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攻击都是有效的,被击中却又是假的。这种幻术就是止水的瞬身术吗?”

“但以我从止水的已知资料来分析,他可从来没有一次让所有分身和实体被同时击中。”

“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奏效,但现在也只能试一试了。”

对面的云扯了扯嘴角:“有必要这么认真吗?”

卡卡西的右手再次雷光闪动,同时分身也伸出右手。

雷遁,雷传!

一瞬间,雷遁查克拉形成的雷电被拉成锁链,两个卡卡西瞬间左右闪开并开始突进。

“唰!”

雷切形成的锁链将五个宇智波云全部包围,卡卡西与其分身一拉。

“砰!”

地面被雷电击成黑色,五个宇智波云同时消失在了原地,就像被雷电蒸发了一般。

“成功了吗?”

沉吟出声的卡卡西回过身看向身后的空地,然而下一刻。

“噗!”

卡卡西的影分身化作烟雾散去,一柄长刀也在其身后落下。

“唰!”

长刀从其肩膀划下,但被劈开的却仅仅只是一根木块。

替身术吗?

“从雷传结束之后就布下了替身术,看来你对自己的猜想也并不肯定啊!”

云的声音响起,四周失去了卡卡西的身影,场面一时间有些安静。

训练场外的大树上。

水门看了看旁边的止水问道:“没有一个是本体,所有的攻击都是由本体发动,但一击既退的情况下幻术让其以为是每个分身都是实体。”

一旁的止水微微点头:“每一次攻击落下都会是一次写轮眼幻术的重置,一开始的分身晃动过后,卡卡西就已经挣脱不了了。”

水门有些疑惑问道:“卡卡西的那颗眼睛,万花筒也不行吗?”

止水摇摇头:“这里面的因素很多,卡卡西并不是宇智波一族这是一点,万花筒只有一支是一点,万花筒没有开启也是一点……”

水门呼出一口气:“有时候还真是羡慕啊……宇智波一族一旦开眼达到三勾玉的时候,最差都能有一个特别上忍的实力。”

“而普通的平民忍者,从忍者学校毕业后仅仅只会三身术。这个时候指导上忍的重要性就出现了,但实际上哪怕是指导上忍,也并没有会很多忍术。”

“卡卡西是个特例,且旗木一族自朔茂前辈后也并不缺忍术,再加上写轮眼的复刻能力……”

一旁的止水闻言点了点头:“事实上,从中忍开始能够有一两手秘术就已经很强了。大多数的下忍中忍,甚至都只会一两个C级或者B级忍术。”

说着止水看向水门:“四代大人,现在的宇智波并不会吝啬一些火遁忍术。而且无论是自来也大人还是您也好,都是从平民忍者中出现的天才。”

话音落下,水门想了想回道:“真正的平民是自来也老师和三忍之一的大蛇丸前辈,我……其实也继承了波风这个姓氏。”

说着水门笑了笑:“关于宇智波开始担任指导上忍一事,就从明年开始吧。毕竟很多东西还需要和三代大人商议,无论是猪鹿蝶还是搜查班的另外两家。”

得到肯定的答复,止水心里松了一口气,这是云交代给他的任务,指导上忍中必须要有宇智波的存在。

而这也是为了与木叶下一代的中坚战力形成羁绊,且在以后能够形成一股力量。

……

与此同时,训练场中躲藏于大树后的卡卡西拼命压抑着喘息。

都不是本体吗?

幻术,解!

果然,写轮眼的幻术并不是这么容易就能够解开的。

以写轮眼的幻术辅助,以瞬身术为攻击的根本。这是止水在第三次忍界大战中赖以成名的力量,无论是雾隐还是云隐,都有着宇智波止水的名号。

而现在这种力量,竟然能够被仅仅只是九岁的宇智波云掌握。

带土,不亏是你们宇智波一族的天才……

不过,我也不会是这么容易就能够轻易干掉的。

既然己身已经中了幻术,那么……

影分身。

通灵·土遁·追牙之术!

训练场内此刻只有我和云的存在,那么以训练场为范围,第二个有着味道存在的人,就是宇智波云!

“找到你了!”

一瞬间,因为通灵术所散发的烟雾,云也在此刻锁定了卡卡西的身影。

“唰!”

长刀落下,但早有准备的卡卡西本体早已消失不见,被斩断的仅仅只是一个影分身而已。

“汪!呜呜呜……”

训练场的一角,刚刚瞬身落地的云面前突然从地底钻出的数条大狗。

皱着鼻子一脸凶狠,张开血盆大口便朝着云咬了过来。

“砰!砰砰……”

一拳一个小可爱,八忍犬被云全部揍飞了出去。

“呜呜呜……好痛!”

倒飞出去的八忍犬落地滚了两圈再次奔袭而来,毕竟考核而已,云也不好杀两条炖狗肉。

不过在通灵之术的牵动下,已然闭上眼睛不再理会自身五感信息的卡卡西,此刻也找到了云的真身所在。

“吱吱吱……”

雷鸣声的响起让卡卡西的速度一再提升。

雷遁,双雷震!

一瞬间,S级忍术下双手雷切的卡卡西猛然奔向被忍犬钳制住的云。

“啪!”

再次一拳将忍犬踢飞顺带还撞了几只,云怒骂道:“再冲回来就宰了你们今晚吃狗肉!”

空中一个扭身回旋的帕克再次冲回,并且说道:“卡卡西说你不会杀我们的,只是考核而已。”

卧槽?

云看了一眼瞬间而至的卡卡西,直接一个瞬身腾空。

“你们这是作弊啊!”

帕克领头,八忍犬再次锁定了云的位置,下方的卡卡西也换了方向。

“简直离谱!”

怒斥一声后的云皱了皱眉,双眼中的三勾玉飞速转动,这次得认真了。

不能用的力量太多了点,节奏乱了。不过也只能说不愧是卡卡西,和杂鱼有着本质的不同。

“吱吱吱!”

雷切的声音忽然如同千鸟一般,卡卡西双手上的雷电此刻也如同熄火一般。

还没冲到云的身前,雷切的电光便消失殆尽。

“啪!”

卡卡西倒在地上不停喘气:“认……认输了。双雷震的消耗,太……太大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