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全民领主:我的兵种不可名状 >  第十八章 干净的水

蠕动河流的效果1十分实用,对于植物增长速度的提升十分恐怖,只要顾晓攒够金币,建造出鱼腥果林。想来混种和将来的深潜者应该是不愁食物了。

但更让顾晓感兴趣的,却是蠕动河流的效果2和效果3.

他当即命人送来一只小松鼠,想要试验下蠕动河流的能力。

先是试验下效果2,顾晓决定亲身来体验一下,用匕首在右臂上划开一道小口子后,就想要捧起一捧水喝入腹中。

可是这不下手不知道,当顾晓真的将手伸入蠕动河流中,真正亲手体会蠕动河流的触感时,他才明白。

想要将这条河流的水喝入口中,那都是一件无比勇敢坚强的事情。

实在是这条河流的水质太过诡异。

手伸入其中,仿佛伸入的压根就不是什么河流,而是由无数条无比细小蠕虫堆叠起来的虫窝。

神性状态下,顾晓感知变得无比敏锐。

他甚至能够无比清晰的感受到,手心手背,有无数条细丝一样的东西,在自己手上蠕动。

那种感觉,滑腻潮湿,就像是把手按在蟾蜍黏腻的后背上一样。

这种触感,便真就像是无数蟾蜍,用黏腻的皮肤将你所包裹。

更别提这蟾蜍的皮肤还像活的一样,不断蠕动。

顾晓猛咽一口口水,想要狠狠心喝上一口。

可是那滑腻腻的触感,让他始终无法下得去嘴。

这感受,如果喝进喉咙里,怕不是不亚于和癞蛤蟆亲嘴。

他心一横,右眼一闪。

一道冰冷的波从右眼中蔓延而出,游走全身。

所有感情被剥离,他进入了‘深海’模式。

深海模式下,顾晓不再觉得蠕动河流难以接受,只是从利弊的角度分析,蠕动河流能够治疗伤口,很有饮用的价值。

于是毫不犹豫捧起一口,喝下肚中。

捧在手中的蠕动河水,不像是流水一样水花四溅从指缝中流走,而是如同一整块充满黏性的橡皮泥一般,在顾晓手中摇晃颤动。

顾晓毫不犹豫将这一汪‘橡皮泥’塞入口中。

水一入口,味道却不像是顾晓想象的那样难喝,反而带着点腥甜。

如果忽略掉那诡异的口感,只评价味道,顾晓反而能给这种河水一个很高的评价。

腥甜的河水进入口腔,没有跟随着重力匆匆落入喉咙,而是如同情人细致的抚摸一样,蠕动着,流淌过顾晓整个口腔才从喉咙口流入。

临进入喉咙口时,那蠕动河水还调皮的弹了下顾晓的小舌头。

好在顾晓早已开启了深海状态。不然单单这一弹,就够他干呕上半天。

蠕动河水顺着喉管向下延伸,流过的每一寸喉管,都无比温柔无比细致的‘按摩’。

神性状态下,顾晓甚至能够感受到那摊‘东西’在自己喉管中缓慢的蠕动着,既不上也不下,哽在那里引起身体本能的干呕感。

不过‘深海’状态下,克制一点身体本能倒也不是件难事。

顾晓反而仔细体会起蠕动河水的细微变化起来。

他敏锐的发现,所谓的治疗身体并非虚言。

自从河水刚入口中时,‘它’便在以缓慢的速度不断分解着,分解为无数细小的颗粒,深入到黏膜中、血管中,沿着布满全身的循环系统集中到创口位置,集中修复创口。

等到蠕动河水彻底落入胃袋,这种分解速度陡然增快。

蠕动河水就像是有思维有智慧一样,知晓自己到达了终点,飞速分解为了两部分。

一部分就是刚才所说的活性物质,进入循环系统集中到创口。

一部分则是纯净的水分子,留在胃袋中等待身体吸收补充水分。

完整的体会过蠕动河流修复身体的过程,顾晓决定给蠕动河流打一个五星好评(深海状态下)。

他手臂上的伤口竟然在仅仅一口河水的作用下,就已经飞速止血结痂了。

这强悍的治疗效果,也确实不辜负它白银级的评价。

结束了对于蠕动河流的测评,顾晓的理智认为是时候关闭‘深海’模式了。

结果刚一退出‘深海’模式,那种残留在喉咙中的蠕动感就把顾晓搞破防了。

那种仿佛吞进去一个活物,活物在喉咙中乱动的感觉,直接让顾晓原地崩溃,抱着一棵大树在树下大吐特吐。

这下子好了,一口蠕动河水,最后只剩下那一部分治疗身体的活性物质留在了顾晓体内,剩下的留在胃袋中的水分子被顾晓尽数呕吐了出来。

“呕,yue,咳咳,哗啦啦……”

顾晓一只手把住大树,弯腰把脸朝向地面,口中把早上吃的烤松鼠都呕吐了出来。

十多分钟过去,他才止住了恶心,苍白着脸,虚弱的住着一个木棍走了回来。

对于蠕动河流的测验还有一半没有进行。

不然顾晓早就回木屋床上去躺着歇一会了。

这一次顾晓没执着于事必躬亲,让沃尔特把小松鼠放入河中。

小松鼠不属于顾晓麾下,正好可以用来测验蠕动河流的效果3.

只见那只松鼠落入河中后,就仿佛是身处于最普通的河水中,扑腾了两下子,就从河中扑腾了上来。

之前顾晓饮用河水时的种种异象,什么蠕动、滑腻,却全然没有出现。

小松鼠只是最开始呛进去了几口水,然后就没事人一样在岸边抖了抖身子。

完全看不出喝了一口史莱姆的模样。

见到此,顾晓心中悲愤起来。

怎么着?就可着自己人欺负呗!

可还没等他心中怨念升腾,那边原本看上去活蹦乱跳的小松鼠突然身体迟钝了起来。

身上的皮毛开始脱落,在身体上形成了一个又一个裸露下层皮肤的圆形创口。

而掉落在地上的皮毛则慢慢湿润,化为了一条条细小的流水,汇入蠕动河流中。

紧接着,不单单只是皮毛脱落,小松鼠的皮肤开始一块块掉落。

掉落的皮肤下,露出了腥红的肌肉组织,以及流动着鲜血的血管。

很快,脱落的速度仿佛达到了一个拐点,猛然加速起来。

几乎是肉眼可见的,小松鼠肌肉脱落,化为一条条流水;血管被腐蚀出一个个漏洞,可漏洞中涌出的却不是血液,而是澄澈干净的水源。

小松鼠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吱吱疯狂尖叫着。

但已经太晚了,于事无补。

它的一颗眼球从眼眶中脱落,落在地上化为一滩流水。眼眶下暴露出的血管中,血液和脑浆一同飞射着,使得这只松鼠宛如是一个被戳爆了的气球。

在半空中,殷红的鲜血和黄色的脑浆化为了一滩滩流水,汇集在小松鼠身体下。

不,用身体来形容已然不太合适,‘尸体’这个词语会更贴切一些。

很快,就连尸体也不太合适了。

原先小松鼠的位置只剩下一滩缓缓流淌的清水,澄澈、干净、纯洁、无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