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微讯群,有好几位,中洲著名诗人大佬在,很有分量。

诗句一发,平时潜水群友,立刻讨论起来:

理想:“嘶~老远你……不,汪老师,您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安好的野:“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绝了。”

三楼兰:“短短四句,却说尽世间最无奈的抉择,这是经典之作啊,汪远这真是你作的?”

我真的栓丘女士:“不是,你们都不上网吗?”

“……”

汪远开了眼,这群人平时眼光高得很,现在却这幅舔狗模样,让他暗爽不已。

虽然他们夸的不是自己……

他乐滋滋看着信息,突然一个叫申路的人,发出一条消息,原本群里一秒几条消息的刷新速度,猛然停下,只留下一条:

申路:“小远,这是你作的诗吗?作的好啊。”

申路是群里几位大佬之一,中洲著名诗人。

汪远不敢怠慢,赶紧回复:“路老,这不是我的作品,是顾寻作的诗。”

申路:“顾寻?没听过,是其他洲的诗人?”

汪远:“不是,他是咱中洲的一位作曲人,不是诗人。”

申路:“……”

……

申路那边沉默几分钟,重新发来讯息:

“我刚才去听了一下《女儿情》,非常好,而且一位作曲人都有这么高的文学造诣,要学习,还有,你们争取入围《中洲现代诗大赛》。”

不吝林:“非常好听。”

理想:“啊,是是是,路老说的对。”

汪远:“路老放心,京城赛区,必有我一席之地。”

我真的栓丘女士:“@关幂幂,这次咱们就靠你了。”

在一片舔狗的恭维声中,申路再也没有出现过……

……

这四句诗,在网络上同样掀起波澜。

随着顾寻四句诗出来,在这次争斗中,处于弱势的女儿国王派,像找到主心骨一样。

突然坚挺起来,在某个女儿国王派聊天群:

“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这特么就是唐僧真实写照啊!”

“没错,唐僧面临的困境,不就是信仰和爱情的抉择嘛,虽然唐僧选择了前者,但至少说明他是爱过国王的。”

“……只能说,你我皆是唐僧。”

“我感觉,有了这四句诗,我们怕是要崛起。”

一直以来,面对西天取经派,他们都是处于下风,究其原因,在于缺乏唐僧对国王动了凡心的依据。

现在好了,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简直是为唐僧,这段爱情故事,量身打造的诗句!

谁还敢说,唐僧一定是不爱国王?

“唐僧:顾寻你写的不错,以后就是我写的了。”

“哈哈,以后谁敢说我们,我就四句诗甩到他脸上。”

群里聊天在继续,却有成员@群主:

“汪远要加入我们这一派,同不同意?”

“咦,他不是那个协会的骨干成员,怎么会要加入我们?”群主不解。

……

顾寻四句诗句成功出圈,为原本被王兴德找水军打压抹黑,有些颓势的《女儿情》,打了一剂强心剂。

人们看了诗句后,大部分都会好奇地去听一下《女儿情》,然后就入坑了。

下载量不断大幅上涨,渐渐逼近第四名的选手,终于在几个小时后,顾寻送走白令仪两人,查看新歌榜。

发现《女儿情》已经位列第四……

顾寻很高兴,便去睡觉了,此时,晚上9:30。

但这事,在行业内炸开了锅:

“握草,吃蓝色小药丸吧,这么猛?”

“哈哈,王兴德弄巧成拙,成就顾寻。”

“呵呵……只是可怜原本第四的哥们,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女儿情》位列新歌榜第四,女儿国王派,比顾寻更加兴奋。

因为这说明,普通人还是很认可我们的!

顿时士气大振。

某一处,两派之争主要战场上。

一位神魔小说协会成员小刘,正大肆批评《女儿情》,并借机大骂女儿国王派:

“这首歌就是垃圾,当然你们也是。”

很快女儿国王派的人回应他:“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小刘不屑,继续骂:“你们就是在篡改《西游记》,妥妥的异端……。”

“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异端都要被消灭。”小刘不耐烦。

“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妈的,你们只会这四句?”小刘逐渐暴躁。

“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你能换一句话,握草。”小刘非常暴躁,气的说不出话。

“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我……”小刘肝疼。

“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

“……”

“……”

“别,别说了……我不骂了,还不行么。”

“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

上百个回合下来,小刘差点没吐出一口老血,郁闷至极,无论他说什么话,女儿国王派就回他这四句诗。

简直是要搞心态!

你就是来骂我,我也能跟你互撕。

但你就回我这一句诗……这……这都不知道该怎么回你。

关键,这四句诗,确实……确实有点意思啊!

他越想越不对劲,一闭上眼,那四句诗就往他脑海里钻,怎么都摆脱不掉……

“啊……”

半个小时后,小刘的房间,传来凄厉的叫声:

“你不要过来……啊,不要再钻进来,太痛了我受不了,快给我拨出去……”

“……”

此时一位西天取经派的靓仔,道心正在崩溃,并被接到热心群众举报,赶来的警察带走。

……

两位诡异的一幕。

落在文元眼里,他脸色难看至极。

顾寻四句诗句一出,萎靡不振的女儿国王派,立刻焕发生机,凭着一招鲜的打法,战斗力直线飙升。

甚至有不少路人加入其中,大大加强女儿国王派声势,竟然压倒了一直强势的协会。

文元想不明白。

明明大好局势,怎么突然间,好像要不行了呢?

还有,顾寻微簿只@王兴德,都没提到我,我这是被他无视了?

一股被无视的屈辱,加上平白失去,一大波流量。

使得文元脸色更加难看,拿出手机给王兴德,发一条信息:

“王大师,这该如何是好啊?”

……

另一边,王兴德看到消息,直接无视,没工夫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他正在思考一件事:

《女儿情》明明昨天离第四,还有一定差距的,今天就……难道……这是我的功劳?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狠狠一摇头,王兴德不承认他帮了顾寻一把,但一时间,也找不出什么理由来解释,这种吊诡的情况。

顿时神情颓废。

《女儿情》势头还很猛,加上顾寻第二条微簿说的话,这一切都让王兴德非常不安。

一股该死的熟悉感扑面而来。

就仿佛……仿佛像历史的车轮,带着不可抗拒的压迫感,正在缓缓向他驶来。

他逃,他追,他插翅难飞!

……

当晚十点。

事情还在发酵。

微簿上,梅兰生也来添一把火,转发顾寻的诗句,加上《女儿情》的链接,并附上一句话:

改得好!

同一时间,大师级作曲家关山,也默默地转发这条微博……

两位大佬,再次下场,旗帜鲜明站顾寻,瞬间激起千层浪:

“哈哈,两位大佬真看好顾寻,那群什么劳子,神魔小说研究协会,乐评人可以把嘴闭上。”

“那是,我看谁敢来梅曲爹的评论区捣乱,我们这群粉丝早就饥渴难耐。”

“得,凭梅曲爹两次推荐,我听也不听,就敢无脑下载。”

“《女儿情》怎么都算是,传承中洲传统文化,那帮人没事别BB。”

“……”

梅兰生的评论区很干净,一边倒,对顾寻持友善态度,没有神魔小说协会来捣乱。

他们不敢。

这是有过教训的,一年前,神魔小说协会因为一位曲爹,也改编了一下《西游记》的内容。

那时候他们,还很勇猛……

直接硬钢那位曲爹……结果……结果直接被那位曲爹的粉丝冲了,最后还是出具一份道歉声明才了的事。

从此之后,他们协会明令禁止,没有会长的意思,不能招惹曲爹。

俗称:禁爹令!

更何况,这次是梅兰生,他可不是一般的曲爹……

加上还是,中洲民乐大佬,他要夸赞《女儿情》,这首中洲传统民乐器乐曲。

谁敢说不好?

……

就这样,在风波不断的一天里,《女儿情》的下载量,达到历史最高,并在快速增长。

无数人,各大娱乐公司,乐评人跌破眼睛。

一首纯音乐,都能这么厉害了吗?

但接下来几天时间,发生一件,更让他们震惊的事。

4月28日。

《女儿情》在万众瞩目下,一路狂奔,把位新歌榜第三,王兴德的单曲《我的爱人》。

给爆了。

无数人也炸了。

“顾寻开挂了吧,一首纯音乐,竟然把王兴德踩下去。”

“《女儿情》下载量:86万,《我的爱人》下载量:85万,超的不是很多,可这是纯音乐啊。”

“楼上的兄嘚,别忘记,《女儿情》中旬才上线……只能说顾寻就是牛!王兴德太倒霉,接连被爆,哈哈。”

“顾寻还真是说道做到,这个前三的作品,有两首都是他的……”

“袁华:也不知道我顶不顶得住!”

“……”

4月份新歌榜前三,不是顾寻作品的,只有暂时还位列第二的《下一刻·遇见你》,正捂着屁股,涩涩发抖……

袁华:啊哈,哒咩呦,哒咩哒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