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御兽:我能点化万物 >  第32章 越境杀妖就从今夜开始

高空中的打斗声与花船上的丝竹声,掩盖住了落水声,花船划过的波纹,也遮掩住了江水中落水者们的挣扎。

十位青年俊才皆手握一根丝带,登上了白玉花船,而寒梦姑娘,早已在船舱中等着他们了。

秦慕随着另外九人走进船舱,入目皆是朦胧的轻纱与缭绕的烟云,寒梦隐隐约约的身影就藏在其中。

鼻尖轻嗅了嗅,烟云中的清香就已扑鼻而来,意识一阵恍惚后,便又神清气爽,似乎力气都大了几分。

除了秦慕,另外九人都不由自主地猛吸了几口,在刚刚一番交手中损耗的气力,尽数恢复。

可见这些人虽然天赋不俗,却也是初出茅庐,一点警惕心都没有。

各种对寒梦姑娘的赞美声响起。

唯有秦慕没有说话,看了一眼身影模糊的寒梦后,眼眸中的鲜血很快就消失,嘴角露出了一抹原来如此的微笑。

随后便低头擦拭起短剑上残留的血迹,而用来擦拭短剑的,则是被他们视若珍宝的白色丝带。

终于。

在散发着清香的烟云渐渐稀薄后。

寒梦酥软的声音响起:“公子们各凭手段,抢到这杯酒水者,便可留在这花船。寒梦定以身侍奉,而寒玉蛇也定不会让公子失望。”

话音未落,一只斟有酒水的玉杯便顺着轻纱,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瞬间。

十人迅速出手,虽没有御兽,但仅凭兽灵的威力也非凡俗可比。

而且,如秦慕所料,那散发出清香的烟云并不简单,他才仅仅吸了一口,就已经感到莫名地烦躁起来。

而那九人则更为严重,双目赤红,宛若野兽般,没有丝毫理智地缠斗在一起。

白玉花船因此剧烈地震颤起来,但船身却很坚固,隔绝了内外的一切动静。

信安郡城中。

韩墨景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满腔的怒火更是无处发泄。

七位白银提司不在,仅靠这些黑铁提司和青铜提司,防守的力度比昨日弱了许多。

还没到一个时辰,就有三件命案发生。

赤金妖铃都快被韩墨景摇碎了,但这范围实在是太过宽广,妖气数次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消失逃走。

又一声惨叫忽然响起,在第四场命案发生时。

韩墨景终于发现了些许端倪,这四场命案,都发生在荀图负责的范围之内。

“叛徒,拿命来!”

愤怒的鹰啼响起,一柄黑色长枪从天而降,直指荀图。

但荀图却没有露出丝毫的畏惧或者惊慌,身旁的二臂猿猴被他甩出,殒身在枪尖之下。

而四臂猿猴的兽灵,更是被他吞入口中咀嚼起来。

“都取走四只兽灵了,你才发现我,真够愚蠢的。”

兽灵被吞噬后,荀图的身上散发出了浓郁的妖气,仅仅一掌就拍飞了从天而降的长枪。

正当韩墨景被荀图挡住时,连番作案的狼妖也不再隐藏身影,开始疯狂地杀戮。

而在寒蛇江中,江水如沸水般开始翻滚起来,无数条水蛇出现,死死地缠绕住落水者,似要将他们活生生溺死。

寒蛇江畔,郡守派遣出的人马迅速展开援救,但明明只是尚未化妖的水蛇,就将这些御兽师闹得人仰马翻。

继火凤临城之后,信安郡城再次陷入了妖族危乱之中。

……

白玉花船里,轻纱染血。

依旧站着的仅剩下秦慕一人,右手持着被鲜血尽数染红的短剑,左手握着依旧洁白的玉杯,脸色有些苍白。

虽然能够御剑,但要将这些疯子打倒,也让秦慕受了些许伤势。

“公子好手段,饮下这杯酒水,今晚寒梦就是公子的人了。”

寒梦从轻纱后走出,半靠在秦慕的怀里,温柔地拿过短剑,吐气如兰。

通过藏在船舱外的大黑,秦慕已经得知,郡城里以及寒蛇江上的异变,时间紧迫,他可不想再和这蛇妖演下去了。

玉杯被摔碎在地上,酒水洒落,秦慕突然掐住寒梦的玉颈。

冷声说道:“你就是三号吧,说出另外几人的身份,还有你们掠夺兽灵的目的。”

寒梦脸色突变,但很快就恢复如常。

叹道:“唉,看来狐霜是叛变了,但就算你猜到我就是三号又如何?杀了你便是。”

秦慕感觉到手心突然一凉,寒梦化为一条白蛇,逃出了他的掌心,在不远处恢复成人身。

但还未等寒梦嘲笑秦慕的无能,被她夺去的短剑就已飞起,划过了她的脖颈,血光乍现。

“既然不想说,那就再也别开口了。”

然而。

还未等秦慕说完,庞大的蛇躯直接撑破了花船,白玉般的蛇鳞闪闪发光,唯有蛇腹处有一道鲜血淋漓的剑伤。

“草率了,人身的脖子居然不是蛇的七寸,而是蛇腹。

不过,大黑,上,今晚加餐!”

红袖的花船上,大黑迅速跃起,在半空中变大了身子,落在秦慕的身畔。

大黑严肃地问道:“这可是只化形境的蛇妖,相当于御兽师的育脉境,打的过吗?”

秦慕拍了拍大黑,丹田中的熊猫兽灵,便进入到了它的身体中。

自信地说道:“以咱俩的默契,还有我御剑助你,越境杀妖,就从今夜开始!”

秦慕的心神迅速运转起来,短剑率先前冲,直斩蛇妖的头颅。

同时,大黑也在数艘花船上腾跃,挥爪撕向蛇妖血淋淋的腰腹。

血色的蛇信吐露,蛇妖在江水中闪避着,但大黑的战斗经验着实老练,又与秦慕心神相通,短剑配合得默契无间。

短时间内,蛇妖便已浑身是伤。

一声愤怒的蛇吟响起,江水中的无数水蛇,都放弃了奄奄一息的落水者,向着秦慕冲去。

无奈,秦慕收回短剑防守。

没有了短剑的配合,与秦慕现在修为境界相当的大黑,立刻出现了颓势。

“啊,想我当年,连应龙都战过,还怕你区区一条寒玉蛇?”

大黑擦去嘴角被蛇尾抽出的血迹,愤怒地吼叫一声,身子再度变大了数倍。

直接站在江水中,两只熊掌猛然一拍,江水翻滚,甚至露出了江底的泥沙。

在蛇妖惊惧的眼神中,熊掌穿过咆哮的浪涛,瞬间捏住了它的七寸。

同一时刻,秦慕也御剑将这些水蛇杀得,不敢再逼近一步。

秦慕跃至大黑的肩头上,冰冷地盯着蛇妖。

说道:“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说出你们的目的和背后的势力,我会考虑留你一命。”

可蛇妖虽然已经遍体鳞伤,面对死亡,竟然没有露出丝毫的惧意。

“杀了吧。”秦慕对着大黑说道。

然而。

一个沙哑的声音忽然传来:“秦慕,这红袖姑娘虽然是一介青楼女子,但你也不想她被喂蛇吧。”

不远处的花船残骸上,一个黑袍身影捏着红袖的玉颈,江水中的无数水蛇,正对着红袖吐露出猩红的蛇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