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火影之破晓来临 >  第二十九章 弥彦:霁,我真的会谢

吃完饭,六人坐在院中,抬头望天,点点繁星在点缀在夜空之中,像是一颗颗闪耀的明珠,把点点光辉汇聚在一起,比不上太阳的辉煌,也比不上月亮的清澈,但却能照亮四人的心头。

“好美啊”

“什么时候我们的国家也能看到这样的星空。”

玖辛奈和水门听后互相对视了一眼,本来有些不解,只是常见的夜空,四人为何露出如此夸张的表情。现在有些懂了,两人慢慢退回屋子,没有再继续打扰他们。

随后弥彦、霁和小南也悄悄地向屋内走去,长门沉迷于这美景之中,丝毫没有察觉……

水门站在灯的开关旁,感知着长门的查克拉,向四人比着OK的手势。

长门慢慢回过神来,看到身后不见的四人,抿着的嘴微微抽搐了下,这些家伙,都不知道叫我一下的嘛。

随后走向唯一亮着的屋子,听到弥彦和霁的打闹声,玖辛奈姐姐和小南的笑声,缓缓地推开了门。

在推开门的刹那,唯一的光源熄灭了,长门不适的眨了眨眼睛,随后看到一圈蜡烛微弱的火光,是蛋糕上的蜡烛啊……

透着有些摇曳的亮光,看着五人笑着看着他,长门愣在原地,眼眶突然有些湿润,长门低头用袖子擦了擦,走了进去……

“生日快乐!”大家共同喊道。

“来许个愿吧”玖辛奈如此说着。

……

“多谢款待。”四人同时向水门和玖辛奈鞠躬道。

“要时常找我来玩啊”玖辛奈有些不舍。

“哎呀,完蛋了完蛋了,半藏大人不知道我们来木叶了,昨天肯定找了我们一晚上!”弥彦脸色有些慌张,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长门,“咱俩该怎么交代啊~”

长门也咽了咽口水,不知道该怎么办,随后看向霁:“霁,你鬼点子多,快想想办法。”罕见的说出了那么多话。

“这个好解决。”霁翻了翻白眼,随后向弥彦走去,“不过就需要弥彦的配合了。”

弥彦毫无防备的看着将手搭在自己身上的霁,像是抓住最后救命的稻草,眼神希翼道“怎么配合?”

随后两人便出现在半藏的办公室,此时半藏脸色有些疲倦,看着突然出现的两人,先是欣喜,然后质问:“昨天你们跑哪去了?”

本来准备给长门过生日,礼物都准备好了,四人突然一起失踪了,一点消息没有,可把自己吓坏了,一夜都没睡。

弥彦整个僵住的身体缓缓看了下旁边的霁,咽了咽口水,伸手去拍了拍霁,果然,化作烟雾消散了。

“那个,半藏大人,您听我解释”弥彦声音有些颤抖,嘴唇微白,磕磕巴巴的说着。

如果弥彦受到了神曲的洗脑,一定会对霁唱道:听我说,谢谢你,因为有你,温暖了四季~

“呵呵,解释吧”半藏阴森的声音传来。

霁看着眼前的四人,拍了拍手,很轻松的说道:“呐,解决了。”

小南和长门松了一口气,略微弯着腰作放松状。

看到眼前的三人,水门额头好像浮现了汗水,讪讪地笑着,“可…可真是好办法啊……”

玖辛奈呆呆的竖起大拇指,喃喃道:“牛啊,还能这么玩。”

“首领,不就是用了背黑锅的吗?”霁天真的发出了邪恶的宣言。

水门想到了自己的梦想,有些庆幸。【还好霁没有回木叶】

——————分割线——————

“长门,这是你的礼物”半藏在简单训斥了三人后,没好气地拿出了一把查克拉刀,随后又瞪了瞪三人,拂袖离去。

“半藏大人还是挺好说话的嘛”霁感慨道。

“那可不!全把气撒在我身上了吗!嘶”弥彦猛然站起身,想要向霁扑来,可身体一个踉跄。

眼角一青一黑,瞪着霁。我知道你坑啊,没想到你这么坑啊,大早上把我一个人留在这,硬是吃完午饭才回来的!

时间稍稍前移…

气愤的半藏看剩下的三人迟迟未来,目光恐怖,冷笑着对弥彦说:“弥彦啊,来,听说你最近修行的不错,来,陪我练练。”

还未等弥彦回答,就强行带着弥彦走向了训练场,随后便是单方面暴打,最离谱的是,旁边有一个医疗忍者,半藏美其名曰说:“训练难免会受伤,有个医疗忍者还是能避免出现意外啊~”

“再者说,小忍村,医疗忍者需要用心培养,正好还能找个人练练手”这话让弥彦人都傻了。

随后便是暴打→治疗→暴打……

整整一个小时啊~不论是谁,气都消了。

“啊哈哈,那个,小南的花还没浇水,我们就先回去了”霁看着眼前惨不忍睹的弥彦,打着哈哈,带着小南就逃离了现场。

“弥彦,我的书呢!”角都此时从敞开的门走了进来,渴望的看着弥彦,简单的运用了下书里案例的套路,真的在火之国骗到了钱,这让角都更加渴望得到后续的内容。

得到甜头的角都表示,脑子不好才打打杀杀,知识才能改变命运。

“啊哈哈,我今天一定给你要回来”弥彦讪笑着,心想【正事没办,挨了顿打,这都什么事啊】

“这是你第六次这么回答我了”角都的脸色阴沉,目光凶恶,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

“长门,受累,帮忙跑一趟吧…”弥彦弱弱的说道。

……

“这也不行啊”霁用万花筒看着眼前的长门,有些头疼,本来想着用幻术将那些知识传给长门,可怎么都破不开防啊,他不想回去,一旦被角都抓到,估计一时半会脱不开身。

“啊,对了。”霁想到了什么,随后只听一声,“通灵之术。”

看到眼前的深作仙人,霁还没有等深作仙人开口,就说:“深作仙人,帮我叫弥彦的家伙。”

深作仙人眯了眯眼,有些头疼,道:“霁啊,逆通灵之术不是这么用的啊”

“这次保证没事,是他要找我,身体一时不便!”霁拍着胸脯保证着。

深作仙人用怀疑的打量着,“好吧”随后结印拍地。

弥彦有点懵的看着四周,在看着与自己有着联系的深作,反应了过来,喃喃道:“还能这么玩。”

深作看没有过激反应的弥彦本松了口气,但听到这句话,和霁上次的话给他的感觉很是相似,头就更疼了。

……

忙完,回到妙木山的深作仙人,通过“通讯蛙”给自来也发了条咨询。

“哈,老大怎么要备止痛药啊,人类的药它也能吃吗?”自来也不解的喃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