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霍格沃茨的自然魔法 >  第五十四章:小蛇的谋划

六年的女级长艾丽莎·沙菲克看着猎物已经上钩,也开始了下一步的谋划,或许在这场关于布里的争端中,布里才是核心,但也有例外。

“我是沙菲克的长女,凭什么要让我下嫁给一个暴发户的草包?”

艾丽莎板着脸,她长相极为出挑,不过严肃的表情生生减分不少,她相信自己的陷阱能结束这场愚蠢的联姻,她早就已经和伯纳德的叔叔一脉打了招呼,伯纳德输定了。

……

“院长?”

今天是周末,布里很早就起床准备去角楼研究自然魔法,但却遇到了一个他意想不到的人,斯内普。

“和我来。”

没有多余的话,斯内普转身向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布里紧忙跟上,他倒是没有想出斯内普有什么事会来找他的。

“我听说你找寻找恍惚草?”

斯内普直接开口询问,但却没有给布里反应的时间又道:“别做什么愚蠢的事情,炼金术可不是开玩笑的,你最好呆在你的角楼里制作,那里有一些魔法能保护你,别像个巨怪一样炸了宿舍。”

听着斯内普的话,布里就知道他一定是从邓布利多那知道的,不过斯普劳特教授还没有来找布里,看来是被邓布利多那卡住了流程,真是一只什么都不懂的老蜂蜜罐子,学生学些课外的知识也不允许。

“你有没有听进去。”斯内普弯下腰,直勾勾盯着布里。

“有的教授,我明白了。”

斯内普直起腰,满意地点头,然后开始说他今天要布里过来的正事。

“我想斯莱特林现在的状况你也清楚了,小蛇们无利不起早,你也明白,那么你的选择是什么呢?”

“这可是一次能荣耀、地位、权利加身的机会,我竟想不到小马尔福竟然会夸赞你的天赋,还让整个纯血圈都知道了你的存在。”

斯内普自然是不清楚布里红眼睛的事情,小蛇们并没有告诉他,因为斯内普的位置很尴尬,纯血家族们不清楚他是偏向那一边的。

或许是邓布利多、或许是他自己……

布里有些无奈,这件事又不是他的本意,却给他带来了这么多的麻烦。

“我想我并没有想过利用这种手段在斯莱特林获得这些所谓的荣耀、地位、权利,我想魔法比这些更高贵。”

斯内普挑眉。

魔法?

好吧,这符合布里·欧德的性格…

斯内普这样想着,也放心了不少,他可不想自己的学院出乱子,这些小蛇们不动的时候安静得不行,但一旦有了目标,那可就各种手段频出,防不胜防,他在霍格沃茨求学时已经见识过了。

“既然如此,那么请牢记你的选择,我会看好那些小蛇,让他们别来烦你学习,也希望你能有些成果……不过我不想在期末看到你的考试成绩上不是O。”

O,考试最高的分数,布里清楚。

“我会拿到年级第一的,这对我来说并不困难。”

“当然,谁不知道欧德书呆子的名声呢,赶紧离开吧,或许你想帮助魔药教授处理鼻涕虫。”

布里可不想处理鼻涕虫,他紧忙离开了斯内普的办公室,不过今天的这场对话是谁安排的?

斯内普自己还是邓布利多?

布里总感觉邓布利多十分关注他,是与救世主不同性质的关注,更像是警惕。

“请欧德先生留步。”

“有什么事吗,我想斯内普教授会处理好一切,道歉礼就不必了。”

布里是在开玩笑的,而对面的艾丽莎也明白。

“我想我不需要道歉,我是来与欧德先生做一场交易的,与之前所有人的交易不同。”

艾丽莎示意一个方向,布里想了想也没拒绝,跟着走了过去。

“请说吧。”

布里也想看看是怎么的不一样,不就是拉拢他吗,允诺利益,结成利益关系,互惠互利,当然也有一些自大的家伙想要让布里臣服归顺,但这不可能。

“是关于伯纳德的事情……”

艾丽莎端详着布里的眼睛,此时纯黑的瞳孔看不出一丝想法,如同施展了大脑封闭术一样。

她木着脸道:“伯纳德知道你眼睛的秘密,并且他没有再选择拉拢你,他找了人想准备在关键时刻揭露这个秘密,让你陷入一个危险的境地。”

“我不清楚我的眼睛会给我带来什么危险。”

难道学院里有斯莱特林的敌人?

说真的,布里都不清楚自己是不是斯莱特林的后人,一双眼睛真的能代表身份吗,答案是不确定的,何况布里心中也对此不确信,因为他没有与蛇对话的能力,或许蛇会亲近他,但恐怕只有死去的蛇的灵魂才能和他交流。

艾丽莎有些意外,她没想过布里会这么不谙世事,似乎想到了布里是福利院出身的孩子,她没有在意,为布里解释道:“现任的校长是格兰芬多,而斯莱特林与格兰芬多的纠葛早在立校之初就产生了。”

“我想现在的霍格沃茨是容不下斯莱特林后裔的,何况…”艾丽莎深深看着布里,她其实一点也不想提及那个人。

“神秘人就是上一任的斯莱特林后裔,你知道的,他成为了黑魔王。”

布里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原来如此,怪不得邓布利多会这么…不对,邓布利多应该还不知道自己眼睛的事情,可是也已经这样关注自己了。

布里有些懊恼,他对巫师们不够警惕,红眼睛被太多人知道了,可是布里又没有办法在极怒的情况下控制它的出现。

看着布里沉默思考,艾丽莎也没有打扰,她相信布里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而布里看过书,他对十年前黑魔王作乱,邓布利多成立凤凰社对抗伏地魔建立的食死徒组织的事情有些了解,很明显,邓布利多将黑魔王视为敌人,而若是布里暴露了这可能是斯莱特林后裔身份的红眼睛,那么,邓布利多就不会再这么温和地盯着布里了。

“我想,你不是威胁我?”布里看向她。

艾丽莎板着的脸上勾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她道:“这是合作,我帮你除掉伯纳德,你帮我收留一个人。”

“我知道你一直躲在塔楼的某个位置,我需要这样一个地方,这并不是困难的事情。”

真的这么简单?

“是什么人?”

艾丽莎明白布里的顾虑,但她没有细说,只是道:“一个对你没有危险的人,也对霍格沃茨没有,她只是想离开这,活得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这是我和她父亲的交易。”

“我想霍格沃茨有很多可以藏人的地方吧,何况帮我对付伯纳德…你和伯纳德有仇?”

布里知道其中没有这么简单,艾丽莎这个女人有些难对付,心思太多了,让不了解她的布里有些不想合作。

“看来没有瞒过你,伯纳德是我的未婚夫,这是家族联姻,但我不愿意。”

“还有一层原因是这次想对你投资的人太多了,我需要一个强大的盟友……嗯,或许在斯内普教授的目光下会收敛一些,但他们不会放手的,他们之中可有不少人与…食死徒有关系,而据沙菲克家族的可靠消息,神秘人很可能没有死。”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那些高年级的人开始对他青睐起来。

“我可不认为我会是下一个黑魔王,也和神秘人不会有牵扯!”

这件事出乎了布里的预料,他只想好好地学习魔法,怎么与斯莱特林学院扯上关系的事情都这么复杂,实在是让他头疼。

艾丽莎听到布里这么说,眼中的诧异更浓了。

“你可真是一个奇怪的斯莱特林,斯莱特林的人这可不在意你的想法,他们只会在意你能为他们带来什么。”

“我的选择也很多,但是你是最优选,在许多纯血都青睐你的情况下,与你结盟我才敢没有顾虑的出手对付伯纳德。”

“说说你的计划吧。”

布里暂且同意了,只是收留一个人,没什么大不了的,现在看起来这个艾丽莎已经安排好了。

“对付伯纳德很简单,他们家族允许家族内部的争夺,虽说死亡是一个刺眼的词汇,但利益能蒙蔽他们的双眼。”

“我会以你的名义约伯纳德前往禁林,有人会对付他的,当然,我需要到场,一些表面上的样子还是要做足的,不然对邓布利多和霍格沃茨都不好交代,邓布利多插手会很麻烦。”

“若是可以的话也希望你能去,因为我得在那时候把人交给你带走。”

布里思索一二后道:“可以,如果你找不到我,你可以去询问皮皮鬼我的位置,我会与你在斯莱特林门口会合。”

艾丽莎挑眉。

“当初的大粪球是你做的?”

大粪球可将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弄得一团糟,让整个学院成为了一段时间的笑柄,而罪魁祸首就是皮皮鬼,可惜众人对它没有办法,就是斯莱特林的血人巴罗也只能恐吓皮皮鬼别再靠近斯莱特林。

“这件事可和我没有多少关系,主谋不是我。”

艾丽莎听出来了,没有多少关系是有一些关系,不是主谋就是有参与其中。

很好,艾丽莎摆出了一副级长的样子,木着脸严肃道:“希望下次不要再有这样损坏斯莱特林名声的事情发生了,你也是斯莱特林,应该对学院保持荣辱共进的心态。”

“我无法控制皮皮鬼,我想你是误会了,我只是提供了一些原材料,再无更多。”

艾丽莎不信任道:“但愿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