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我,神明,不可名状 >  第六十三章 瓶颈和生死关

突然被金羽抓住手腕,罗侯表情丝毫没有慌张,只是表现出一丝疑惑,

“金长老,你有什么事吗?”

“呃……”

金羽和罗侯对视了两眼后放开了手。

“没事,只是刚才感觉你的脉搏好像有些微弱,以为你身体出了什么问题,现在感觉好多了……”

他身为四重天的武者,在如此近的距离抓住罗侯的手腕,竟然都没有识破这是一具灵体幻化的分身。

只能说经过罗侯的改造,金蚕的幻化能力真的已经到了以假乱真,让人难以分辨的程度了。

不过,金羽刚刚仅仅是不小心碰一下罗侯的手指就能探知到其体内的些许情况。

可见大周天的武者在打通全身经脉后,身体已经敏锐到了一个可怕的层次。

罗侯毫不在意地笑了笑,“我从小身体不好,脉搏有时会出现不稳的情况。

“金长老只是轻微触碰就能直接探出来,不愧是大周天的高手,真是让人佩服。”

实际原因是罗侯只模拟了最低程度的人体活动,比正常男人的脉搏要稍微弱了那么一点,可能和一个体弱女子差不多。

这微小的差别在他看来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没想到能被金羽察觉到不对。

也许是真的因为刚刚突破,志得意满,听到罗侯的奉承,金羽露出得意神情。

找到一个可以向其吹嘘的人,他又不禁想要多说两句:

“哈哈,我这境界也是卡了许多年未曾突破瓶颈。我今年三十有五,作为武者的肉身潜力几乎耗尽。

“本以为今生再难更进一步,没想到经历一番生死大战,终于让我打破生死关,得见前路。”

瓶颈……生死关……

罗侯心中沉吟,借此机会开口问道:“金长老,武道修行为什么会有瓶颈,打破生死关又是什么意思?”

他是知道武道修行会有瓶颈的,而且突破瓶颈的方法就叫做打破生死关。

但当他问隆鸣瓶颈和生死关具体是什么意思时,也许是受限于自身境界,隆鸣的回答就有些模棱两可了。

眼前的金羽是足足高了隆鸣两个境界的武道强者,又是刚刚突破,也许能给他一些有意义的回答。

也许是因为罗侯问了个好问题,金羽眼中精光一闪,神态变得极为有气势,武者的锋芒一下子显露出来。

“天生万灵,都有固定的外形和内在,成年后就会到达精元和气血的巅峰,之后就会一路衰败。

“就如同一个器皿难以装下超过其容量的水,这种先天的桎梏和极限就是瓶颈。

“人体就像是一个柔软有弹性的容器,所谓武道修行,就是将自身的‘器’用力撑开,以装入更多的水。

“但是受限于天生的材质,容器终有被撑到极限的一天,水再也无法灌入更多了,这就是遇到了瓶颈。”

说到这里,金羽就停下不说了。

罗侯适时提出疑问,“那如何才能突破瓶颈?”

金羽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将容器打破就可以。”

罗侯质疑,“如果容器是武者自身的话,打破人不就死了吗?”

金羽摸了摸自己的左胸,那里有一道还未愈合的恐怖伤口,“死人停留在原来的境界,活下来的人,自然就能突破。这就是打破生死关。”

置之死地而后生?破而后立?有些玄学啊……

罗侯沉思了一下问道:“濒死就能突破?”

金羽摇头,“不是那么简单,自身的‘器’自己是打不破的,只能依靠外力,这关乎武道突破的心境。

“即使是有潜力的人,在生死之间留有退路,败给恐惧,也会死。”

金羽继续说道:“武者一定会遇到瓶颈,也一定是在死过一次之后才能突破。

“如果没有一往无前的气势和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决心,是不可能做到的。

“你知道站在武道巅峰的那些人,是多少岁到达那个境界的吗?”

罗侯若有所思,“很年轻?”

金羽露出一丝微笑,“没有一个超过二十五岁。”

罗侯惊讶,这么夸张?

金羽露出悠然神往的表情,缓缓说道:

“武道修行极其依赖武者的身体状态,人的潜力却不是一直存在的。

“**从十三四岁开始初次成熟,潜力被激发出来,可以开始修行武道。

“到二十五岁潜力激发到最大,武道境界提升最快,此后身体虽然还精元气血旺盛,提升的潜力却会一直减小,修行变慢。

“直到三十多岁气血达到巅峰,潜力也彻底耗尽,武者即使能够熟练技巧,却不可能再有境界上的提升。

“不到五十岁,武者开始走下坡路,气血逐渐衰败,实力慢慢下降。

“所以,如果不能在修行最快的二十五岁左右到达武道巅峰,这一辈子都不可能修炼到那个境界了。

“听说中州的那些武道修行的奇才们,都是从十三四岁开始,在生死中不断磨练自身,一年破一道生死关,二十初头就可武道登仙。

“年少有成,斩蛟龙,翻江海,坐镇一国气运,实在令人佩服和羡慕啊……”

最后,金羽感慨道:“我是没有那个资质,今生只能止步于此了。”

“说得有些太多了。”

他看向罗侯,“小兄弟,我看你不是武者,灵力也有二阶水平,刚才又为什么在翻看这本雷鸣诀呢?”

罗侯答道:“恰巧看到这本书,好奇拿出来看看而已。”

“有点意思……”

金羽看了他一眼,又问:“你是哪家的,叫什么名字?”

罗侯也早就准备好了说辞:“我叫灵影,只是游历至此。”

“灵姓啊……好久没听说过这支族人的消息了。”金羽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他看罗侯虽然样貌普通,但和自己说话时不卑不亢,神情自若,心里觉得这个年轻人必有不凡之处。

而且其本身也有二阶蛊师的水准,完全值得拉拢一下。

于是金羽开口道:“灵影老弟,相见有缘,有没有兴趣到我家来坐一坐?”

罗侯微笑了一下,“多谢金长老解惑,我还有事,就不再继续打扰了。”

说完,他抱了抱拳,转身离开了藏经阁。

“有意思……”

金羽凝视了罗侯的背影一会儿,对女蛊师说道:“这个人若是再来这里,你就放飞蜻通报我。”

女蛊师乖巧点头,“知道了,金长老。”

金羽将罗侯的事暂时放到一边,翻开了手中的雷鸣诀:

“传说这功法极难修炼,我倒是要看看有多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