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烟阁,沈香瘫软在了地上。

...

...

迅速倒下后,沈香吐出一口鲜血,坐起盘膝,拿出几颗丹药服下,调息片刻,这才睁眼看向走进来多时的许牧,起身,脸色难看的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说了,散修一个。”

“我可不信你,区区一个散修,明知道江如玉是我的人,你还敢动他?”

“是他先惹的我。”

“我刚才说了,他是我的人,你不会不知道。就算你之前不知道,其他人肯定会告诉你。我不信你敢无视灭妖卫,那么,你就是在针对他...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许牧眉毛微挑,意味深长的看着沈香,“那你呢?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我知道。”沈香点头,并继续试探,“你呢?你也知道?”

“玛德好累,你跟我扯什么犊子呢?”

许牧揉了揉眼角,说道,“好吧,我摊牌了,其实是我接到秘报,城中有鬼物害人,便前来灭鬼。”

“昨天刚巧来到西子楼,察觉到了一处邪门阵法,被我破了去。之后...这家伙就来找我碰瓷了,我猜鬼物的事,大抵跟他有关。”

沈香沉默了。

她凤眼眯起,姿势从盘膝转为抱膝,似在思考。

然而如此姿势,身着过膝裙的她,中门大开,直面许牧...实在不雅。

许牧移开了目光,又想起了昨晚被白嫖的经历...心伤啊,女人,你的名字是魔鬼。

半响过后。

沈香站了起来,指了指旁边的座椅,示意许牧坐下说话。

两人落座之后,沈香带着几分试探问道,“道友你实力极强,怕是元婴之境吧?”

“差不离。”

有着伪装面具的许牧,境界不会被他人察觉...除非许牧伪装出一个外显境界。

沈香撇撇嘴,也没再追问,而是说道,“道友,城中可不止鬼物害人那么简单,被你打的那小家伙,叫做江如玉,别看他被你打的那么惨,其实...他是灵鬼宗少宗。”

哦豁?

还是条大鱼嘞。

许牧知道灵鬼宗被大元覆灭的事。

离开战神宗之前他就看到过“大元邸报”中的光影报导。

“大元邸报”是大元王朝发行的修行者诸事录。

名人花边,八卦小道,大案详情,应有尽有。

作为元景帝的得意之作,灭掉灵鬼宗一事,自然是大书特书。

不过,虽然江如玉有如此身份,许牧可没啥兴趣,狂殴了对方一顿,系统也没啥反应,想必不是幕后黑手。

或许,只是有所牵扯?

看许牧沉思,沈香等了一会,才继续说道,“江如玉干的事,我心里有数,其实他就是我刻意放出的饵,他的背后,定有不少大鱼。”

“只是饵?”

许牧忍不住好奇心,毫不客气的说道,“那我怎么听说,你日日夜夜都在跟他缠绵?”

沈香突然抛出一个媚眼,抿嘴笑道,“怎么?觉得我放荡?”

“不敢,情爱乃是伦常,只是觉得沈大人为了那幕后大鱼,付出的代价也太大了。”

“代价?”沈香疑惑,“什么代价?”

许牧,“???”

两人对视了几秒,沈香明白了什么,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说道,“原来...你也信了,道友,我虽然是寡妇,但堂堂金丹,也不至于那般饥渴...”

她露出笑容,但有些恶意,“其实每天跟他深入浅出的,只是我的一具血肉傀儡而已。”

竟然可以这样!

女人,你的名字果然是魔鬼...

许牧嘴角微微抽搐,看着洋洋得意的沈香,不禁为江如玉默哀了一下下。

...

...

江如玉醒来后第一感觉就是疼。

全身各处都仿佛被一根根尖针在硬戳,钻心的疼。

“嘶...”

他倒抽着凉气坐起来,惊愕的发现,自己竟然是在如烟阁中。

这不对啊...我不是应该在沈大人的闺房中么?

正寻思着呢。

“少宗。”

柳如烟推门走了进来,惊喜的说道,“您醒啦?”

“呵呵,我没事。”

江如玉勉强挤出一个笑脸。

虽然伤势很重,但结果想必还是可以的,我可是沈大人的小心肝,小宝贝...被人打成这幅熊样子,沈大人肯定把那人大卸八块了吧?

“怎么样?那家伙死了没?尸体还在不在?我倒是想虐尸出气。”江如玉期待的问道。

柳如烟,“...”

她沉默了一下。

然后用一种小心翼翼的语气,说道,“少宗,您伤势还没恢复...可千万别动怒。”

顿了顿,似在让少宗消化消化,有个准备,这才继续说道,“沈大人说,那人是玉京来的贵人,惹不起...”

江如玉,“???”

他的表情僵住了,整个人都显得很是僵硬,许久过后,他才颤抖起来,低声口吐芬芳。

“该死的家伙。”

他直接下床,却引动了伤势,疼的呲牙咧嘴,眼泪都要流出来了,“还有沈香...这个贱婆娘,真是枉费我那般出力...玛德,老子今晚不去她家过夜了,看她如何忍得住!”

柳如烟试探着说道,“少宗...我们怎么办?”

江如玉闷了半响,哼哼道,“还能怎么办?先让陈大头试试那家伙的成色,不行的话,再让长老会出手吧,毕竟,他若不死...我根本无法布阵。”

...

...

时入深夜。

悦来客栈前,陈大头宛若幽灵,浑身包裹着鬼物,只露出一张苍白的圆润脸庞,看了看三楼。

根据消息,那个打了少宗的混账就住在三楼最靠北的房间内。

浓浓的鬼雾从他身上升腾而起,犹如一只翻滚着的黑色巨龙,这鬼雾之内至少有几十只灵鬼,而且最强大的三只实力更是高达金丹中期之境。

“上吧,我的宝贝们。”

陈大头眼神闪烁着阴森的光芒,注视着三楼房间,鬼雾顺着那房间的窗户绵延了进去。

房间中。

一只只灵鬼从鬼雾中冒出,为首的三只金丹灵鬼身穿华丽的阴服,争先恐后的向着床榻上睡得正香的许牧扑了上去。

“我是大哥,我先来。”

鬼老大一声大喝,手掌一伸便化作一把修长的阴刀,对着许牧的脖子切了下去。

“我是二哥,我也不能落后。”

鬼老二眼珠一转,同样出手,阴刀一展,落向许牧的腰部。

“我虽是老三,但也必须上进。”

鬼老三哪里想放弃到手的功劳,阴刀劈向许牧的双脚。

三把阴刀,几乎同一时间落在了许牧身上。

只是...

嘭。

没有想象中的血肉飞溅。

只有一道淡淡的沉闷爆音,然后就看到三只金丹灵鬼身躯定格,无比惊恐的爆裂开来。

其他灵鬼,“???”

妈呀!

他们都被吓尿了,纷纷化作鬼雾,融在一起,顺着窗户逃之夭夭。

与此同时。

在客栈下等待着的陈大头,在三只金丹灵鬼爆裂的刹那,就被吓尿了。

就这么一小会的功夫。

我的三只金丹大宝贝就送菜了?

那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人?莫非是元婴大佬?

陈大头头脚冰凉,并开始瑟瑟发抖,灵鬼与他休戚与共,他自己也是身受重伤,看到其他灵鬼逃出来,强忍着内心的惨痛,逃之夭夭。

而客栈房间中,许牧沉眠中挠了挠脖子...唔,有点痒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