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绝世唐门之冰岚斗罗 >  第八章 日常(一)

“哗啦——”

伴着悦耳的水花声,凌倾贤微微喘气,迈步走向岸边,细小的水流不断顺着身体流下。

来到史莱克已经有一个月了,他早已做好了修炼计划,而刚刚就是他的日常锻炼,游泳。

虽然比不过众多穿越者前辈的各式花样负重锻炼,但是游泳的好处还是有很多的,

先不说塑造肌肉线条的作用,单单就是可以锻炼到全身的肌肉这一点就足够宝贵,毕竟器械锻炼虽然强度大,但是单一锻炼的肌肉不够全面,需要更换其他器械进行系统化的锻炼,对凌倾贤来说,远不如游泳更加方便。

再加上他如今的身体本来就只是个7岁小孩,武魂还不是兽武魂,强度太高的锻炼对他来说实在是没必要。

他对自己的身体素质的要求是只要在同级别的及格线上就行,一味地向那些穿越者前辈一样追求强大的身体素质最后的结果虽然因为有钱的原因不至于留下暗伤,但是魂力的修炼肯定是要耽误了。

毕竟他可没有那些花里胡哨的系统啊,有做大量高强度锻炼的功夫还不如想办法弄点像是鲸胶那样的天材地宝。

披上放在一旁的浴巾,凌倾贤准备先回去洗个澡,然后再去一趟内院的图书馆看下藏书。

吹着悠扬的口哨,凌倾贤带着愉悦的心情推开了自家房间的大门,一眼就看到马小桃正破天荒地趴在桌子上聚精会神地看着书。

没错,他和马小桃目前是住一个卧室的,言少哲想要武魂融合技之心不死,所以就如此安排了,不过至少床在凌倾贤的强烈要求下成了那种双层床。

这倒不是凌倾贤信奉什么男女授受不亲,虽然他对和马小桃同床共枕感觉确实颇为别扭,但是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马小桃睡相实在是太难看。

“看什么呢?”

凌倾贤俯下身子,冷不丁地拍了一下马小桃的肩膀,后者身体一颤,手“啪”地一声合上了书本,头猛地抬起,差点打中凌倾贤鼻子。

“呼,什么嘛,原来是你。”

看清楚来人,马小桃长舒了一口气,随即没好气地开口道,“干什么?有事?”

“没,只是好奇你在看什么,毕竟你平时可不会看书。”凌倾贤瞄了一眼桌上那本大部头的封面,上面赫然有着《常见火属性魂兽大全》的字样。

这是史莱克学院出版的一本介绍常见火属性魂兽种类、习性、年限鉴别方式以及大致出产魂技的工具书,深受斗罗大陆三国魂师喜爱,与之相对的还有记录了其他各类属性魂兽的版本。

“哼,我打算选一下第二魂环要什么魂兽,怎么?你有意见啊?”

马小桃恼怒地按住那本魂兽大全,阻止了凌倾贤因好奇打算拿书的动作。

“还有,本姑娘可是很爱学习的好吗!”

“有什么好选的,能获得浴火凤凰这个魂技的魂兽其实就那么几种。”

凌倾贤不以为意地摇了摇头,邪火凤凰的魂技的前六个魂技已经在万年前就定下来了,后面的两个魂环倒是因为高级万年魂兽稀少的原因基本靠马家的邪火凤凰传人自由发挥。要凌倾贤看,马小桃现在还不如想想要什么魂骨比较实在。

“要你管!”

自觉被揭穿的马小桃明显有些恼羞成怒,她站起身把书放回书架,暗地里心中不由地松了口气,然后带着明显的掩饰意味慌慌张张地摔门而去了。

现在她要赶着去上搏击课程,自从被凌倾贤打败后,她心里可是一直憋着股气,为此专门去恶补了关于搏击的知识。

至于凌倾贤,因为北地尚武的风俗,他早就对搏击的套路颇为精通,真要提升搏击的水平也只有在实战,或者说生死之战中才效果显著。

想到这里,凌倾贤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胸口,那里有四道狰狞的伤口,这是他获得第一魂环的时候狩猎的那只白狼留下来的。

按照北地的风俗,战魂师的第一魂环都必须亲手猎杀,因此,只要有了第一魂环,在北地就算得上成年,这是对强者的认可。

当然,猎杀过程中长辈也会在一边压阵,毕竟没有魂技的低级魂师打过百年魂兽的可能性基本为零,这个风俗的主要意义是激起魂师的血性,在环境恶劣的北境,要是没有一股狠劲是活不下来的。

像凌倾贤这样的天才倒是有特殊照顾,不过不是因为他的天赋,而是因为先天魂力太高,修炼到十级的时间根本不足以让他这样的天才的身体发育到能和魂兽搏杀的地步。

这个世界的魂师终究还是平庸者居多,先天魂力低下的他们修炼到十级的地步基本都在十岁到十二岁居多,有足够的时间学习搏杀以及发育身体。

所以凌倾贤猎杀魂兽的时候,身上裹着层贴身的冰甲,魂兽也被打残。虽然说困兽更加可怕就是了。

耳边呼啸而过的风雪,天空中无动于衷的父母,白狼凶狠嗜血的眼神,口鼻中血液的铁锈味,狼牙与冰甲互相角力的咔咔声,还有,在白狼身下无力挣扎的自己……

那一次搏杀的经历可以说彻底改变了凌倾贤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对他的心灵更是一场蜕变。

而作为狩猎的结果,白狼成为了他的魂环,而白狼的爪痕也作为勋章留在了他的身上。

摇摇头不再思考那场雪原上的搏杀,凌倾贤转身带着换洗衣物进了浴室。

再出来的时候,凌倾贤已经套着一身休闲服饰出现在落地镜前。

看着镜中的自己,凌倾贤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白色头发。

凌家的人因为武魂的原因,大多是冰蓝色头发发还有冰蓝色的眼瞳,凌倾贤倒是因为武魂变异的原因,头发变成了和武魂颜色相近的白色。

穿越了这么久,这些异色的头发他还是不习惯,说起来,前世他好像也没有染过发来着,更别提这么张扬的颜色了,实在是不大适应。

脑子胡思乱想着,凌倾贤准备出发去看内院的藏书了。

正当凌倾贤准备出门的时候,他瞄了一眼书架,终于还是忍不住回到书架前把马小桃刚才看的书拿了下来。

“啧,先不说平时就不看书的你竟然破天荒地看了书,光凭你竟然老老实实地把书放回书架这点就明显有问题啊,哪一次你不是随手扔床上的?”

凌倾贤一边喃喃自语,一边翻开了书,不出所料,这本书内部已经被掏空了,看边缘焦黑的痕迹,凶手是谁一目了然。

“小桃那家伙的魂力控制有所进步啊,竟然没把整个书烧穿。”

看着手中的魂兽大全,凌倾贤感叹了一句,然后拿出了里面藏的小说。

“我看看……”

凌倾贤饶有兴致地看了看小说的封面,笑容却猛地一僵

无他,这小说是他写的……

在发现他的武魂问题后,凌倾贤就莫名其妙地有了空闲的时间。

那个时候,家族就只打算养着他留种,期待什么时候运气爆发,他的后代能有一个武魂变异成极致之冰,所以对他这个“前天才”就没有再向以前督促地那么紧,自小学习的课程的老师也对他放任了。

于是,凌倾贤终于能腾出手做一些事了,而首要目标,自然是搞钱。

毕竟他可没忘了以后的雪帝胚胎最后成交价,一亿五千万金魂币!要知道霍雨浩的烤鱼才买五铜魂币一条!算下来能买三十亿条烤鱼!三十亿!那可是未来的霍·神王·海神阁阁主·亡灵天灾传人·传灵塔创始人·气运之子·海神唐三女婿·唐门中兴之主·百万年魂环拥有者·金龙王姐夫·雨浩亲手烤的三十亿条烤鱼!

总之,太贵了。

想要拿到雪帝胚胎,自然是不可能劫道的,毕竟凌倾贤他可没有系统给的体验卡,也没有老爷爷来附他的身……

哦,不对,如果计划顺利,那伊莱克斯倒是可以附他的身,不过先不论成功率的问题,光是伊莱克斯附身过后还能不能存在都是个问题。

反正,要是雪帝胚胎能通过钱拿到手,凌倾贤自然不想用其他手段。

所以搞钱就成了重中之重,而穿越者搞钱的方式无非就那几样。不过斗罗大陆发展了这么多年,肥皂之类的肯定行不通了,所以文抄公这事不得不尝。

于是他抱着搞钱和心中那一点点希望能找个书友,好在异世也能和别人有个相同话题的心理,以原作者的名字出版了早已经准备好的本土化《魔戒》,此书大获好评,给斗罗大陆上死气沉沉,满是烂俗魂师传记的通俗小说来了一记重拳。

不过这个明显不是他写的那本本土化《魔戒》,而是他后来的“作品”。

由于斗罗大陆上有魂师这个现成的超自然能力团体,所以斗罗大陆上的平民对于超凡能力实在是缺乏想象力,所以凌倾贤不得不对前世的各种经典奇幻小说进行魔改,这种事实在是太耗心力。

在后续提交的其他小说稿子被多个出版社不留情面地退回来后,凌倾贤悟了!能躺着恰饭何必费力气去碰壁呢?既然斗罗大陆的平民喜欢看魂师,那就给他们写呗!能搞钱就行!

于是佚名这个笔名横空出世!

各种魂师版无脑爽文、文青虐文不要命地往外甩,男频、女频,各种烂俗套路层出不穷,前世虽然说是学画画的,但是好歹也算是一个艺术生,文字功底到底是有一点的,再给书配上几张精美一点的插画……

得咧!斗罗大陆的小年轻被他拿捏得死死地!

到了后面甚至靠自己的压岁钱、本土化《魔戒》的稿费和想方设法从父亲那里讨的资助买下了一家经营不善的出版社,再成立了一个工作室,等出版的一本书火了之后大量复刻同题材作品捞钱……

从现在凌倾贤储物戒指里面的那一摞总面额超过三百万金魂币的金卡就知道,他赚得那叫一个盆满钵丰!

那家出版社里面还有他留下的几百个套路的点子,等现在的这一本题材凉了之后再找个写手以佚名的名义选一个套路加工一下就又可以生产一本。

按凌倾贤估计,算上后续的周边,这家出版社在未来几年甚至十几年内,至少能给他带来超过两千万金魂币的收益!都够买两块万年魂骨了,甚至还是精品的那种!

就是可惜斗罗大陆的通俗小说了,基本上是不可能翻身了……除非凌倾贤能成神。

叹了口气,凌倾贤把书放回了原位,又查看了书架上其他的大部头书籍,不出所料,跟前面那本一样,都藏着他那家出版社出版的小说。

凌倾贤将书一一放归原位,准备在后面给言少哲说一下这事情,然后转身毫不犹豫从窗户外面跳了下去,准备去图书馆好好给自己充下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