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黑科技:开局手搓光刻机 >  第十六章 天渊

大瀛——南瀛区。

池别市——东镇路郊。

尚算安谧的午后,晴空雨,一辆驶过田间的小巴车。

久奈子把脸凑在窗帘的缝隙旁。

因为旁边的大叔在打鼾,即使是缝隙透过来的光线她也得用手遮掩住。

加班这种事情,怎么样也喜欢不起来。

但当做旅游的话,还是可以勉强安慰下自己。

她小心翼翼的捂住手机的声筒,然后将车窗外的景色拍下。

配上一段填满可爱表情的文字,打算发到LINE上去。

【很喜欢(!^▽^!)】

【漫画场景(@[]@!!)】

【我也想要O(∩_∩)O~】

然而,久奈子,却迟迟没有发送。

该怎么形容这个小镇呢?

好纠结。

用少女吗?

就用少女吧。

在午后酣睡的少女?

那么就是,午后的乡下小镇,像……气球一样?

唉?

窗前,

转眼间,

原本静谧安详的小镇,突如同气球一样膨胀鼓起数十米高,随之整体板块龟裂炸开,最后在重力的效果下,轰然砸进下方显露出来,近十公里直径的天渊巨坑中。

三秒后,久奈子听到了仿佛要击穿耳膜的轰烈声,为刚才那一番地狱般的场景配音。

七秒后,整个小巴车,就像是个破塑料袋,被冲击波搅碎。

一枚普通核弹的爆炸威力,大约相当于两万吨TNT烈性炸药。

杀伤半径在五公里左右。

放在现实尺度中,一个地级市的一个中心市区,面积大约为一百平方公里,一个县面积大些的县城,为一千多平方公里。

也就是说,一枚核弹丢在离你家远一些的市区,你也就看到个闪光。

所以,不丢到你头顶上的话,跑一跑还是来得及的。

而现在,面积为五百七十六平方公里的池别市,连同周遭三百余平方公里的地区,只剩下残骸在淅沥沥的雨声中。

——

【仓库】

积分点:-999126

在林折快要死的时候,竟然被系统强行喂下了一颗延寿丹。

然后三分钟的锁血,让他从地下六公里的地方,被炸翻到了地表。

林折微微张嘴。

想说话,可是什么也说不出。

就是有点想笑。

自嘲的笑。

原来我还有主角光环这种东西的吗?

林折向四周望去。

周围都是废墟,或者说是泥浆。

反物质与正物质的结合湮灭,然后变成纯粹的能量放出。

他缓缓的站起身,感觉自己的一切状态都还好。

但就是有些脱力,一瘸一拐的走着。

双脚很快就被划破,鲜血淋淋。

但依旧一切都还好。

因为活着就挺好。

走了大约三十分钟,他终于看到了一些残破的建筑。

两个小时后,除了淅沥沥的雨声外,也可以听到其他声音了。

举目之间,皆是地狱,遍地哭嚎。

林折麻木的在破旧的建筑中翻出几件残破的衣服,叠在一起套在了自己身上。

这时候,一个被卡在卷曲的承重墙中的青年发现了他,急忙抓起手边沾满鲜血的碎石,向林折的脚边丢去。

林折愣愣的看着那块勉强滚到自己脚下的石头,转过身,却没有任何后续动作,就站在原地与那个青年对视着。

林折听不懂日文,但对方说的也不是日文,而是快要被口鼻中的血浆呛死,含糊不清的呕呜声。

对方伸着仅能活动一半的左手臂,拼命的招呼着。

迟疑了许久的林折,最后还是缓缓的靠了过去。

而就在他终于靠近这个青年时,对方猛地吐出一大口脓血,手臂像是断掉般向前一触,最后在距离林折差一点点的地方,永远的停住了。

——

五个小时后,林折像是一路爬山一样,爬到了这个巨坑的边缘。

一个穿着蓝黑色消防服的人注意到了他,急忙跳下坑坐滑着冲过来,扶住林折后将他紧紧抱住,随后彻底没了力气,瘫软下来的林折,被担架抬到一个帐篷中。

帐篷虽然很大,但很闷,很挤,很热,很吵。

但在这里面的人,只有林折才会注意到这些问题。

在确定林折的身体正常后,蓝黑制服的人试图和他交流,当林折说出一句中文的听不懂后,对方愣了一下,然后急忙跑出了帐篷。

片刻后,一个中年汉子冲了进来,他喘着粗气跑到了林折的地方,四处盼望后,突然用中文大喊道:“洋洋!”

然而并没有人回应他。

最后他将目光放到了林折身上,嘴唇发白的问道:“你,是中原人?”

“对。”

“啊!”中年人听到他说中文后,咚的一声瘫坐在了地上,痛苦的抓向自己的脸。

片刻后,他又猛地砸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狼狈的爬着站起身,走到了林折面前,

“你懂得一些基本的医护吗?最基础的就可以!”

林折微微张嘴,随后摇摇头。

“会搭帐篷吗!会开车吗!”

林折依旧摇头。

“好,那你跟着我到四号线,去抬被吊上来的伤员。”中年汉子不由分说的抓着他的手臂往外走,然而却听林折突然很小声的说道。

“我们为什么要帮……大瀛?”

林折想把胳膊抽出来,但是抽不掉,中年汉子用的力气很大,也很急,林折猛地站住后,他手里还在用力,差点把林折拽到。

随后中年汉子诧异的转过身,在这嘈杂满是哀嚎的帐篷中,他没听清林折在说什么。

“中原和大瀛,不是世仇吗?”

中年汉子一时间没能理解林折的话,整个人都僵住了一下,嘴微微张开,可没发出声音,随后表情变得愤怒起来,他疯狂的用另一只手指向旁边一个又一个躺在床上不停哀嚎的人,但嘴里紧紧咬着牙,双眼血红的依旧什么也没说出来。

最后,中年汉子像是被刚才的愤怒抽干了所有力气似的,松开了林折的手臂,呢喃着发出声音:“大瀛……就当做帮帮我好不好,藤美,还有洋洋……就当做帮帮我好不好?”

林折:“……”

“求求你了,帮帮我,帮帮我这个中原人。”

“我并不……算了,”林折叹了口气后,犹豫着说道:“我知道一些基本的医护,曾经在大学里做过志愿者,仅限于普通外伤的初步处理。”

中年汉子一愣,想再次抓住林折的手臂,但这次却犹豫了,他急忙换了一个方向,带着林折向另一个帐篷出口走去。

“行!那跟着我去A区,那里急缺医护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