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当钓系美人开撩后 >  她没那么重要

老爷子坐下来,在闵行洲旁边:“你但凡一心对她态度好点,她会回来缠你的,谁都看得出来她心里有你,你要不试着和她好好相处,她一个人在外面拍戏,这过节的你跟她说说话也好。”

“她没那么重要。”

闵行洲说完,收走车钥匙离开,都不带看左边的场景一眼,全程动作下来没有任何表情变化,说实在闵行洲真没那么多时间分心感情,站在这个位置处理的合同、权衡的事太多,女人的事并没有任何占比。

闵行洲没吃晚饭,西装外套挽在手臂出门,下濛濛雨,保镖撑伞送他。

“行洲等等我。”秦涛裹紧外套跑在雨中,刚躲到太子爷的伞下,被那道幽深的目光无端劝退。

秦涛闻闻自己身上的酒味,那个憋屈:“我就喝两口酒,不算臭。”

闵行洲没理会,刚走到车边,树底下传来尤璇的声音:“闵行洲。”

喊得很起劲儿,像命令,没有林烟那种含媚勾人的味道。

他停下,眼睛看过去,尤璇一身旗袍被雨水浸湿,狼狈又美丽,嘴角乌紫淌血,露出来的颈子伤痕遍布,偏目光倔犟,像毒罂粟花立在荒芜废墟中。

闵行洲蹙眉:“你哥又找你要钱?”

保镖认识这个女人,不由自主过去给尤璇撑伞。伞下,尤璇抬手擦拭鲜血,红着眼睛与闵行洲对视:“不关你事。”

“不关我事?”闵行洲低头看她,“出现在我家门口做什么。”

在闵行洲面前,尤璇永远能主导话语权:“你离婚了没。”

闵行洲语气平静,听不出情绪:“没,协议牵扯太多需要时间。”

尤璇扯了扯唇:“跟我装傻是吗,你闵行洲会需要时间?你舍不得那个女人。”

他态度一惯平静:“没有舍不得。”

尤璇嗤笑,侧眸看着奢华人满的大别墅,看着路边望不到头的豪车,真热闹,再看站在眼前的天之骄子,一身黑衣正经矜贵,领口的扣子总是缭乱懒散,他心情似乎很落寞,尤璇扑到他怀里圈住他腰身:“怎么说,你是喜欢我这样吗,你觉得刺激?”

闵行洲推开她,声音极低:“安分点,家门口有客人。”

到这步,听到闵行洲的借口,尤璇显得很不高兴:“少在我面前摆脸色,推就推,你能怕谁看到。”

“去医院。”闵行洲丢下一句话,打开车门坐进驾驶位。

两个人都上了车,雨渐大,秦涛同样钻进后驾驶位,不管三七二十一。

车里空气微妙,到僵化。

闵行洲手机在档位控制台,尤璇并没什么顾虑,拿过来就划看,什么都查,控制欲强。

点开他和林烟的对话框,还没看清。突然急刹车停下,尤璇差点往前撞,闵行洲夺走手机,对视下,他眼神冷漠。

尤璇脾气来火劲,可始终低不下头盘问清楚,却突然没有勇气哆哆逼人,直到医院大门,尤璇脚踹门下车。

闵行洲启动离开,憋了很久的秦涛终于鼓起勇气问:“怎么不亲自送她进门诊。”

闵行洲言语冷淡:“下车。”

秦涛懵懵的,同样被丢在大马路上:“真是疯了呢,小爷我招谁惹谁了。”

林烟在拍摄场地,剧本一丢,拿保温杯走去茶水间泡茶。

碰上林以薇,林以薇别的不行,本色出演就演的挺好,王导估计也是看中这点。

“听说你回林家?爷爷跟你说什么。”

林烟接水,不带看林以薇一眼:“叫你老实点。”

林以薇笑,突然叹气:“大过节的,还以为你的专机又来呢,我倒是想搭个顺风回港城看爷爷。”

林烟说:“你没钱买车票?”

“你是听不出我意思?就这么心安理得的呆在这里?你有没有看八卦新闻。”林以薇看笑话的语气,“尤璇从姐夫车上下来,你不知道吗。”

林以薇说完,还递过来给林烟看。

林烟低头拧紧盖子,离开,专心演戏。

谢安今天请客吃火锅,超级麻辣的红油锅底,林烟面前摆一排矿泉水。

大冷的冬天,辣的林烟一直吸鼻子气,鼻头都粉了,她还是要吃。

谢安问:“你不能吃辣啊?很抱歉,小镇下来就这家好吃了。”

“是好吃,只是我没试过这么辣的东西。”林烟滋舌头,又拧盖喝水。

谢安给她递纸巾擦眼泪:“那你平时都吃什么。”

“她平时…”阿星没再继续说,林家大小姐能不娇?不说吃辣,苦的更不肯吃,发烧喝点药林烟都要下好大决心。

谢安只能眼睁睁看着阿星欲言又止,“去不去滑雪放松放松,我叫上我朋友。”

阿星代替拒绝:“狗仔一旦拍到,林老师的账号要被你粉丝冲。”

谢安说:“这个我清楚,剧组的工作人员也在,我不是只有我们几个。”

阿星放心了,“去吗。”

林烟点头,不过还是想吃饱火锅,事后站在车边一直喝水。阿星早就习惯她的娇气,陪着递水递纸巾。

“太辣又好吃,我的舌头都麻了。”林烟回头,“阿星,水呢。”

阿星似乎没听到,刷手机入迷,林烟推好几下,阿星才反应过来,愣愣的:“尤璇和某知名嘻哈歌手宣布恋情上八卦新闻了。”

说着,阿星递手机给她看。

图片里,尤璇笑得潋滟,和嘻哈歌手牵手亲吻的同时,尤璇身上还带着伤。

尤璇个人账号发:告别过去,迎接新一段

后面就是尤璇的情话,什么相识相知暧昧,林烟边喝水边上车坐好,反复看好几遍,感觉尤璇像认真的。没一会儿照片全消失,尤璇的账号被禁止访问。

林烟把水瓶放在置物板上,打字发给秦涛:「他们真会玩」

秦涛:「我都不好意思念,她是在间接逼行洲离婚」

林烟:「?」

秦涛:「说来话长,行洲和你的协议不是没断干净吗,惹她了,她想玩套路」

林烟对着那段话沉默良久,秦涛的信息来不停,把那天的经过复盘告诉林烟,一样不落。

林烟回:「那你的三百万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