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穿越大反派:朕天生反骨 >  第二十四章 大战

“臣救驾来迟,还请吾皇恕罪!”

半空,白靳白衣似雪,宛如脚踏虚空而来。

“你是谁?”墨红袖抬头,神色凝重的看着忽然出现的男人。

“陛下,陈锦已在江边接应,你且先走......”

白靳落地,径直的向着李炎走去。

“好。”李炎点点头。

“当我不存在吗?”

对面,墨红袖气愤不已,感觉被人羞辱一般。

“你在说话?”

忽然,白靳转身,随意的瞥了女人一眼。

目光微微,却让人不寒而栗。如剑似刀,深邃冰寒。

“你是谁?”墨红袖再次开口问道,同样不甘示弱的将目光迎了上去。

“白靳。”白靳淡淡一语,随口问,“你又是谁?”

“你就是东土剑仙白靳?真想试试你手中的剑到底如何,是否真如传说中那般厉害。“

“请。”白靳面无表情,随性而语。

“那便不客气了。”墨红袖嘴角一动,接着大剑东去。

对面,白靳随意的扫了女人一眼,顿时眼眸一亮。

“好剑法,当饮一浮白......”

“嗡嗡......”

话未落,墨红袖便出现在眼前,人剑合一,如光似电,速度之快闻所未闻。

“好酒!”白靳一退,半空中左手拿着葫芦酒壶。

豪饮一口,心满意足的大笑一声,随后他停浮在半空,不再后退。

目光幽幽,炯炯有神。

“不错,你有资格让我出剑!”白靳收起酒壶,开始严阵以待,“报上名来,吾之剑不杀无名之辈!”

“墨红袖。”墨红袖定目,玉手舞动,掌心聚法控长剑,“请赐教!”

“剑来!”半空中,白靳大喝一声。

风起,云散。

墨红袖红衣划长空,只留残影惹尘埃。

大战,启。

没有过多的秘法神技,此刻二人化繁为简,双剑对抗。

“秒呼,再来!”白靳露出微笑,赞赏的看着对方。

“看剑!”

墨红袖快速变幻身影,如同自己已然和长剑连为一体,看红剑破九天。

那剑影所过之处,山崩地裂,万石俱碎。

她一路高歌,踏浪而上,步步紧逼。

“爽哉,继续!”

上空,白靳一退再退,始终高立于女人头顶上方。

不知何时,二人已经将战场拉在了凤鸣山林。

大树之巅,白靳脚踏枝叶,一把长剑漂浮在侧。

对面,树梢顶上,墨红袖长剑在手,平静的看着对方。

“观你剑法并非东土门派之修,想来便是另八州中人......”

“是与不是,那又如何?”

清风,吹打着墨红袖的万千青丝。

“染指我大启国事,那便留不得!”白靳眼中寒光一现,双指一弹,长剑震动,“死!”

此时,李炎抱着陈雪依走出了凤鸣山。

“墨红袖已经知道我的身份,眼下是不能回去池山了!”山顶,李炎俯视江边池山城,又将目光看向了怀里的女人,“若是你醒来要恨朕便恨吧......”

久久,有人影浮现,至山脚而来。

“谁?”

“陛下,臣是周虎。”

“周虎?”李炎暴而怒视,叫嚣道,“尔等再来迟半刻怕要为朕收尸了,哼!”

“臣等罪该万死!”众人连连跪倒在地,惶恐不安的低下了头。

“罢了,暂且饶你们一命!”李炎一挥手,继续说道,“走,回曲安。”

然而,就在所有人离开之际。

凤鸣山深渊秘境,一名青年从地上缓缓爬了起来。

“都死了?”他撑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坐了起来,左右环顾后无比悲愤的说道,“文心,你好狠的心啊!居然为了宝物杀了所有人,枉你号称云州第一才子大善之名……”

若有人到此,便会发现,此时醒来的人正是冯魏。

唯一活口,气运也是相当了得。

“幸好,有这宝镜护身,不然定会被那女人斩杀不可!”

久久,冯魏艰难起身,心有余悸的看着手中的一方铜镜。

这是他在地府唯一获得的宝物,却是没有想到会是它在关键时刻救了他一命。

“什么义薄云天,举旗反贼,统统都是假的!”冯魏拖着狼狈的身体,往山崖上面爬去,嘴里一直都在痛恨的叫嚷着,“想我冯魏一生做事光明磊落,却是没有想到会被文心你这个伪君子坑了一局,你给我等着!”

凤鸣城外,一队人马绕城而过。

“陛下,有敌军寻山拦路!”

“杀过去,直接去江口,走水路!”李炎神色冰冷,面无表情。

“什么人?”

对面路口关卡,有士兵发现端倪。

“杀!”

并无二话,李炎直接下令强闯关卡。

应令而动,周虎等人果断出手,不待片刻就轻松解决掉这些挡住去路的敌军。

转眼,大江之上。

李炎独站小舟船头,抬头看着凤鸣山的方向。

轻舟一路向东,顺势而行,船下清波微微。

“却是不知白叔叔眼下如何,那墨红袖深不可测,想来此时二人定有一番大战……”

这一行,本来计划挑拨离间叛军,却是没有想到会被墨红袖这个女人捣乱。

“如今,就该看莫沧桑的表现了,希望他能成功!”李炎负手而立,目光幽幽,“秦若曦此次怕是要有麻烦了,不过朕得给她上点决心之药才行!”

李炎明白,墨红袖已经知晓他的身份,若是墨红袖顺利回去,那么秦若曦恐有危险。

毕竟,她是和他一起去的池山,外人看来就是同伙。

不得不让人猜测,秦若曦是不是早已经叛变,成为李炎的人。

“文心定然有所猜测,不过即使秦若曦暴露,朕也要她生命的最后一刻完成使命才行!”李炎嘴角莫名一撇,阴邪的说道,“来人,派人秘密潜入池山城,把秦念婵给朕绑了!”

今夜,注定是个不平静的夜晚。

凤鸣山。

白靳二人依旧还在大战,此时二人似乎都已经忘记了他们大战了多久。

只见,此时已经是月上枝头,夜风阵阵。

从白天到黑夜,不死不休,双方几乎势均力敌,谁也无法轻松斩杀对方。

“我白靳习剑四十余载,征战无数,你当属一方大敌!”

“你也不错!”墨红袖深知今日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大敌,不过她却还是稳住了颤抖的玉手,依旧紧握长剑,抬头镇定的说道,“倒是我小瞧了东土剑修,没有想到阁下的剑法已达如此地步,假以时日阁下的剑术怕是要名震天下,到达那传说中的天人之境……”

一片空地,二人对视,短暂的停手。

相互称赞,却是谁也没有放过对方的意思。

“谬赞啦,不过今日你必死!”白靳出剑,蓄势待发,道,“看剑,再战!”

大山崩碎,万木尽毁,放眼望去山河失色。

此战,惨烈。

所过之处,满目疮痍,一片狼藉。

“奉陪到底!”

墨红袖持剑,步踏尘烟,萧然无声唯有战。

剑如虹,速度极快。

半空,剑光绚烂,照亮整个山谷。

“仙之剑,堙灭!”白靳大斥,直接出手。

一袭干净淡雅的白衣,勾勒出修长挺拔的身姿。三千墨发如同瀑布般倾泄而下,带着一股优雅却又威震天下的霸气。

黑眸却似一汪幽潭,深不见底,眉宇间散发出一股无形的肃杀之气。

那剑,大气磅礴,如雷电过境,狂龙啸天一般。

毁天灭地之姿,铺天盖地的向着对面的女人杀去。

“砰!”

一声巨响,大地为之颤抖。

月下,尘烟弥漫,墨红袖被尘雾围在里面不知生死。

“厉害,此剑放眼东土,你为第一!”

雾散,朦胧中墨红袖的身影慢慢浮现。此时,踏的嘴角居然流出了血渍,看来白靳的这一剑真的伤了她。

她抬头,轻轻擦拭了口角的鲜血,而后提剑直冲而上。

遇强则强,白靳直接点燃了她心中的怒火,此战已到不死不休。

“幻海映月,破念成蝶!”

墨红袖身法如彩蝶,却又快若流光,破空而去,直冲苍穹。

随后,她脚踏虚空,双手快速结印。接着,低嗔一语,祭出长剑,直插大地。

尘土中,长剑变幻方向,向着白靳杀去。剑气如浪,长剑所过之处地翻石湧,如同惊涛骇浪一般。

“我有一剑,搬山倒海!”

对面,白靳看着眼前的一幕,立马双脚踏地,冲天而上。

半空中,他忽然变得安静。

清风撩发,露出刀削般的脸颊,此时他目光幽幽,气定神闲。

“仙之剑,星落!”

随着他的一声狂吼,大地仿佛开始颤动,方圆几里树木开始拔地而起,山石开始腾空而起。

前面,大地翻腾。

对面,万物凌空。

“斩!”

一声,白靳铮眼。

“砰砰砰!”

瞬即,万物飞速砸了下来。

一声声巨响,地动山摇,尘土飞扬,光芒万丈。

“啧……”

空中,墨红袖又是被打得口吐鲜血,接着砸落在地。

“你败了!”

一袭白衣缓缓落地,他背对虚空,长剑悬浮在侧。

“你很强,出乎了我的意料……”地上,墨红袖抬头,不甘的看着对方。

“年纪轻轻便有此修为,何不归顺吾皇,共筑天下!”白靳黑眸如水,青丝飘然,只听他悠悠开口,“你若归降,我便饶你不死!”

“哈哈哈,他李炎残暴如狼,生性凶戾,乃天道不认可的逆贼而已,让我归降于他,做梦!”

“哼,不知好歹!”白靳握剑,怒目而视,“那便安息吧!”

“想要我死,没那么容易!”

地上,墨红袖忽然动了,只见她祭出长剑飞去,直接向着白靳冲去。

“找死!”白靳大手一挥,提剑一挡,便轻松斩落对方的长剑。

“砰!”

剑落,惊起万千尘埃。

“咦,声东击西,竟然跑了……”

白靳迅速反应过来,却是还是让墨红袖跑了,那道红色身影眨眼之间便隐去山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