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细述唐朝 >  列王的纷争(3)

到了晋州,裴寂气还没喘匀,宋金刚就到了城下。与此同时,刘武周从另一路打下了并州,进逼晋阳。守卫晋阳的正是小四儿李元吉。

这个李元吉比起他二哥李世民,差得可就是太远了,简直就是天差地别。李世民打起仗来,从来都是身先士卒,策马扬刀冲在最前面,往往是浑身是血,几进几出敌阵,端的是勇烈无比。而李元吉则是个怂包,整天除了喝酒打猎,就是强奸民女。而且这小子毫无人性,把他养大的乳母,因为劝诫他,也被他杀掉。

怂货李四儿听说刘武周攻到晋阳,召来司马刘德威商议对策,刘德威也拿不出好主意,建议李四儿守住晋阳。这个李四儿眼珠子一转,对刘德威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这样吧,你带着老弱病残守城,我带精兵出去跟他们拼了!”

李四儿话说的无比敞亮,做出的事却是无比龌龊。当天晚上,他就带着家眷,在精兵的护卫下,偷偷地溜出城,快马加鞭,一溜烟地逃回长安。

晋阳城没做任何抵抗,就被刘武周拿下。

裴寂那老家伙一点不比李四儿慢,在晋州稍做抵抗,就跑了。裴寂日日后退,很快浍州、绛州相继失守。李渊苦心经营十多年的根基太原,数万精兵,顷刻间毁之一旦。

李元吉、裴寂,一个是李渊的儿子,一个是他的挚友,这两个人败得稀里哗啦,逃得屁滚尿流,李渊还能说什么呢?都怪自已所托非人。无奈之下,李渊只能决定放弃太原,并嘱咐关中的将领,堵住南下的刘武周,不让他再向长安迈进一步。

李渊的决定让大唐第一猛男李世民很是不爽,老爹这也太长他人的志气,灭自已的威风了。他赶紧找到李渊,对他说道:“给我三万小弟,看我怎么削死刘武周这个小瘪三!”

李渊对李世民的能力还是很有信心的,见他主动请缨,去替小四擦屁股,赶紧给他备齐人马,并亲自到长春宫为李世民送行。

李世民带兵从龙门渡过黄河,驻军柏壁,与宋金刚对峙,坚壁不战。河东地区老百姓还是比较拥护李世民的,一听李世民带兵前来,就都把粮食送到唐军中来,粮食问题得到解决,李世民完全可以跟宋金刚打个持久战,耗也要把这个小赤佬耗死。

李世民的战术特点很阴确。进攻,则速战速决。防守,则静观其变,尽量拖到敌方兵疲粮尽,然后一鼓作气击溃对手。在与宋金刚的对峙战中,李世民充分发挥了游击战术的精髓,采取了敌进我退,敌驻我拢的疲劳战术,派出小股作战部队,频频骚扰宋金刚的军营。

这种战术很是烦人,宋金刚想跟唐军决战,一出门,唐军跑没影子了。回到军营刚想吃饭睡觉,唐军又出来大骂宋金刚的姥姥。再出门,人又没了。宋金刚要是不理唐军,没准唐军还会放火箭烧他点财物。宋金刚不堪其扰,惹得他性起,率众攻打李世民大营,又被李世民一阵乱箭射得懵逼。唐军就像一块㺃皮膏药一样,粘在了宋金刚身上,打又打不着,守还老挨闷棍,弄得宋金刚相当崩溃。

就在这时,李世民接到了一个对唐军十分不利的消息,他的叔叔永安王李孝基被宋金刚派出的大将尉迟敬德被俘,全军覆没。李世民震惊之余,赶紧派出秦琼和殷开山去攻击尉迟敬德。

这时秦琼和程知节已归顺李世民。秦叔宝、程知节二人原系李密部下,后被王世充收编,都封为将军。但二人很讨厌王世充的机诈,程知节曾对秦叔宝说道:“王世充心胸狭小,且满口乱语,总是赌咒发誓的,哪里像个君王,倒像个老巫婆!”这二人就在一次两军对峙时,在军前投降了唐军,被分派在李世民的军中,李世民征讨刘武周,秦琼随军出征。

秦琼与殷开山连夜追赶,到美良川,正赶尉迟敬德渡河过了一半。在兵家中,渡河过半正是发动奇袭的最好机会。二将也没客气,直接开干。尉迟敬德大军一半在水里,一半在岸上,突然受到攻击自是手忙脚乱,无法应战。虽然尉迟敬德骁勇无比,但秦琼秦叔宝那也不是吃干饭的。殷开山、秦琼带着唐军东劈西砍,前刺后戳,把尉迟敬德一伙干得哭爹找娘,狼奔豕突。好在尉迟敬德跑的够快,要不然现在的门神,就只能挂秦琼一个人了。

取得了一场大捷,唐军有些人就被胜利冲昏了头脑,非要出去跟宋金刚拼个你死我活。这时李世民还是比较冷静的,为部下分析了形势,“宋小瘪三不能轻视,他想速战速决,咱们不能让他牵着鼻子走,就在这跟丫儿耗着。等他没啥吃的了,自然就得滚蛋,那时候咱们再一拥而上干死他。”

李世民和宋金刚在柏壁这地儿,一耗就耗了好几个月。期间刘武周接连攻击潞州、浩州都被唐军打败,军队的士气由开始的牛逼哄哄,变成了垂头丧气。宋金刚军也是没有了先前的精气神,加之断粮,只好撤军北归。

李世民等了将近半年,就是为了等这样一个痛打落水狗的好时机。宋金刚一退,李世民立刻起兵追赶,一路上军队想停下来吃口饭,李世民都坚决不允,此刻时间就是胜利的保障。唐军忍着饥饿,一直追到一个叫雀鼠谷的地方,终于追到了宋金刚主力。唐军如饿虎扑食一样冲向宋金刚军,一天交锋八次,宋金刚八战皆败,被彻底打爆。

宋金刚被打得胆战心寒,急急如丧家之犬,惶惶似漏网之鱼,一路跑回了介休城。此时的李世民已三日未解甲,二天未进食,整个军中只有一只羊,众人宰杀后分食,继续追击,直接包围了介休城。

宋金刚被打得屁滚尿流,感觉非常没有面子,见李世民又追了上来,急于挽回声誉,带着士兵开门迎战。宋金刚是个不善于总结和学习的人,李世民战败自已使用的是什么手段,他完全可以照抄照搬,守住介休,反过来耗李世民。可他偏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与李世民硬拼。宋金刚没有想过,自已刚败,士气正是低落,而李世民兵锋正锐,两军相拼,高低自现。

介休城之战,李世民仍用老办法,分兵两路,前后夹击宋金刚军,这个战术屡试不爽,非常好用,再一次大败宋金刚。宋金刚再次逃跑,李世民追击了数十里地,杀了三千多人才罢休。

宋金刚跑了,但为他守城的尉迟敬德却没有跑。李世民是爱才之人,尉迟敬德的勇猛让他很是喜欢。回到介休,他给尉迟敬德传了个口信,“跟着我干,保你荣华富贵。”

尉迟敬德在这次战争中,意识到李世民是个阴主,虽然宋金刚对他也不错,但现在他已不知跑到哪里去了。于是选择了归顺李世民,成为李世民麾下的一员猛将,在后来的玄武门之变中,正是尉迟敬德出死力,为李世民赢得了玄武门之变的胜利。

收回介休,李世民又马不停蹄的疾驰并州,不想刘武周听说宋金刚吃了败仗,预感到李世民会来围攻自已,早已逃到突厥那里去了。

宋金刚收拾残部,想回头再跟战李世民,可那些部众一听李世民的名号就怂了,说什么也不敢再回去了,就地散了伙。宋金刚见众人已经不肯再为自已卖命,只能像刘武周一样跑到突厥那里躲起来。

刘武周与宋金刚最后都被突厥人杀死。

李二出马,全部打垮。这句话可绝对不是吹,李元吉丢掉的太原,在李世民苦战下,又全部收归大唐的版图。但与此同时,在帝国的东部,盘踞洛阳的王世充、河北窦建德,分别割据一方,与李唐政权形成了三足鼎力之势。。

击败刘武周,李唐的大后方已无后患,再没任何势力可以掀起风浪。李渊终于可以将全部的精力用来对付中部平原的两大敌对势力。那么征东的领导将由谁来担任呢?大唐的武将在李渊的头脑里逐个闪过,最终还是定格在二皇子李世民的身上。这个重担还得由李世民来担任。

李世民的人生,在这一刻走向巅峰。在与窦建德、王世充的世纪大战中,他不畏强敌,一战封神,迎来了人生的最辉煌时刻。这一战,不但极大的推动了李唐王朝的一统天下的历史进程,也为武德九年那一场人伦血案埋下了幽微而深远的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