界,不祥远离。”

挥洒在空中的灵纸结晶光芒一闪,左道周围旋起无名大风。

淡青色光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形成护卫着左道,这时利箭再打向左道,只能泛起点点涟漪。

光罩的颜色逐渐变得凝实,左道带着点不知名的嘲讽目光看着光罩之外,直至身影完全屏蔽。

在幕后者感知中,现在的左道在那光罩下如同被抹去了一般,再也捕捉不到他在里面做着什么,这种超脱掌控的感觉,似乎让幕后人很不安,大量的灰雾涌现在图书馆内,叫的上,叫不上名号的锐器形成,朝着光罩打去。

一时间,光罩涟漪四起,又固若金汤。

程泉那边,尸斑这时已经密集到让人看一眼便毛骨悚然的程度。

他仍然微笑着。

像是笑着左道。

也像是笑着这一切。

这时,浓雾仪式者见暂时无法奈何左道的神尘结界,他像是察觉到什么,其攻势暂时一缓,图书馆的浓雾犹如生命体一般,蜂拥地聚集到程泉脚底,开始盘旋,逐渐攀附,疯狂渗入。

最后,图书馆内的浓雾全部聚在程泉周身,他就像在将倾轮船房间内,逐渐要被海水淹没头顶的溺死之人。

就在迷雾攀附到程泉脖子时,他的眼睛一动,痛苦的表情涌现,似在抵御着侵袭。

“你还有什么资格违背我?”

忽然,寂静的图书馆不知从何处传来难以辨别声音特征的话语。

笑容敛去的程泉这时眼神明显灵动许多,那灰白浓雾卡在他喉咙部分,它们试图上去完全淹没程泉,但又被程泉的未知力量给阻挡着。

“呵...何来违背,从始至终你对我也没安好心罢了。”程泉艰难的说。

隐藏在幕后的主持者好像懒得回答程泉,并不想在此多言,更是加大力度的操控那迷雾侵蚀程泉。

就在这时,程泉脸上的尸斑犹如完全活过来,骤然变成无数丝线在他的皮下扭动形成诡异的花纹,紧接着原本已经快到下颚的浓雾被其压制下去,一度到他的胸前部位!

蓦地,程泉皮下的黑线骤然破开他的皮肤,无数的黑线犹如触须探出周围,最后到左道所在的青色光罩周围,它们快速的颤动,周围的空间开始扭曲,而后空间一下子阴暗,一下子光亮。

程泉这时神色清明的看着光罩,快速的说:

“他的仪式,干涉现实,需要就近才能施展,或融入他人进入仪式作为媒介,才可以局域展开,其次还能截取他人影像变成傀儡,攻击手段不多。

“仪式中杀死他人,会将其变成仪式载体的傀儡,会更具有能力,他现在只有一个仪式,但很快我就是他的真正傀儡,他一直在试图侵蚀操控我,他成功的话,就会拥有第二个仪式。

“我的仪式...献祭他人生命成仪,没有干涉现实能力,死亡者会变成傀儡,藏蕴尸斑,尸斑越多,力量越强,尸斑会变成现在这种丝线,凡被伤者会受感染直到被侵蚀全身时变成新的感染源。

“我的仪式破除点,挖出我的心脏,用灵性材料搭配烧毁,反之伤害再重我也不会死亡。

“他的仪式破除点,由进入过他仪式的人,找到他的真实姓名,再后续进入他的仪式时,通过灵性材料书写他的名字在仪式内燃烧,这样便可破除,他名字叫——”

忽然,程泉的话语一顿,从程泉皮下探出的丝线触手们随之一僵,无力跌落地上。

程泉的口腔中探出一把浓雾长枪,阻止了他的关键话语。

枪尖带着点皮肤组织与黑色血液,跃然森意。

周遭空间也稳定了下来,迷雾弥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