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音落下,蓝欣雅因为蓝姝的这个回答,惊讶的合不拢嘴……

她、她竟然把离婚这样的丑事,形容的仿佛没什么大不了?

这种不以离婚为耻,反而藐视男人地位,甚至语气里有种霸气的感觉,让蓝欣雅怎么也没有想到!

蓝姝的这一回答,就连卫秋霜这样出身好,如今还颇有地位的女人,都相当意外。

似乎男人在这个小姑娘眼里,不过就是个物件。

她的洒脱,让卫秋霜甚至有些佩服。

这一刻,连顾承都对蓝姝的印象有了改观。

这个女人的话,让他很容易想到之前的自己。

在认识欣雅以前,他也有过这样的想法。

那时候他事业成功,有不少心思不纯的女人朝他‘扑’过来,他都不屑一顾。

因为他根本没有把那些女人放在眼里,觉得另有所图的她们,没有资格留在自己身边。

听了蓝姝刚刚的回答,顾承忽然对蓝姝有种感情上惺惺相惜,势均力敌的想法。

因为他们彼此都是内心强大的,所以他对这个女人,顿时又不嫌弃了。

相较于周围众人的想法各异,蓝姝却很淡定。

她说完,继续低头吃自己碗里的鱼。

仿佛刚刚不过是发生了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一般。

小白见身边的蓝姐姐没有被蓝家养女的话影响,这才稍稍放心。

不过他还是很讨厌他哥旁边那个说话没个把门的女人!

蓝欣雅没想到面对那样的处境,蓝姝竟然三两句话就盖了过去。

而且无论是顾家人、还是顾承,似乎都没有因此就对蓝姝产生不好的印象。

她不可思议的盯着蓝姝,见蓝姝慢悠悠吃完了鱼,又淡定的喝了两口顾家小少爷亲手为她盛的甜汤,然后动作优雅的从随身的口袋里,取出一张雪白细腻的纸,擦了擦嘴。

原本来之前,蓝姝就吃了烧饼垫过肚子,这会儿她随便吃了点,已经吃到七八分饱。

对于如今依旧需要控制饮食,来保持身材的蓝姝来说,今天的晚饭她已经吃的可以了。

接下来闲来无事,蓝姝反而有些问题想要问问蓝欣雅。

她抬头,将目光落在蓝欣雅身上,开口,“对了,刚刚蓝小姐似乎叫我姐姐?”

蓝姝忽然提起这件事,她清亮的声音瞬间将饭桌前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拉到了她的身上——

蓝欣雅也看向蓝姝,眼底疑惑,略微不解她这么问的原因。

但很快,蓝欣雅就听到蓝姝说——

“我这个人随心所欲惯了,以前在家的时候,都是一家子人宠着我,我没有办法担负起做姐姐照顾妹妹的责任。”

“而且我们两个人的年纪究竟谁大谁小,时间过去那么久,相信父母们也记不大清了,所以蓝小姐以后叫我的名字就好,这声姐姐还是算了。”

蓝姝这番话说的,明显是在和蓝欣雅划分关系。

她不怕得罪蓝欣雅,也不想因为父母的原因,强迫自己昧着良心和蓝欣雅做一对面和心不和的‘好姐妹’。

从蓝欣雅刚刚有意给自己下套这件事上,蓝姝就看出了蓝欣雅这个小说女主可不是大多数小说中的傻白甜女主。

女主有心机,而且看自己不顺眼,对照组不成,就想踩着自己的不堪上去。

换做别人蓝姝可不管,想踩自己,那可不行!

此时,在场的人除了蓝家的两家长辈,其余人都听出了蓝姝话里对蓝欣雅的冷淡。

只有蓝胜利两口子和蓝伟诚夫妻俩觉得,他们闺女/亲生女儿从小被宠习惯了,骄纵一些也是应该的。

蓝伟诚夫妻俩甚至还因为蓝姝的这番话,对蓝胜利两口子心中的感激又多了几分。

他们亲生女儿这话一听就是孩子从小没吃过苦,想到女儿是被宠大的,他们心中当然高兴。

一旁,蓝欣雅被蓝姝当众指出那声‘姐姐’的称呼不恰当,她顿时觉得自己有些被落面子。

可她已经看出蓝姝的性子是半点也不吃亏的主儿,为了避免接下来更尴尬,蓝欣雅只能安耐住自己,脸色不太好看的回了蓝姝一句,“知道了。”

随后,她不再做任何多余的事情。

这顿饭吃到这里,还不能结束。

接下来,蓝家和顾家还要商量蓝欣雅和顾承之间订婚的事宜。

如果按照蓝胜利和常春芳的想法,他们是绝对不愿意自己的亲生女儿嫁给顾承那样眼高于顶,看不起他们村里人,品行有缺的男人。

可蓝欣雅态度坚决。

甚至在吃饭之前,她还特意找到蓝胜利、常春芳两口子,跟两人单独聊过。

如果他们不同意她的订婚,那就是在破坏她和男朋友的感情,会让她一辈子不幸福——

蓝胜利和常春芳算是看出来了,血脉之亲在这些城里长大的孩子心中,并不是多么重要的事情。

他们的亲生女儿没有因为他们是生身父母,就对他们两个有多少亲情。

也不觉得他们两口子有资格去阻止她的婚姻。

既然如此,蓝胜利和常春芳也不再自讨没趣。

所以当他们被顾家问到,是否同意两家儿女订婚时,蓝胜利点头同意了这件事情。

至于订婚的日子,两家商量了之后,安排在下个月底。

也就是过年的前几天。

最后这顿饭吃的有人欢喜,有人哀愁……

晚饭之后,饭店大门外,几家人又说了几句话之后,各自散了。

卫秋霜本来还想让司机先送蓝姝和她父母回招待所,但是却被蓝姝给婉拒了。

因为顾家人也要用车回家,先送他们,未免太耽误行程。

而且饭店离招待所的位置不算太远,她和爸妈在路上走走,就当是饭后消食了。

听到蓝姝的拒绝理由,卫秋霜也不再勉强。

于是她和丈夫、儿子先行乘车离开。

其实小白原本还想送送蓝姐姐,可蓝姝却摇了摇头。

“不用那么麻烦,明天有空的话再来找我,跟我去京都那些要跟厂里合作的店铺转一转。”

她还有三十七家店铺的合同等着去签约,小白作为卫生纸厂的第一大股东,还是有必要了解一下他的产业销售渠道的。

哪怕小白的志向不在商圈,但多见识一些事情,增长阅历,也不是一件坏事。

蓝姐姐有约,小白自然是答应。

两人说好了明天见面的时间,小白才和父母坐车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