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从山村老尸开始修真 >  SK8-012:噩梦连连

这七大势力相互牵制,相互抗衡,形成了当前平衡的局面。

多一个少一个都会乱。

朝廷当年也想过要铲除另外五个,但最终失败了。

一对一的话,没有门派能和朝廷作对。

但当任何一个势力遭到围剿时,另外的就会全力支援。

包括与世无争的自然门。

因为大家都懂得唇亡齿寒的道理,今天别的门派被灭,明天就该自己了。

对抗了几次没占便宜,朝廷也就睁一眼闭一只眼了。

大家相安无事。

之后各大势力的人碰见了,基本都会客气的打个招呼。

徐惊蛰溜达到河边找了个位置坐下,看着来往的船只进入发呆模式。

另一边。

一名嘴里叼着狗尾巴草,满脸得瑟的男人正在闲逛。

走路大开大合,拽的二五八万似的。

这自然就是狗三儿。

他边走边从身上扣着虱子,色迷迷的眼睛在路过女人身上到处乱瞄。

看到漂亮的,立刻围上去用语言调戏。

吓的姑娘们纷纷逃跑。

狗三儿深感满足,不过走着走着脚下突然不稳摔了个狗啃屎。

“啊……他吗的!”

他惨叫一声捂着下巴坐起身,有些懵逼。

奇怪,刚才怎么突然感觉头晕目眩,眼前发黑啊?

真特娘的倒霉!

他想不明白的暗骂一声,不过好在下巴没有摔坏,站起来揉着又走了。

路人和小贩见状全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摔的好啊。

呵呵,摔死这个该死的混蛋。

狗三儿溜达到街尾一家赌坊后,直接钻进了进去。

……

直到晚上八点,他才骂骂咧咧出来了,一脸怨气。

很明显这是输惨了。

他感觉十分恼火,以前玩的时候虽然输的多,但至少也会赢两把。

可今天真是邪门了。

怎么玩怎输,昨天偷的钱直接输了一半。

要不是快宵禁了,能就得输光。

一路骂骂咧咧回到家,狗三儿点上蜡烛,然后从水缸舀出一盆水洗脸。

洗着洗着,忽然闻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而且感觉水也有些黏糊了。

他疑惑的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是流鼻血了。

“直娘贼!今天怎么这么倒霉!”

狗三儿不爽的怒骂一声,撕下两根布条塞进鼻孔,然后弯下腰继续洗手。

不过刚要放手,却猛然吓的浑身一哆嗦。

因为他发现,微微波动的水里竟没有自己脑袋倒影?

“????”

他又惊讶又懵逼,卧槽!这……这是怎么回事??

愣了片刻,他觉得可能是眼花或者光线太暗了,于是又小心弯腰低下头。

这次水里出现了脑袋倒影。

他左看看右看看,确定没看错这才放下了心。

娘的,看来刚才就是看花眼了。

洗完脸他又吃了点食物,然后躺上床没一会就睡着了。

睡了不知道多久,等他测过身时,左手突然碰到一个冰凉的东西。

因为睡得迷迷瞪瞪,他没有睁眼只是本能的缩回手。

不过等再次转身后,又摸到了那个玩意。

“嗯………??”

狗三儿的潜意识开始琢磨这是啥?为啥这么凉?

好像好像是脚??

脚……?!

想着想着,狗三儿突然一个激灵睁开眼,直挺挺坐起身迅速在床上摸索。

吗的!

自己床上怎么会有别的脚?!

借着从窗户照进来的月光找了片刻,没摸到任何东西。

狗三儿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腿,正常温度根本不凉。

证明刚才摸得并不是自己。

“到底咋回事啊!”

他皱着眉一脑袋的浆糊,想着想着,突然心想难道是有毛贼偷东西来了?

应该不会错了!

奶奶的!真是太岁爷爷头上动土!

敢来老子这里偷东西,这是纯活腻歪了啊。

想到这点他立刻下床,拿起床边一根木棍悄悄走出去。

来到客厅,发现关闭的屋门果然打开了一条缝隙,

一缕月光从缝隙照进来。

狗三儿还发现地面上有几个脚印,更加确定了猜测。

呵呵,小蟊贼找死!

他紧握棍子走到门前,先透过缝隙向外看了两眼。

院子里并没有人影。

正以为小贼是不是已经逃走时,他敏锐听到了一个奇怪的声音传来。

好像是咳嗽声?

「哪里跑!」

他心中大喝一声猛然推开门,准备来个出其不意。

然而等看清院子的状况后,狗三儿直接愣住了。

只见水井旁边竟然有个人,正弯着腰双手放在井口,一只脚已经伸了进去。

这是……要跳井?!

狗三儿看的满头问号,心想蟊贼是来自己家自杀的??

正想着,那个神秘人突然转过了头。

月光下,只见他竟然长着和狗三儿一模一样的五官!!

或者就就是另外一个他。

“啊啊啊啊啊——!”

狗三儿被吓的魂飞魄散,惨叫一声猛然坐起身大口喘气,头上全是冷汗。

怎么可能……那怎么可能是自己?!

到底怎么回事!

震惊的缓和了片刻,他看看房间,摸摸自己的身体。

再仔细一样,家里根本没有水井啊。

这才反应过来刚才诡异的一幕,原来是噩梦。

还好还好,差点吓死老子。

可为什么会做那么离谱的梦?真是奇怪加晦气。

狗三儿擦擦头上的冷汗,感觉口干舌燥,于是下床想去客厅舀点水喝。

然而刚走到厅里他却顿时愣住,紧接着头皮发麻。

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冒起来了。

因为他发现,关闭的屋门竟然是打开的状态。

而地面……赫然还有几个脚印!

咣当!

他手里的碗掉在地面摔碎,整个人呆住了,这……这他吗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眼前的看到的景象,和刚才的噩梦一样?!!

自己现在……难道还在梦里?

啪!

狗三儿抬起手扇了自己一巴掌,很疼,并不是做梦。

这下他更是感觉魂飞魄散。

“鬼……鬼呀!!救命啊……!”

他扯着嗓子声音颤抖的大喊大叫,连滚带爬的冲出房子跑到了街上。

犀利的惨叫,在寂静夜里显得格外刺耳。

这时,正好有三名巡城士兵路过附近。

“怎么回事?!”

“不知道,在那边,过去看看。”

听到他的喊叫之后,三人先是一愣,接着抽出腰刀快步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