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忱的想法轻易的做到了。

虚族的确认为张忱好欺负,但很快他的脸色就变得难看了起来。

战斗了一天的时间,还是张忱险胜一筹,杀掉了虚族附身的巨人族圣人躯体。

而后一个扭曲的如同气泡一样的玩意逃了出去,在虚空中穿梭的速度极快。

“就怕你不跑!”

张忱立即全速追上,运气好一点这玩意真的把自己带到虚族之母的面前,那一切就皆大欢喜了。

“如果是大量圣人的位置,那我恐怕就麻烦了。”

虽然自己不怕那些圣人,唯一的问题是会暴露自己的实力,以后这些虚族遇到自己恐怕就会和遇到徐风一样。

直接跑路而不是和自己战斗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到时候自己想要找虚族之母,那就会变得很麻烦了。

追着虚族跑了近十年的时间,张忱都快追烦了,这家伙沿路找了不少其它虚族来堵自己的路。

不过好在这些虚族的实力都很一般,没有圣人实力,所以张忱目前的实力也没有暴露。

“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要做什么。”

“如果他想要反抗的激烈一点,应该会有更多更强的虚族。”

“这感觉就像是在钓鱼。”

“我把他当作鱼,他也把我当成了鱼?”

“那就看看到底是我格局大,还是他格局大吧!”

张忱笑着,一直跟着。

“二十年了,也差不多应该到地方了吧?”

又十年过去了,张忱一脸瞌睡的样子,眼前的虚族应该没多久能活了才对。

它的能量消耗了非常多。

原本张忱还在打瞌睡,但很快就来了精神。

因为在他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庞然大物!

这个庞然大物散发着和虚族一样的气息,但是它更加深邃和凝练!

“卧槽,还是它格局大,真tm把我带到虚族之母的面前了!”

张忱笑容满面,要的就是找到这玩意啊,现在还真的找到了。

就在这东西把张忱带到虚族之母的面前以后,他的生命就完全结束了。

在深之虚空中它消耗了太多力量。

“人族圣人,我总算等到了一个人族圣人,这样我就有机会杀掉徐风了!”

虚族之母开口,张忱能够感觉到它全身激动的颤抖。

“人族圣人?杀掉徐风!?”

“看来你对徐风有很大的怨念啊,是不是徐风曾经伤害过你?”

张忱哈哈大笑,这下总算明白为什么徐风找不到虚族之母了。

很有可能徐风曾经有过一次接触虚族之母的机会,伤害到他以后但最后被它给逃掉了。

以至于这个虚族之母一见到徐风就要跑路,甚至连见徐风一面的勇气都没有。

“不过这个机会现在落到了自己的手上,这就是运气啊。”

虚族之母没有废话,全身蠕动着就像是一个运动的细胞一样朝着张忱的身体袭击而来。

张忱忽然觉得这个虚族之母有些愚蠢,它明明无法附身徐风,怎么认为能够附身自己?

“不过能够在徐风的面前逃掉,一定是有什么特殊能力的。”

“我得小心点,不能让它跑了。”

张忱暗暗将周围一切封锁,但在封锁的时候却发现原来自己的周围早已经遍布了虚族。

不过是因为虚族之母的气息太过浓郁,所以这些虚族的气息才被它给隐藏了起来。

虚族之母是吃定了张忱。

根据以往的经验,这里一共十位圣人。

全都是冲着张忱来的。

首先要控制张忱,然后才能让虚族之母完全寄生张忱。

不知道为什么,虚族之母和人族的相性最为合适,所以它一直都很渴望有一个和徐风一样强悍的人族圣人。

只可惜人族这么多年来就出了两三个圣人,而除了徐风,剩下的圣人全都在虚族的围剿下死光了。

所以张忱的出现让它无比的激动,终于等到了今天,只要吞噬了张忱,随后徐风也就不再是它的对手了。

万族最后一片疆域就能够被它给吞下,到时候他就会变成终极生命……

“白痴……”

张忱一拳轰出,这一拳没有压抑自己的力量,瞬间将自己全部的力量都爆发了出来。

就这一拳,直接将虚族之母的身体对穿,把它打成了漏气的气球。

虚族之母的身体不断缩小发出可怕的吼叫声。

与此同时周围的十位圣人瞬间杀出保护虚族之母撤退。

虚族之母怎么也没想到这张忱的实力与徐风不相上下,甚至攻击力有过之而无不及。

十位虚族圣人杀来,张忱也有压力,这还是第一次面对如此多的圣人。

原本以为自己无惧圣人,但现在看来圣人确实不是路边的野草野花。

对付一名圣人可能做到碾压,但对付这么多圣人这压力马上就上来了。

张忱被打的节节败退,而虚族之母也开始破除自己的封印。

它意识到了封印,但没打算逃走。

毕竟身边还有十名圣人等级的虚族,张忱的样子也不像是装的。

所以,没有那个必要。

但线破除封印这却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道理很简单,未雨绸缪总是不会错的。

“唰!”

一道黑影从张忱身后出现,徐风杀向虚族之母哈哈大笑道:“张忱,你的运气果然很好。”

“我真是没看错人,这下,所有的危机都解除了。”

张忱没想到徐风竟然跟着自己把自己当枪使,甚至这件事情就连自己都不知道。

而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这些虚族就算是会读心术也肯定发现不了。

所以整个情况就产生了让虚族之母几乎丧失思考能力的变化……

冲来的徐风,挡住十名圣人的张忱。

以及它随时消失的生命……

画面被定格了一瞬,张忱用命拦住了十名圣人。

而徐风一只手湮灭了虚族之母……

虚空中,无数虚族控制的生物瞬间失去了生命,而在张忱眼前的十名圣人也全都漂浮在了虚空中没有了气息。

“张忱,做得好啊!”

“没想到最后竟然能够这么轻松的解决掉虚族之母,这一切都要多谢谢你啦!”

徐风哈哈大笑拍着张忱的肩膀,只有张忱一脸懵逼,满脑子都是问号。

这就结束了……?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