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风雪英雄录 >  第七章 化茧成蝶

光阴似箭,转眼间就过了三个月。

依旧是一个阳光阴媚的清晨。

鸟儿依旧叽叽喳喳,树木依旧葱葱郁郁。

依旧是那个山脚下。

依旧是那个景色宜人的小瀑布小水湖。

可失望的是现在却不见美人在湖中沐浴……

为什么?

因为这个小地方多了一个男人。

一个英俊威武的男人。

也是一个令小美人儿感到面红羞涩的男人。

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第一次实实在在地接触一个无时无刻都在散发雄性气息的英俊男子。心中总是又惊又喜。

“锁子哥,快点儿,花都要谢了”。

茅草屋不远处,一片菜地里,女孩子调皮的催促着一个正挑着一担子粪水的壮年男子。

宫本武藏笑而不语,脚步很慢,却走得很快,木桶里的粪水毫无波澜,仿佛放在地上动都没动过。

只有一个老头子,坐在茅草屋前的板凳上,吧唧吧唧抽着旱烟,笑眯眯的看着这一切。

自从这个男人的到来,他的日子越活越是惬意,他很满意,这个好看又能干的外来男人。

这姑娘确实美若天仙让人自惭形秽,想不到也是个调皮鬼!

宫本武藏当初身负重伤之时,把自己封闭在小屋子里,茶饭不思闭门不出。

结果被这姑娘给起了个令人哑然失笑的绰号:锁子哥。

究竟是什么?

让一个从小娇生惯养锦衣玉食又十分骄傲的人,卸下了名贵的衣裳,卸下了所谓的尊严,卸下了高高在上的模样,穿着粗麻烂布,挑起了大粪,干起了粗活,却乐在其中。

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就算是说出来,也只有他自己能够体会。

人生往往都是经历了大起大落,才阴白平凡的可贵。

“啊!锁子哥!我脚下有只蛇!”女孩子突然惊慌尖叫。

很丰润的菜地里,一条五彩斑斓的毒蛇正盘着身子对着女孩示威。

宫本武藏轻轻放下担子,不慌不忙踩着步伐朝女孩子走去。

看着很慢,却不过一个呼吸就到女孩身旁,腰间有六尺长剑却不用,随意挑起一根树枝,就把蛇给扎个透心凉。

他朝着坐在门口的老头使了个眼色,轻轻一挑,垂死挣扎的蛇就飞了过去。

老头子捡起门口的竹篓,毒蛇一分不差的落入竹篓中。随后听到他放声一笑:“有好东西泡酒咯”。

说罢便走进屋内,闭门不出。

宫本武藏似笑非笑,道:“一个久居深山老林的人,怎么会害怕这些小东西呢”?

“像你这样杀人无数的坏蛋我都不害怕,何况是一只小蛇”。

宫本武藏被逗笑了,道:“那你还叫”?

“那你还来?”女孩调皮的瞪了他一眼。

“是你想让我来的,那不然我走”?

“也许你本不该来,我也不该留你。要么你就别来,要么你就……别走”。

听到他的话,女孩难得莫名的伤感,眼眶中渐渐泛起了水雾。

这个世上,只有一个和她关系很密切的男人。可又感觉现在又多了一个。

一段时间相处,从厌恶,可怜,好奇,欣赏,崇拜,爱慕……

一个天真无邪情窦初开的女孩,很容易就会爱上对方。更何况对方是个英俊的男子。

这种让她喜欢又讨厌的感觉。

隐隐约约,若即若离。

眼看女孩就要落泪,宫本武藏也不忍心再逗她。

他摸了摸女孩的头,温声细语道:“好了,宴娟,哥哥不会走,宫本武藏已经死了,现在我叫锁子”。

宴娟的眼睛里,此时充满了光,她一下子就高兴得冲入他的怀抱。

宫本武藏一愣,随即心态又平和下来。轻轻的拍打着她的背,安抚这只不安的杜鹃。

宴娟突然抬起了头,水灵灵的双眸,痴痴的看着宫本武藏,水润润的小嘴欲张欲合,她缓缓闭上了眼睛,貌似在等待着什么……

孤男寡女环境清幽,岂不是可以随心所欲?

感受着这具前凸后翘曼妙的躯体。

感受着她心脏的跳动愈演愈烈。

感受着她粗重的喘息。

感受着她的身体越来越烫。

感受着她散发出的芳香。

这个已经愈发红润的果实,让人垂涎三尺。宫本武藏心中不由自主一阵炽热。

可一霎间,心中却有一种不安的感觉莫名其妙滋生出来。

仿佛就要坠入黑漆漆的世界。

他下意识的轻轻推开了她。

屋里的老头子,意味深长的吧唧了口旱烟,又小嘬了一口酒润了润被烟熏的喉咙,眼神深邃,不知道正在打什么算盘。。

世界上真的有这么美好的事吗?

也许美好的事都是人自己想象出来安慰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