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多时,应欢欢心念一动,素手一招,就把那九颗果实给摄入袖中,保存起来。

而后静等那仙元古树的根茎之中,会有什么变化?

与此同时,秦璐等人也是纷纷其他师兄弟们警惕起来,以防有他人来袭。

在众人心中忐忑的等待一盏茶后,只见一道莹绿色的光芒从仙元古树之中吐出。

始一出现,天地间元力就絮乱起来,无形风雷正在肆虐!

足见,此物的不凡!

那仙元古树的种子呈碧绿色,上面有大道形成的符文交织,此刻正有一股旺盛的生机之力逸散开来。

“没想到,这仙元古树之中当真孕育出了种子?”

应欢欢看到这枚碧绿色的种子,不由得俏脸一凝,如此感慨道。

随后,便不露痕迹的将这枚种子小心翼翼的给收了起来。

同一时间,道宗其他子弟们,也兴奋无比,觉得此次捡到大宝贝了,回去之后,宗门之中肯定有所嘉奖!

但是如今摆在众人眼前的又一问题是,该如何把这仙元古树的种子带回去?

应欢欢正欲与秦璐商议时,猛然间,她似乎感知到了什么,不由得脸色一变。

下一刻,几十道破空声便从远处传了过来。

“该死....”

“还是被人给发现了,这下遭了!”

”欢欢,待会儿大战起来,你带着仙元古树的种子先走,不用管我们。”

秦璐见状,不由得怒骂一声,赶紧与应欢欢交待道。

毕竟,她和仙元古树的种子都不能有事。

“不!”

“秦师姐,还是你们先走,我留下吧....”

闻言,应欢欢摇了摇头,她若是真的走了,回去之后可不好交待。

再则而言,这些恶徒岂会轻而易举让她离开?

留下来大家一起并肩作战,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既然如此,大家只能拼了!”

“不过真要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欢欢我们都会护你先走!”

对此,秦璐无奈叹了一口气道,而后从腰上掏出一条长鞭状的天阶灵宝,看向那即将跃来的人影,严阵以待。

“秦璐,我们又见面了!”

“你们是道宗的人,说起来我们血煞帮还真不想与你们发生冲突....”

“只不过,此次仙元古树的种子事关重大,不得不让我们冒险一次了!”

几个呼吸之后,一群血煞帮的恶徒来到了此地,此刻,为首的一人,看向秦璐狞笑道。

此人,身穿血衣,看上去三十出头。

脸庞虽然看上去硬朗,目光之中多少带些邪气,整个人更是散发一股肃杀之气。

屠夫,血煞帮三当家,六品涅擊境强者,在宗派通缉榜之中,排名前十。

“屠夫,你们血煞帮真的要与我们道宗为敌不成?”

“我们已经把消息传回了宗门,道宗长老很快就会赶过来....”

“到时你们难逃一死!”

瞧见眼前这位在血岩地也是大名鼎鼎的人物,秦璐不由得冷声道。

“哈哈哈!!”

“秦璐,少在那里危言耸听!”

“你怕不是不知道我们大当家的出自哪里?”

“我们只要把这仙元古树的种子献给元门,到时有元门的庇护,你们道宗还敢对付我们吗?”

“或者说,你们道宗敢与元门为敌?”

听到此话,屠夫与帮众弟兄们哈哈大笑起来,一脸不屑看向秦璐等人。

“你们血煞帮是在找死!”

这边,应欢欢看到这些人如此嘴脸,忍不住贝齿一咬,娇喝道。

东玄域谁不知道,道宗与元门是死对头?

但是由于元门的整体实力在道宗之上,而道宗那位掌门,总是愿意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

故而道宗与元门发生冲突时,多半是道宗习惯了处处忍让,这也导致元门一些人,对道宗之人很是鄙视!

事实上,道宗也的确有些窝囊,在几百年前,道宗有位绝顶天才,曾一人杀上元门,仅仅以弟子身份,就屠杀了元门不少长老。

但最后,元门一位巨头现身,活生生将其杀死!

事后,道宗很是激愤,许多人想与元天大教开战,但是都被道宗的掌门所阻挡住了,这口气,也只能无奈咽下了。

除此之外,在上一届诸教历练之中,道宗的天骄们在远古秘境之中,又是死伤惨重.....

这一切都是元门教授意的,连年轻一辈的领头人,都被元门三小王所斩杀!

可即便如此,道宗的掌门依旧不愿意与元门开战,这也就导致元门压根看不起道宗。

眼下!

应欢欢本就因为此事总是耿耿于怀,而血煞帮今日却拿此事说笑,让她如何不怒?

说罢,就见应欢欢青丝之上,一根发簪脱落,虚空一划,就有一道簪茫破空,如同利剑一般,直接攻向屠夫!

对此,屠夫面色淡然。

手掌之上,涅擊金气滚动,化作如同黄金打造的手掌,轻轻一挡,就破了此术。

但是,他身旁那些修为较低的帮众可就吃了苦头!

一簪之下,凌厉簪茫斩来,直接让一些人身首异处,鲜血飙射。

屠夫怒骂一句,浑身气息一涨,于六元涅擊境的元力波动,一下子横扫而出,向那应欢欢等人肆虐而去。

但应欢欢可不惧,衣裙飞舞间,动呼啸而出,直接拦下了。

“没想到,你也是六元涅磐境,看来仅凭我一人,是拦你不住了....”

见到这一幕,屠夫瞳孔一缩,而后颇感意外道。

但随即,他身后又是闪现一人来,此人,刚一现身,张口一吐,便有一道金色飞剑直朝应欢欢面门射去!

“萧天,那位血煞帮二当家。”

“欢欢小心....”

见状,应欢欢身后秦璐赶紧大喝道。

要知道,这萧天可八元涅盤境,应欢欢面无惧色,心念一动,那道碧绿发簪直接迎了上去,与那金色飞剑对轰在一起。

同一时间,她整个人,轻盈倒飞出去,落在一山崖之上。

而后,心念一动,袖口之中飞出一道发梳,动变化间,那发梳就幻化成一琴,横卧在膝间。

只见,她玉指快速拨动琴弦,很快一道道天籁之音在山间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