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玄海英雄谭 >  第四十三章 迷雾幻境

船上,于秋苒一脸开心,敖芊芊也是高兴的吃着桑椹,吃得满嘴都是黑色,紫黑紫黑的跟中毒一样。

她拿了一颗递到无名嘴边,无名完全没有食欲,却被强行塞进了嘴里,而后面色跟吃了苍蝇一样难看。

他与我一样经历了那恶心的一幕,胃里都还在有些不舒服,此时,我只能给他投去同情的目光。

“这可是好东西,你们都不懂欣赏,没口福”,敖芊芊哼哼道。

幸好她是没经历了那一幕,要是让她看到了,指不定几天吃不下饭呢。

“起雾了”

水面起了白雾,船家开始警惕了起来。

船只驶入到了芦苇荡之中,这里还起了雾,根本辨不清方向。

“各位,这迷雾能致幻,无论看到什么都不要大惊小怪,更不能离开了这船”,

船家点了一盏灯笼,在迷雾中,这盏灯灯笼成为了焦点,它忽明忽暗,忽而熄灭了。

“不……要……慌……”,船家的面容有些诡异起来。

一条雾龙在水面盘旋着,而后朝我们游来,距离非常近,眼看就要撞上了,忽然它又升腾而起,激起惊涛骇浪。

看来我们已经陷入了幻境之中,可对于幻境我早就见怪不怪了,我很清楚明白这是假象,于是闭上了眼睛。

“一剑!”

听到了无名出剑,暗道不好。

这货心性是有多差,居然被迷雾幻境蛊惑了,我真的已经无语了。

我睁开眼睛,一把抓住了他,阻止了他的乱来,可忽然船只居然翻入了水里,这一刻我只觉得自己浑身无力。

难道,我那怕水的老毛病又犯了,可恶,这应该是受到了幻境的影响,这无名真是害死我了。

我渐渐沉入水底,眼看着船只离开,再看看无名和其他人全都向上方游走了,我向他们招手,可他们头也不回。

这就是被抛弃的感觉吗,只有我自己深深的坠落至了水下,鱼儿张着嘴巴朝我咬来,这些东西居然有牙齿,我孤身一人挣扎着与它们搏斗。

“救……”

想开口,但这一刻我只感觉喉咙一甜,水灌进了我的肺,呼吸不过来吐出血,身边顿时成了一片片红色,那红色逐渐模糊了我的视野,再也看不到他们远离的身影。

这是假象,这是假象,这是假象!

内心不停的提醒着自己,可眼前太过于真实,比之前在山神庙里还要真实,因为那无力和痛苦感,让我脑子变得迟钝已经难以做出判断。

“这就所谓的天命之人吗,太弱了,简直弱爆了”,

一个人出现在了我面前,冷冷的看着我被鱼儿一点点蚕食,他是谁,他指了指自己的眼睛,那是,混沌两仪瞳!

对了,他是:林,清,河!

那个我梦中出现的人,从异世界穿越而来,主线任务就是杀我的那个人,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天命之人也不过如此”,

他笑了,手中提了一个脑袋,是我自己的脑袋。

不对,是我替身的脑袋,没错,他有混沌两仪眼,那脑袋变成了之前那个替神一族的那个黑小子。

混蛋,他杀了“我”!

这难道是真实发生的事?

在西海岸战场上发生过的事,他们去了西海岸战场,而战死的两个神储替身就是他林清河杀的?

“没了神瞳,你不过是个可怜虫而已,又如何能赢我,我已经看清楚了你的一切,更看到了结局”

林清河的瞳孔不断放大,我在他眼中看到了一个个悲恸的画面。

西海岸失败,玄海被血染红,恨天崖失守,无数英雄喋血,神州大地节节败退,神宗联盟一路高歌,天下在战争中变得满目苍痍……

他看到了关于我的一切,知道了我失去了神瞳,那些画面中也有和李小凡给我看到的一模一样,这是真实发生过的,也同样还有即将发生的事。

难道,我真的会失败,山神庙中看到的结局依然要上演吗?

水中的我已经感受不到身体的疼痛,再次陷入黑暗之中,心脏跳动停止,这种感觉是死亡吧。

源于内心深处的某种东西被突然激发,那是不甘和心痛,对天下苍生的痛,那就是死玄之种。

水下变得寂静,黑暗吞噬一切生机,那些鱼儿化成了白骨而后湮灭。

不,眼睛并非能真正看清一切,你所看到的只不过是你所想看到的罢了。

就算没有神瞳又如何!就算身死又如何!意志不灭就不算是真正的死亡!

“你有神瞳,的确可以看得破一切,但未来并不是谁能真正看见”,

“死亡就一定是输吗,你即便是看得见结局又如何,可你能看的透生死吗?”,

“你只知道杀戮和掠夺,根本不懂什么是心痛,你有眼,但你有心吗!”。

气息释放出来,是那天下苍生的不甘意志,那一刻死玄之气转化为了生机,被蚕食的血肉重生,鱼儿复生,那些失败的画面也同样被改变。

“为什么,这不可能!”

林清河吃惊的看着我,他那自信的眼中闪出一丝迷茫和困惑。

而后,眼前的一切全都犹如破镜般碎裂,也包括他那吃惊的样子,全部归于寂静……

迷雾幻境,虚实结合,真真假假难以分辨,竟能如此厉害,林清河,我虽然失去了天生神瞳,可我也因此而获得了一双更为透彻的眼睛。

睁开眼,我依然坐在船上,似乎什么也没发生过,那灯笼依然亮堂。

然而,其他人还处于呆滞状态。

不行,他们还在幻境之中,这样下去很危险,一定要想办法让他们清醒过来。

然而,无名的表情似乎很享受,他到底感受到了啥,凭什么我就面对了极端的痛苦,而他反而一脸幸福呢,人与人的差别怎么这么大,我还真不想打搅了他的美梦。

反观于秋苒,他神情自若,似乎幻境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难以对付,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我算是白担心了。

倒是敖芊芊这丫头,露出了痛苦之色,满眼泪水,看起来很危险,我自然是不可能坐视不理的。

“如何才能帮助她呢?”

我正试着想办法,还从来没帮人破除过幻境,有没有人能够指教一二啊。

《青云幻术》中有说过,幻术就是让人陷入催眠和无尽的幻象之中,而让人难以忘怀的悔恨与执念才是让幻术发挥到极致的关键所在。

而这使人陷入幻象之中的便是这片白色的迷雾,河面平静没有波澜,更是没有一丝风,可这雾岂是我能吹散的。

等一下,船家去哪了?

我发觉了不对劲,那几个划船的全都不见了,只剩下那只灯笼依然明亮,而且里边的蜡才烧了不足一半。

“原来如此”

我熄灭了灯笼,无名和于秋苒便神情恍惚了一下,而后恢复了正常,只是正在疑惑。

“本大爷是做了个梦吗,梦到自己变成了大英雄,打得神宗屁滚尿流,正在受万人敬仰……”,无名以为是做了个梦,这梦做的还真美。

“我们是陷入了幻境”,于秋苒则是十分清醒明白。

不过,敖芊芊这丫头什么情况,还是没能从幻境中脱离出来,一个小姑娘家的执念那么深的吗。

“醒醒啊傻丫头”,无名去摇了摇她,可依然没醒来。

“没用的,执念太深,需要有人进入幻境将她唤醒”,

于秋苒看了看我,而后道:

“必须是神魂强大的人,否则只会适得其反”。

“本大爷来”,无名抢着就要去。

“怎么进入啊?”,

他又茫然的回头,我还以为他知道,结果是不会。

“你还是算了吧,这里神魂就你最弱了,也没学过幻术和精神法门,还是我来吧”,于秋苒摇了摇头。

“本大爷家媳妇,当然是本大爷来,再说了,你有学过精神法门吗?你神魂不见得比我强多少吧”,无名挡住了他。

“就你这脑子,进去了那就是全完蛋,再也别想出来了”,于秋苒不肯同样退让。

“什么你媳妇,还没过门的好吧,再说了,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是小孩子吗,要说第一个醒的可是你道哥我,你们自己神魂强弱心里还没个数吗,最有资格进入幻境中的应该是我好吧”

我就郁闷了,这种关头自然是救人要紧,他们还在这争论,跟抢老婆似的,给我整得头都疼了。

二人听了我的话,虽然有些不服,但也没有异议,他们也根本无法反驳。

我试图以控神之法去沟通,发现毫无作用,也对,控制对方也如同催眠一样,可现在的她对于外面是处于没有意识和感官的状态。

看我吃瘪,无名和于秋苒一副得意的神态。

“赶紧把方法说出来,救人要紧”,我狠狠的瞪了一眼于秋苒那小子。

“把脑门对在她脑门上去感受她的意念”,

于秋苒立即回答了,而后捂了捂嘴,表示回答并不是的他本意。

我嘴角微微上扬,小样,我可是学过幻术的,他这才摇了摇头无奈的竖起了大拇指。

我走到敖芊芊面前,近距离面对着这么个女孩子,然后还要把脑门贴上去,这还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小妮子以外的女孩子吧,我怎么突然还有些紧张起来了呢。

“不行,我不同意”,

无名又反对了起来。

啥?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整个人都被他横着举了起来扛在了肩上,抬起头刚好与敖芊芊脑门接触。

我去,这种醋有必要吃吗!

然而,脑门贴上去那一刻,我就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一种波纹,犹如意识的的涟漪,很快我也能适应了这种频率,就好比同调。

敖家,是婚宴当天。

这是敖芊芊的意识世界,只见她悲伤的站在人群中,敖家族人都在忙碌着招待四方来客。

“芊芊,你去把姐姐的头冠拿出来”,一个穿着华丽的老妪呼唤了她。

“是,祖母”,敖芊芊从悲伤中回过了神。

她来到了敖家库房,打开了结界,这里全是宝物,有珊瑚,有白玉雕刻的器具,还有各种颜色的珠宝。

一只盒子放在中间的桌子上很显眼,里面装着一只玉冠,雕刻着龙形的白玉冠。

“为什么是姐姐不是我,为什么!”

敖芊芊拿起那只白玉冠狠狠的摔在了地上,白玉冠被摔碎了,碎裂成了无数块,再也难以还原。

“我不会认输的,我才是最爱无双的那个人,全都是我,是我在一直背后默默的爱着他,凭什么是你敖青青!”

她嘶吼着,发丝飞扬,此刻犹如一头猛兽,这是她的内深处的**,她想破坏叶无双与敖青青的婚事。

原来是这样吗,孪生姐妹同时爱上了一人,没想到一向温柔恬静的敖芊芊居然还有如此一面!

“还有那个白虎族的愣头青,凭什么要我嫁给他那种白痴”,她笑了,笑得很癫狂,她的面容也变得扭曲了。

转而,她哭了,周围的画面变成得阴暗了起来,全世界都陷入了悲痛。

“芊芊,这是命,你与叶无双的命相冲”,

敖强风站在她面前道。

“仅仅晚了一个时辰,为什么就八字不合了?”,她越发难受。

画面又一转。

那是叶无双拥抱着敖青青的画面,桃花树下她们正在相互依偎、拥吻。

“不!”

敖芊芊站在飘摇的桃花中,无力的撕扯着头发,一根根头发断落在地上,坠落的桃花也一片片残败,世界都为之变成了不甘的颜色。

悬崖边上,她恍惚着看着深渊。

“是不是只要我死了,就一切疼痛都消失了,我本就是个多余的人,本就不该存在于这世间,你们只需要敖青青,有她就够了,我的心谁也不知道,那就让它与我的生命一起消失吧,若有来生,我将不会再记起……”

“够了!”

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她这是要寻死。

她看到了我,呆滞了一下而后笑了道:“你来干什么,你不要管我”。

“就为了这点事,为了他叶无双值得吗,你还有很多路要走,也同样会遇到更好的人,这世上比这叶无双优秀的男人多的是?”,我试着打消她求死的念头。

“你不会明白的,所有人都只知道敖青青,她什么都比我强,我一直在努力,可我还是比不上她,连爱的人都不敢跟她抢,我装作一副好妹妹的样子,我装了太久了,我累了……”,

她流下了眼泪,这才是她最真实的一面。

“那又如何,这世上的每一个人来到世间都有属于自己的使命,都有自己存在的价值,你并不是为她敖青青而活着,同样也不是为他叶无双而活,你是为自己而活的”,

我摇了摇头,这丫头实在是太傻了,或许我能体会她的心情,可我实在无法苟同她的幼稚想法。

“你知道吗,那一次我装成姐姐的模样出城,而后遇到了叶无双,那是我第一次认识了他,一个美少年,他是那么的显眼,那么的有礼貌,我们约好再见面”,

她开始回忆起了美好的过去,我也看到了年少时的他们,笑得很纯真的他们。

看来,似乎有转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