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最强,我的棋 >  正文 十三、天才棋士的悲哀(上)

巴黎北郊。

戴高乐机场。

飞往纽约的航班起飞了。

从出机,转机票到再进入安检道,一直到验签证、护照结束,整整一个小时里,大矢一句话都没说。

直到坐上飞机,坐好了座位,他依旧沉默着。

海伦坐在他对面,无奈地看着他。

这是特等舱,这一班人很少,显得冷清清的。

空中小姐送来一些精致的小点心,这是海伦特意为大矢准备的。

海伦拿起一块小小的椰汁奶糕,微笑着看大矢,示意他吃点心。

大矢哼了一声,别过头去。

海伦笑了一下,随手拿起一块,喂进嘴里,点头说道:“真好吃。”

“肚子饿了,吃什么都会很香的。”大矢闻着点心的气味,皱皱鼻子。

海伦说:“喂,你到底吃不吃啊?”

大矢说:“不吃。”

“不吃……那,我们来下棋吧?”

“下棋?就你那水平?别扯了。”

一提起下棋,大矢心里忽然有点冒火,想起前两天的事来。

他左右看看,附近没有飞机的工作人员,便一把解开安全带,起身转到旁边另一排的一个空座上,闭目假寐。

海伦圆睁俏眼,怒视大矢,嘴唇微微哆嗦。

小姐我这么讨好你,你居然敢拒绝?

“美丽的小姐,可以和您下盘棋么?”

眼前忽然多出一个高大的青年,红头发,黄眼珠,大约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一身Gap休闲装,倒也颇为潇洒。

海伦厌恶地翻了他一眼,正要拒绝,一瞥他身后装死的大矢,立刻改变了主意:“啊,请坐。”

那青年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在原本属于大矢的位子上,自我介绍说道:“我叫彼德洛夫,你可以叫我彼德。”

海伦心里暗恼,想道:“就你这半大的小子,也敢跟我彼得叔叔叫一样的爱称?”

欧洲五霸之中,海伦最尊敬的,就是彼得。欧洲五霸交好十余年,相互义气十分深重。但在海伦吉姆病故以后,是否让海伦替补五霸之事,只有彼得持坚决支持态度。金左手是反对,弗瑞达和波尔则都举棋不定,他们都感觉海伦虽然是吉姆的弟子,但实在太年轻,棋艺未臻一流,天分也未见出众,日后在棋上的成就有限。最后还是彼得说服了弗瑞达和波尔,才得以让海伦加入五霸的行列之中。

“哦,彼德不太好听,你这么英俊,我叫你俊友吧。”

彼德洛夫大喜:“啊,多谢小姐。请问美丽的小姐,可以请问你的芳名么?”

“我叫海伦。”

“噢,就是特洛伊时代的那位最美丽最动人的希腊皇后么?”

海伦笑了起来:“你可真会说话。”

一个有心,一个故意,俩人立刻就热乎起来。

彼德洛夫问:“适才听说海伦小姐精通棋艺,我很钦佩,不知是否可以请教一局?”

海伦心里更是恼怒:“傻X,竟敢偷听本姑娘说话。”

“啊,当然可以。”

“不知道你喜欢下什么棋?”

海伦看看他,微笑道:“俊友,你不知道我想下什么棋,怎么就要和我对弈?”

彼德洛夫笑了:“看来你是爱下围棋了。”

海伦更是诧异:“你怎么猜到的?”

“你可真笨!对弈这个词,本来就是中国的围棋独有的。”后面,大矢忽然冷冷插了一句。

海伦说道:“没跟你说话。啊,俊友,你也会下围棋?”

彼德洛夫说道:“啊,鄙人擅长六种国际流行的棋类。”斜一眼大矢,“围棋和象棋,是本人的最爱。”

海伦拍手赞说道:“看不出来,你竟然这么多才。”

大矢心中一震:“难道他就是那个‘八只手’?”

大矢少年苦学赌棋之时,曾花费许多时间,精研国际棋坛众多高手的棋艺,眼界之广,亦是顶尖级别。欧洲棋界有一位奇才,精通多种棋道,曾在一年内同时参加了八个不同类别的世界级棋艺比赛,均获得不俗的名次。虽然他并不常在围棋圈里混迹,但大矢却早听说这个人。所以一震之下,立刻想到。

他心中暗想:“怎么这么巧,竟然在这里碰上了他?”见海伦正准备打开座椅的棋具,忍不住说道:“你不要跟他下,你下不过他。”

海伦怒视他一眼,疾快按动按钮。电脑棋盘慢慢伸出,横在了她和彼德洛夫之间。

大矢无可奈何地转回头。

他右手边一人低声说道:“兄弟,对女朋友不能这么凶,会跑的。”

大矢没好气地说:“要你管?”

那人叹了口气,说道:“女人,都是靠不住的。只有我的小天使,你永远会跟随我。是不是,天使?”

“喵!”

大矢被这突然的一声猫叫惊了一下,顺声音看去,旁边那人的膝上,蹲着一个极小的黑白花猫,这猫长相十分可爱,两眼纯纯地,定定地盯着自己的主人。

大矢差点没笑出来,这猫也太小了,那少年双手已是又细又小,但花猫被他两只手一捧,整个身子几乎都看不见了。

“这是你的猫?”

“不,我的天使,我的爱人。”

“啊?”大矢看着那明显先天营养不良的花猫,暗暗猜想,这少年感情上一定受过刺激,所以把这小猫当做了自己的伴侣。

那小猫瞥了大矢一眼,似乎没太多兴趣,转而又看向自己的主人。

“怎么这么小就带出来?”

“我经常在外地奔波,家里没人照顾她。反正她个头小,去哪儿都方便。”

“她叫天使?”

“是的。她是我的天使。”那少年抬起头,看大矢一眼。

大矢被那少年锐利的目光看得一愣,双睛中电光一闪。

那少年也是一怔,随即又低下头,去看自己的小猫。

大矢心想:“他的眼神好怪异!”被那少年盯一眼,他几乎要坐不住椅子,差点一下站起来。

那少年爱惜地抚摸着自己的小猫,小猫纯蠢无辜地看着他,样子十分娇媚。

大矢无意中抬起头,忽然发现一个空姐正向这边走过来,拐肘碰碰那少年:“把猫藏起来。”

少年大概常被人这么提醒,头动都没动,就立刻会意,看看小猫。小猫慢慢卧倒。搭在手旁的西服忽然张过一个角来,盖住了少年的双手,小猫自然也消失在衣服之下。

大矢注意到少年在看着小猫的时候,两眼中又闪动出一些奇怪的光芒,令身处旁边的他也感到一阵困倦之意。

他急忙一直腰,才打消那种倦怠的感觉。

大矢暗暗诧异,心里不敢怠慢,双目半阖,不动声色地慢慢开始运用一种古老功法,凝集体内的精气,使自己的精神坚固如磐石。

那漂亮的空姐走过时,注意地看一眼海伦和彼德洛夫,又瞧了瞧棋盘,笑着说一声:“都是高手啊!”从他们身旁走了过去。

那少年明显松出一口气,缓缓说:“谢谢。”

这时候大矢也已经运完了气,体态恢复了正常,淡淡说道:“不客气!不过你经常这么提心吊胆的么,怎么过啊?”

少年苦笑道:“天使本来是上不来飞机的,是我催眠了机场警官,才混进去的。”

大矢叹道:“原来你竟然还会催眠。为了你的小天使,你真是勤奋。”

少年说:“不,我学习催眠,并不是要催眠别人。”

他低声又说了一句什么,然后挺起身,遥遥看一眼远处的棋盘:“想不到你女朋友这么厉害,都下这么久还和彼德势均力敌。”

大矢也看一眼:“不对。第一,她不是我女朋友;第二,她现在占着上风。”

那少年愕了一下:“这么厉害?”

大矢又瞅了一眼,低声说:“你那朋友其实很强,不过他正让着海伦,所以就落了下手。”

少年皱皱眉:“下棋怎么可以让的?”

大矢嘿的一笑,嘲讽他说:“你没泡过妞么?下棋不过是加深感情的一种方法啊,棋输了不要紧,能泡上美妞,才是最重要的。”

少年板起脸来,低下头不再说话。

大矢的声音不小,正在对局的海伦和彼德洛夫都听到了。海伦抬起眼,问:“俊友,你是让我的么?”

彼德洛夫说道:“怎么会?海伦小姐你太厉害了,我用尽心思,局势才勉强没有崩溃。”

海伦笑了,甜甜地说一声:“那是我错怪你了。”

彼德洛夫说道:“没关系。唔,这位先生是……”

海伦附在彼德洛夫耳旁说:“他是一个赌棋专家,自以为是的家伙。可是我叔叔非要他跟着我。”

彼德洛夫看看海伦白里透红的俏脸,若有所悟:“啊,让我替海伦小姐教训一下他。”

海伦兴奋说道:“好,好,最好把他羞辱一顿,让他自觉没趣,赶他回去。”

彼德洛夫点点头,站起身,说道:“海伦小姐,您的棋艺实在太高超了,我输了,心服口服。”

大矢冷眼看着侧对面那滑稽戏一般的场景,向那少年说道:“你的朋友很绅士啊!”

那少年白痴般盯着自己的小猫好一会儿,低声说:“棋盘即战场,战场上的绅士,都该死!”说到都该死,他的双眼里再度闪现出奇异的光芒,如同严冬的西伯利亚荒原上忽然刮起了一股冰霜飓风,冷冽之极。

大矢这回看得真切,他那铁石般的神经也忍不住颤动一下。

“这孩子,竟然怒如寒冰。”

他忽然知道这少年是谁了。

彼德洛夫转过身,迈出两步,站到大矢的面前。

“可以向您请教么?”

大矢明知不过是个海伦的闹剧,却不得不支起身体,准备应付挑衅。

他正要开口,前排忽然站起个人,是个精瘦的中年人。

他斥说道:“彼德,不要玩了。”

彼德洛夫说道:“华西里耶夫,不要你管,我要为海伦小姐讨个公道。”

华西里耶夫说道:“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玩?你要玩可以,不要干扰伊万。”

彼德洛夫看看大矢身边那少年:“伊万,有妨碍你么?如果不方便,我请这位先生到别的地方对局。”

那少年淡淡说道:“华夫,你不用管了。彼德,你在这里向这位先生挑战,当然无妨。你是不是应该首先请问对手的姓名?这才是敬业求道之法!”

彼德洛夫一怔:“谢谢你的提醒。先生,我是俄罗斯的特级大师彼德洛夫。”

大矢站起来,说道:“中国人,大矢新生,无名之辈。”

那叫华西里耶夫的中年人吃了一惊:“你就是……那个跟随周缄先生周游各国的大矢先生?”抢上来,伸出双手,“我是俄罗斯的华西里耶夫。”

大矢伸手与他相握,说道:“我知道,著名象棋特级大师,世界棋联官方首席评论家华西里耶夫先生。久仰大名。”看一眼那少年,“真是失敬,这一位想必就是……”

那少年点一点头,说道:“我是。大家都请坐下吧,不要妨碍到别人。”

特等舱里人虽然不多,却个个都极有身份,这么几个人拥在一起,吵吵闹闹,也确实有碍观瞻。

大矢向彼德洛夫和华西里耶夫做个手势,当先坐下。

华西里耶夫回转座位,顺手把座椅的后背收低至高度和手肘相当,然后向后平平放倒,正好在大矢的眼前。然后取出一本大16开杂志大小的显示屏,一展为二,放在椅背上,在“智力游戏”节目单里找到围棋一栏,确定,立刻,显示屏上出现一个桔黄色的围棋棋盘。

“大矢先生,彼德,你们用这个下吧。”

大矢微笑:“几位都是象棋界的名流,我们不如下象棋吧?”

众人都吃了一惊,华西里耶夫问:“大矢先生,你说的是欧象还是亚象?”

大矢微笑:“欧象如何?”

华西里耶夫更是惊讶,很有兴趣地看着大矢。彼德洛夫不屑地瞥他一眼:“你会下欧象?”

国际流行的象棋分为两种,一种称为欧洲象棋,一种称为亚洲象棋。其实就是上个世纪大家常说的国际象棋和中国象棋。华西里耶夫见大矢提出下象棋,暗想也许他精通亚洲象棋。没料到他竟然要下欧洲象棋。

大矢微笑道:“一点点。”

彼德洛夫说道:“你是周缄九段的弟子,下围棋恐怕你觉得不好意思。可是下欧洲象棋,这里都是世界前十位的选手,那更是太欺负你了。这样,我们下亚象吧?”

大矢看看他,心想:“不错啊,说话很公道,人品不差。”

前晚他被海伦下药迷晕,本来需要大睡一天一夜,但他自幼接受训练,体质不比常人,所以睡到半夜时就已经有醒转的迹象,这时正好穆勒冲了进来,更是将他立刻惊醒。

穆勒在阿希尔俱乐部弄丢了周缄和宋冰银,虽然惶恐之极,却还能够保持镇定。他和萨默斯有过交往,定下神来一想,便料定与萨默斯脱不了关系。所以忙回家来,要找妹妹和大矢一起商议对策。哪儿知海伦也不见了,只有半梦半醒的大矢躺在床上。追问妹妹下落,大矢哪里知道?大矢反问他周缄和宋冰银去了何处,穆勒却也支支吾吾,不知所谓。

一来二去,俩人都急眼了,一阵激烈对吵,接着就大打出手。穆勒固然身强力壮,脚力充足,大矢却也有自卫之术,指坚爪利,这一通撕扯,互相在对方身体上留下了许多青紫的痕迹,各自疼痛难忍之后,双方才清醒过来,怒气也算是发泄完毕。

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感到不好意思,互相上药按摩,一通忙碌,这段时间里双方互相凑料,把事情略微理出点眉目,然后立刻运用自己的关系,四下打听。

穆勒是超一流的体育明星,交游广,朋友多,大矢更是世界赌王之一,在许多特殊类型的圈里声誉隆,面子大,联手把各自得到的消息一拼凑,最后把目标瞄准了萨默斯,因为在探听中,他们意外得知,萨默斯竟然就是罗马的小乔。

大矢深知罗马乔势力的庞大和恐怖,眼下恩师吉凶未卜,不宜妄动,便制止了穆勒报警的想法。他认为,萨默斯经营的电视台近日正要报道周缄和萧兹的比赛,无论如何,在周萧对局之前,她是不可能对周缄怎么样的。不如以静制动,观察事态的发展。

穆勒被他说服,两个人把自己的耳目全都撒了出去,然后耐下性子等待。到傍晚时,海伦引着弗瑞达等欧洲三霸一起回到家来,两下一碰头,前因后果才完全弄明白。

大矢虽然恼怒四霸的无礼,但事已至此,也不是责骂他们就能解决问题的,立刻便要动身去巴黎。四霸惭愧之余,对周缄、大矢感觉十分抱歉,决定派海伦陪大矢一起去。

大矢心急如焚,没有磨咭就同意了。

两人一路出发,海伦老是没话找话,大矢却是爱理不理,到巴黎之后,正好与刚获得自由的周、宋二人接上了头,这才完全放下心来。

大矢心头一松,就不太计较海伦之前的错误了,所以虽然脸上还是冷冷淡淡的,心里已经没有什么敌视怨怪之意。

这时他见这彼德洛夫虽然有点浮猾,却也博学多艺,英俊洒脱,心想他去追求海伦,并不辱没了她,争胜斗狠,抢夺上风的念头顿时弱了,想了想,说道:“不然这样,我们来下新象。”

彼德洛夫等三人都愣住了,海伦不知什么时候也凑身过来,问道:“什么叫新象?”

大矢随手在华西里耶夫的显示屏上摸了几下,显示出欧洲象棋的棋盘来,问对方:“华夫先生,你这棋盘可有类似‘创新’的功能?”

华西里耶夫应说道:“有的,你看那个‘再造’栏。”

大矢哦了一声,捣鼓几下,调出许多棋子来,笑道:“成了。”

众人向盘上看去,但见两方对峙,王后象马车在后,八大卫士在前。

华西里耶夫说道:“这不还是欧象么?”

彼德洛夫说:“不,华夫,你仔细看,还多了两只亚象的炮。”

华西里耶夫定睛一瞧,果然,双方的八个兵的队列中,在左右马前面的地方,已经掉了包,欧洲兵被换成了亚洲炮。

华西里耶夫揉揉眼睛,说道:“这是什么棋?”

海伦连连摇头:“这种怪棋,怎么下啊?”

“这就是新式象棋啊!”大矢微笑道。

彼德洛夫面现喜色,不停地摇动着华西里耶夫:“华夫,你看到了么,你看到这种棋了么?”

华西里耶夫喃喃说道:“看到了,不过脑子糊涂了。”回头看一眼那少年。

“哈哈,你只精研欧象,自然糊涂。伊万,你看到了么?你知道了么?”

那少年伊万看着棋盘,目光呆滞,一言不发。

海伦见他兴奋得语无伦次,把自己都给忘了,有些生气,说:“俊友,你那么疯干嘛啊?别把这位大叔摇散架了。”

彼德洛夫哈哈大笑:“海伦小姐,这个,你不会明白的。大矢先生,我们现在就来下一局如何?”

大矢欣然同意:“好。”

海伦哼了一声。不过她也看出大矢现在的心情不错,自不肯放过修好机会,凑趣说:“我来当裁判。”

彼德洛夫说:“那太好了,有劳海伦你了。”

大矢扬一扬眉,也同意了。

海伦掏出一块硬币,抛起空中,两手截击按住,让二人猜正反。

彼德洛夫运气不错,猜中白棋。

彼德洛夫又向大矢请教了几句诸如炮如何行走之类的规则问题,都是内行中的内行,一点即明,双方便开始对弈。

让海伦很不爽的是,走了十几步,大矢已经落在下风。

她心中暗想:“我还以为你对这种棋有多少研究,必胜无疑呢。想不到你还没有这‘骡夫’下得好。”

她不知道,这种新式象棋是大矢在结束了赌棋生涯之后,忽然某日灵机一动,综合了欧象和亚象的特点而创造出来的。他自己也不过随便一想,偶尔下围棋有些疲倦了,便拿出来研究几步,随意取乐罢了。今天若非遇到几位象棋界的顶尖高手,个个识货,也不会拿出来献宝。

这门新象棋已打破了欧、亚两门象棋的边界,彻底将他们融为一体。大矢虽然称得上它的“生父”,却从来没有用心血调养过,使用起来,自然不可能得心应手。

彼德洛夫一边下一边闲扯,看上去愉快无比。

华西里耶夫在边上也是越看越起劲,随着局面的起伏而不住咂嘴咂舌:“好棋!妙手!太绝了!”

大矢没有想到,彼德洛夫竟然是位用炮的一流高手。这种亚象的远程兵种,被他巧妙运用,在棋盘上纵横驰骋,时而杀气凛然,远远窥视,令敌不得不重兵防范;时而一弹飞来,轰然巨响,虎口夺子如探囊取物。配合欧象独特的后、象快速反应部队,整个阵势如同一条神龙,进退有度,伸缩自如。

大矢吸了口气,渐渐感觉抵挡不住,他对象棋虽然有很深的研究,但毕竟偏爱围棋,对围棋的理解更加深刻,所以眼看着自己发明的“新象”被对手玩得神乎其神,得心应手,虽然无奈气恼,却也有几分惊喜。

“想不到这么两种棋凑到一起,居然有如此妙趣。”

在彼德洛夫破马砍象,正要逼迫黑王自尽的最后关头,华西里耶夫忽然伸出手,关闭了显示屏的电源。

“好了,此局到此为止。该我玩了。”一把抢过显示屏,转回头去,升起了座椅的椅背,不再理会众人。

大矢说道:“彼德洛夫先生,你真是位好炮手,我输了。”

彼德洛夫哈哈大笑:“大矢先生,你才是位好象手呢!我枉自号称‘八臂棋王’,却从未想到过,欧象和亚象的结合,竟然如此迷人,就像海伦小姐一般美丽无双。”

海伦怒道:“什么乱七八糟,这种破东西,也能和我相提并论?”狠狠瞪了大矢一眼,转身而去。

彼德洛夫没想到马屁拍歪了地方,脸上顿时失色,急忙追赶过去,连声道歉不已。

大矢耸耸肩,复又坐好,阖目养神。

旁边传来伊万的声音:“大矢先生。”

大矢嗯了一声。

“你已经知道我是谁了,是么?”伊万轻声问。

大矢复杂的脑海里,立刻闪现出这样一份资料:“俄罗斯伊万洛夫:智商高达180的神童,欧洲象棋天才,同时精通亚洲象棋,现为世界棋联排名第二号的顶级选手,前象棋世界冠军。现象棋冠军宝座为电脑巨星‘斯拉夫人’霸占,近三年来,伊万洛夫已连续四次在冠军挑战赛上败给‘斯拉夫人’,棋界大多数人认为他自不量力,自讨苦吃。但他依然屡败屡战,不屈不挠。有数位象棋高手被他精神感动,目前在竭力帮助他。如世界第五号选手华西里耶夫、第十号选手彼德洛夫等。”

“是,虽然我没仔细看过直播,但在彼德洛夫和华西里耶夫的身边,除了伊万洛夫之外,再不可能有其他人了。”

“你也认为我是自不量力么?”

“不,我尊敬永不屈服于电脑的人类。”

“可是已经三年了,我都失败了……我可能,再也无法夺回属于我的光荣称号了。”

大矢睁着眼,看一眼低头慢语的伊万洛夫。

伊万洛夫一对细长的眼睛专注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充满深情地轻轻*着他那小小的伴侣。

“季米特洛夫、乔治、迈克尔•杨,他们一个个都离开了我,有的,还转了行,去做其他营生,因为他们都已经失望了,对象棋彻底失望了,觉得我永远不可能赢了,人类永远不可能再赢了!”

大矢知道,他说的这些人,都曾是赫赫有名的巨星,甚至在十年前,自己还曾顶礼膜拜过的象棋高手。

“电脑棋士只用了两百年的时间,就夺走了世界冠军,我也很失望,很畏惧……”

“寒冰之怒也会畏惧么?”

“是的。我很畏惧!我畏惧再次失败,令人类蒙羞。”

“你泄气了?”

“是的,我很泄气……”

“那你为什么还要去纽约,还要向‘斯拉夫人’挑战?”

“因为我是战士!”伊万洛夫的动作在一刹那间忽然彻底停止,目光凛然,身体处于一种沉思的雕塑状态,然后才慢慢松散开来,“我只能战死在对手面前,而不能逃避。”

“既然已经有了这种觉悟,那你还畏惧什么?”

伊万洛夫皱皱眉,忽然问:“你觉得,我用这种新象,能赢‘斯拉夫人’么?”

他看着大矢:“我知道彼德、华生他们刚才在想什么,我也很有兴趣。‘斯拉夫人’精通世界上所有的象棋,如果我提出以新象作为比赛项目,它也会同意的。”

大矢想了想,坦率地说:“今年你能赢,明年之后,你就又赢不了了。”

“呵呵,你说的没错。”伊万洛夫笑了起来。

很潇洒的笑容,然而却也很无奈,很凄凉。

“不错,就算这次出其不意,侥幸能赢它,只要给‘斯拉夫人’一点时间,不用一年,也许只需要一个月,一周?它就能再次找到击败我,击败所有人类棋士的办法。电脑,最终是我们人类无法匹敌的!无论什么样的天才……在它面前,都显得那么渺小……”伊万洛夫深深叹了口气。

“你下过围棋么?”沉闷的气氛让大矢感觉很不受用,他岔开话题。

伊万目光闪动,轻轻摇头:“我的生命,已经全都献给了象棋的研究。”

“为什么呢,触类可以旁通啊!”

“成为象棋世界的第一,是我父母一生的期望。”

“你已经做到了啊,三年前,不是么?”

伊万苦笑一声,又开始专心抚摸自己的小花猫,不说话了。

大矢瞧一眼对方那双白皙而枯萎的双手,站起身,佯装洗手,离开了座位。

远远的,他看着瘦弱无助但目光却坚定无比的伊万洛夫,心中深深叹息。

他很同情伊万洛夫的境况,他不知道如何帮助绝境中的伊万洛夫。

“这是一个悲惨而伟大的末代巨人,他不需要任何廉价的同情和帮助。他就是他,伊万洛夫!”

正自沉思着,海伦死缠烂打地又凑了过来。

“我找到宋姐姐了,他们在索霍区呢。”

大矢哦了一声,回过头来,见海伦容光焕发,不觉一怔:“好靓啊!”向她身后看去,彼德洛夫却不知去向。

“你看什么呢?”海伦生气道。她可是下了老大的决心,专门又修饰了一下自己才过来的,希望和大矢重修于好的,本小姐这是给了你多大的面子啊,这自以为是的家伙,你还敢东张西望!

“噢,快到纽约了啊!”大矢深知海伦的脾气,急忙绽开笑脸,打个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