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一方面,顾烬之却是超级理智地想,他现在身价超然,顾家,白家以后都是他来继承。

更不要说,他还有其他的身份,还认识欧格斯特他们。

陆柠是见识了他的强大,所以想要跟他结婚,以后分他的家产?

理智跟情感,好像是两个小人,在那不断拉扯着。

顾烬之问出这个问题后,陆柠也认真思考了一下。

不结婚就得死,这种理由说出来,顾烬之是不会相信的吧?

要她她也不信。

可偏偏就是事实。

那就得说一个看起来行得通,容易让人信服,合情合理,而且还很合适的理由。

但陆柠想不起来。

毕竟她活了二十几年,就压根没有想过嫁给一个男人。

红色厚重的地毯,两边是雪白墙壁,墙壁上挂着的世界名画,远处还传来悠扬低沉的大提琴声。

陆柠懒得想答案,最后就认真地说,“就跟你不知道为什么对我不反感一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要跟你结婚。”

这个理由听起来好像什么都没说,但是,又好像特别强大!

顾烬之心中两个在PK的小人,瞬间都傻了。

我也不知道你哪里好,但你在我心中,就是谁也替代不了。

正是因为这样的唯一性,所以,才想要嫁给他吧?

顾烬之听到自己声音都在发颤地想要确认一边,“这就是你的答案?”

陆柠知道这个回答,根本不能让人信服,最后心一横,索性直接说,“不跟你结婚我就得死,所以我必须得跟你结婚!不过你放心,只要我们领证就行,结婚以后,我不会管你的任何事情,你哪怕是想要找其他女人,甚至男人也行,而且,到时候看情况,我们再离婚也不是不行。”

顾烬之:“……”

得,这一下粉红泡泡全都被拍灭了!

顾烬之的俊脸一沉,转身就走。

他肯定是疯了!

竟然会对陆柠的话产生期待,竟然会以为她是因为喜欢他喜欢得要死要活,才要结婚?

陆柠一愣,没明白这人怎么突然就生气了,之前不是聊的好好的吗?

而且,自己愿意承诺婚姻后给予他自由,不管是身体还是精神,都出轨了都没有问题。

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麻烦!”

她也有点不爽了,毕竟她本来就是没有心情应付男人的人,如果不是担心出意外,客死他乡,她何必要来粘着顾烬之!

有一个瞬间,陆柠想还不如去找茱莉娅一起住。

但怎么说就是这一晚上,所以她只好还是跟上了顾烬之的脚步。

顾烬之在这里也是有常住房间的,这里是欧格斯特的产业,但其他四个人都自由进出,相当于这里的半个主人。

顾烬之的套房不小,除了卧室客厅浴室衣帽间外,还配备一个书房。

陆柠走了一圈,最后主动走到沙发旁边,她左右看了看,就打算出去找佣人要来一套被褥跟新的洗漱用具。

而顾烬之则是进了卧室后,就再也没有出来,也没有搭理陆柠。

全程都好像当她是空气!

陆柠也有点苦恼,她感觉距离跟顾烬之结婚,实在是太遥远了。

她走到门口,想着去找佣人要被褥,结果一拉开门,就看到门口蹲俩孩子。

十六岁的米修带着十一岁的茱莉娅,眼巴巴地看着陆柠。

“你飞一次给我看看吧,不然我今天睡不着。”

“你就收我做徒弟吧,教我什么都行!”

真是没有经过社会毒打的孩子啊,大好的时间不睡觉,竟然在这里琢磨这种没营养的事情。

陆柠怕麻烦,就想着速战速决,她扭了扭手腕,“那行,去哪里?”

茱莉娅眼睛一亮,“去我哥哥他们的健身房,那里比较宽阔很大,你施展得开!”

“行。”

陆柠跟着他们就要往外走,但米修则是靠谱一些,他探着头往陆柠身后看了看,“四哥呢?”

“你是说烬之吗?他应该睡了吧。”

米修瞳孔震惊。

四哥竟然这样不行的吗,这才多久,就累得睡着了?

再看了看生龙活虎,还要表现飞给他们看的陆柠,米修有点沉默。

回头,得让二哥白郁给四哥调理调理身体,男人这样快可不行!

这座古堡还真的很大,而且自带武器,异常坚固,但陆柠知道这种古堡可不是有钱就能够买到的,她的目标依旧是白园,实际一些。

大不了,等以后白园买到手,她可以做加固嘛。

陆柠跟着俩小的,来到了健身房,巨大的用泳池,各种琳琅满目的健身器材,哦,甚至还有一个拳击台,跟世界顶级赛事UFC用的同规格台子。

“这台子挺专业。”

“你果然是练家子。”米修左右看了看,然后问陆柠,“这里的器械,都可以随便用,你先试试哪个?对了,这个泳池,你可以从这边跳到那边吗?”

好几米宽呢,就是世界顶级的跑酷选手,也做不到。

陆柠摇了摇头,“直接跳过去不行,但你们可以把一个那个充气火烈鸟推过去,让我借力点一下就行。”

俩孩子顿时眼睛一亮,这也很厉害了啊!

“好,你等着,我们去给你弄充气火烈鸟!”

**

顾烬之合并上笔记本,处理完工作后,揉了揉太阳穴。

他其实刚才处理工作,一直有点心不在焉,脑中回荡着的都是陆柠说过的那些话。

一个女人十分想要嫁给你,又不干涉你的自由,甚至允许你出轨,甚至……过段时间就离婚也行。

他没有谈过恋爱,可即便如此,也能够感觉,这样是不对的。

说陆柠不在乎他吧,但是在相处过程中,她处处担心他的安危。

甚至都说出了,不嫁给他就得死的话。

可是,如果说在乎的话,哪个女人会愿意让自己的丈夫出轨的?

顾烬之没有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因为女人的事情而困扰,毕竟他很早就决定过,要终身不娶了。

可那人是陆柠啊!

是他二十多年来,遇到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如此有趣的女人!

顾烬之侧耳听了听外边,静悄悄的,那个女人现在在干什么?她会不会很难过,自己不搭理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