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晚晚思索了一下,“也可以,那你们就试试吧,明天我们肯定还要外出完成任务的。”

初礼跟初遇对视了一眼,她们今天打算早点睡觉,明天用一天的时间来试试。

在这里只要怀了幼崽,就能被立刻检测出来,用家用的医疗仪就行。

医疗仪每家都有。

【坐等一个好消息啊,如果吃饭就能生下幼崽的话,那是不是我们就有救了?】

【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生幼崽但是一直生不出来呢。】

【我们也想要幼崽啊!】

“走,睡觉去,不看她了,看看明天早上能不能出来就行了。”苏晚晚伸了个懒腰,吃是吃饱了,就是感觉还差点什么。

她一拍巴掌,想起来了,这些天一直都专注于吃,没怎么喝啊。

苏晚晚立刻又拿了一些茶叶跟牛奶出来,做了一锅奶茶。

“来喝点甜甜的奶茶,祝我们晚上都能睡个好觉。”苏晚晚装了几大杯,正好一人一杯。

上个综艺也没法阻止她想要吃喝玩乐的心。

苏嘉嘉想跟着胡利一起收拾东西,苏晚晚也就随他去了,自己喝了两口奶茶先上床躺着去了。

“乔厉凡,你们那边有说让你带新人的事情吗?”苏晚晚还是问了一句。

不知道原书里男女主的近况,她怎么都不安心。

乔厉凡有些狐疑的看了一眼苏晚晚,她怎么知道的?

“最近有一个叫龙傲天的新人,组织那边说要让我带一下,你怎么知道的?”

苏晚晚一咧嘴,完了,忘了这种事情都是机密了,还好在上床的时候她们的直播悬浮球就已经关闭了,这些直播仪器不会在睡觉的时候打扰她们,也算是很智能了。

苏晚晚只能胡扯,“神仙告诉我的。”

“那神仙还告诉你什么了?”乔厉凡换了个姿势,双眼直直的看向苏晚晚。

苏晚晚耸了耸肩,“你的位置会由这个龙傲天来接替,而且你未来还会死在一场大战中。”

乔厉凡权当苏晚晚在说浑话,他在这个位置上坐的稳稳当当,怎么可能会被一个新人取缔呢。

而且他虽然算不上以一敌万,也算是一个以一敌百的大将了。

“信不信由你,我只是想告诉你小心一点,不然等你死了,我的婚约可就解除了喔。”苏晚晚转了个身,面对着墙壁说道。

虽然不知道这么说对乔厉凡来说有没有用。

但是她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

乔厉凡在看不见苏晚晚的脸之后,彻底陷入了沉思,苏晚晚之前就说过,自己是来自两千年以前的,所以如果真的知道这些事情……

那就更奇怪了好吧?

又不是从未来来的,怎么可能会知道以后的事情。

但是他的心里倾向于苏晚晚没有必要骗他,又得不到任何的好处。

苏晚晚在把这件事情说出去之后心里也十分纠结,日后会如何谁也想不到。

她的到来就已经影响了故事的走向,那个龙傲天到底会不会成为下一任的指挥官还不好说。

万一被乔厉凡的势头给镇住了呢。

她捏紧了胸前的衣服,她只是不想在对乔厉凡好不容易有一点好感的时候,再听见他死去的消息。

虽然这种想法有点自私,但是她希望在未来的世界中,乔厉凡才是世界的男主。

“姐姐,我跟胡利回来睡觉啦!”苏嘉嘉刷了牙,又把自己给洗刷干净,腾的一下跳到了苏晚晚的身边。

不用上学的日子简直是太好了。

苏晚晚揉了揉苏嘉嘉的脑袋,把他搂到自己的怀里来,“歇一会就睡觉吧,明天估计还有任务要做呢。”

“姐姐,我可以再看一会小说吗?”苏嘉嘉捏着自己的光脑,朝苏晚晚讨好的笑了笑。

“嗯……你可以看到我们睡觉。”

她今天晚上的时候发现胡利的光脑还是最老款,像一个板砖一样拿在手上。

她想了想,在网上买了一个跟苏嘉嘉一样的,手表样式的送给了胡利。

“外面机器人那里是给你的礼物,去拿吧。”胡利先是一愣,然后呆呆的指了指自己,给他的?

他从来就没有收到过任何人给的礼物,没想到今天他有了?

胡利懵懵的走了出去,把机器人的送货箱打开之后,发现里面竟然是最新款的光脑。

“这是给我的吗?”胡利捧在手心上拿了回来。

他才刚刚过来工作没几天,不值得这么贵重的礼物。

“给你了就拿着吧,我们每个人都有。”苏晚晚不会吝啬自己身边的人的。

她现在又不是没有钱。

苏嘉嘉立刻从床上坐起来,帮胡利把手表戴在了他的手上,“这样胡利哥哥就可以跟我一起看小说啦。”

他的小说还没有看完呢,最近又收藏了好多本。

“姐姐,你不喜欢看小说吗?”苏嘉嘉腻歪到苏晚晚的身边来。

乔厉凡看着苏嘉嘉的小模样,恨不得他也成为五岁的小孩子,那样的话也可以到苏晚晚的身边去了。

哪像现在,身边好像隔了一条银河系。

“那个……要不我们换一下位置?”胡利看着乔厉凡幽怨的眼神,感觉有点不敢上床了。

“没事,你跟嘉嘉睡吧。”他还是看看就好了。

在苏晚晚还没有同意的情况下冒然接近,恐怕会引得她反感,那不是他想要的。

苏晚晚一听到小说,就想起自己穿书的那天,她怕不是因为熬夜看小说猝死,才穿进来的吧?

“我不看,你也不能熬夜看喔,会死的。”苏晚晚一本正经的说道。

如果她不看那么晚,一觉醒来还会是那个美食评论家。

但是那样也遇不见苏嘉嘉了。

【好想看看乔上将跟苏晚晚在被窝里做什么呀,导演会圆了我们这个梦吗?】

【要不就看一眼?导演我知道你能看见的。】

导演坐在幕后看着屏幕上的弹幕,摸了摸下巴,也不是他不想,主要是乔厉凡这个人,如果悬浮球动一下就能被他发现,他要怎么才能偷偷的把悬浮球放到他们帘子的缝隙里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