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武道帝尊 >  第十九章 我全都要!黄泉符诏!

“不过随着这试炼之地的封印解开!虽然得到的奖励也是越丰富,但向对应的难度也是颇为相应的大大增加!”

“听闻,昔日,大师兄也曾进入过这等试炼之地,凭借天资,以及自身本命伴生至宝,生生开启禁制,最终那一次,纵使是山河榜前几的妖孽,也是铩羽而归!”

“那等无上造化,已不是凡俗天才可以染指!”

试炼之地,有弟子纷纷目光热切。

“不过,再如何,只要能够通过其中试炼,得到的奖励,绝对越超昔日!”

八等试炼地。

青韵亦是带着无数期待:“如今,我乃七象之力,更是拥有着法器:天音,这般增幅,若是能够得到八等试炼地的造化,便足以让我真正实力跻身进山河榜前十之列!”

随即,青韵想想,有些幸灾乐祸。

“这等的造化,那顾长生此番错过,这是天命如此,若是他在此,侥幸得了这般造化,说不得真有底蕴与那碧霄峰真传扳扳手腕,但如今,一步慢,步步慢,再无翻身可能!”

在众弟子纷纷思绪纷飞之际。

却见,试炼之地最终变化完成!

在众弟子面前,皆是出现了不同的试炼!

试炼之地,所包含的试炼本皆是五行精气所化作的残缺魂兽,但由于未曾沾染太多的驳杂,因此可以让众弟子去吸纳,补全自身的五行神通武技。

因为是残缺原因,再加上此番秘境实在是隔得时间太久,因此,试炼之地多是走一个过场,大多可以轻松通过。

但,如今,却是完全变了模样!

在众人面前,无数道初生变凶残,满是死气的目光,在虎视眈眈。

试炼之地!试炼的不仅仅是弟子!

更是其中魂兽!

酆都秘境!地府雏形!

在这一刻,显露了其中玄妙。

“是外围的魂兽群?!”

“不!不只是魂兽群!其中还蕴含着更为古老的气息!这是酆都秘境那最为古老的传承,蕴含着五帝气息的恐怖魂兽!”

一个二等试炼地弟子面前,一群突破肉身极限,天生就具备着恐怖战斗意识的魂兽将其包围。

下一刻!

杀戮!

开始!

这是单纯的屠杀!

无数弟子哀嚎声响彻。

“玄鸟魂兽!具备稀薄的神兽凤凰血脉,八象之力……”

青韵看着面前玄鸟,嘴角微微上扬。

这等的程度,还在其应付之中,这奖励,她势在必得!

但,下一刻,她嘴角笑容瞬间凝固了。

因为,玄鸟!不止一只!

那是一群密密麻麻,不断诞生的恐怖玄鸟群!

……

九等试炼地。

顾长生视线渐渐平稳。

在其面前,却是与其余的地带完全不一样。

这里,没有魂兽群……

整个山巅显得空空荡荡,只不过,在中心,有一方古老石台,上面摆着五个颜色各不一致的灵珠,在熠熠生辉。

“这里的试炼内容竟是与下方不同……”

顾长生嘀咕着,方才他观察种种。

若是像下方的一般,对于他而言,这等的试炼,实在是太过简单。

如今,他五行神通武技圆满!九象之力巅峰!更是具备混沌烘炉!

再多的魂兽群来,都只能化作炉火养分。

“山巅之下,自是枯骨,你乃九等试炼地,更是开启最终试炼,自然不需要别的测试,只需要传承!”

就在此刻,山巅,有突兀的沙哑声音缓缓响彻,让顾长生微微皱眉。

他顺着声音看过去。

没有半点人影,声音乃是从那石台的顶部缓缓传来。

“只不过,小辈,你别以为传承便是谁都能承受的,对尔等肉身凡俗而言,纵使五帝传承只剩下五枚神通灵珠,也不是任何人可以炼化的,不过你这小子肉身不错,都不逊色昔日黄泉门人,还是有希望的。”

顾长生闻言,心念一动,赶紧询问道:“多谢前辈指点,前辈可是这酆都秘境幸存之人?”

“还有,这为何为五帝传承?不应该是传说中的酆都传承吗?”

那沙哑苍老声音有些没好气的道:“呵呵呵呵……你这小辈倒是痴心妄想,酆都大帝乃是何等人物,岂能让你一介凡俗传承?就是这五方鬼帝传承,也不是你能染指的!你如今传承的不过是最低级的五行神通灵珠罢了,要是在远古,就算是通过试炼,也只不过为我六道正统最低级的外门弟子!”

顾长生闻言眉头微微一皱,心中掀起不小波澜。

通过试炼,才是其中最为低级的外门弟子?

这六道正统该是有多强悍?

要知道,如今的自己,五行神通流圆满,九象之力巅峰,虽不是真传,但,要是论真正实力而言,已经与造化仙门的真传弟子相当!

但,既然就是这般,却是根本入不了人的法眼?

“也不需妄自菲薄!我道坚定!我既可以短短八天时间便可从废掉的废柴到如今的只差一步便是天罡真传!自是可以快速崛起!横推古今!”

顾长生收敛心神,他很清楚自己如今需要的是什么。

“如今,我五行神通武技圆满,九象之力巅峰,已是走到了肉身极致中的极致,水到渠成,只要我想,随时就可以突破天罡境界!”

“只不过,如今在酆都秘境之中,此地限制为肉身境界试炼,便有多少造化,拿多少造化!”

顾长生想的极为简单,同时,看那苍老声音再无动静,也是将目光放在了五行神通灵珠上。

顾长生先是缓缓拿起属于土行的土黄色灵珠。

对于第一次修行的神通武技,更是蕴含着丝丝“龙气”,顾长生对其颇为期待。

轰!

只是拿起的瞬间,顾长生就可以感受到,那浓郁到极致的土行能量扑面而来,像是不要钱一般挥洒,如同灌顶一般,但,与此同时,一股股强悍的念头也是在冲击着顾长生,直指本心!冲击道心!

“小辈!守固心神,抱神归一,这可不是简单的传承,其中蕴含着五方鬼帝的意志,哪怕是隔着万古岁月,更是稀薄到极致,但,也不是肉身境可以承受的,道心不够坚定,只怕是瞬间就要被冲破,当然,也不需要你尽数抵抗,只需要坚持九九八十一天时间,便可得到其中不少造化……”

“我擦!”

猛然间,沙哑苍老的声音突然断了高高在上的指点,转而是震惊。

却见,顾长生双眸迸射神光!

“经过太古大神传承!我道心坚不可摧!九九八十一天时间太久,我等不急!”

在顾长生眉心,“斧形烙印”熠熠生辉!

下一刻,他硬是从传承中醒转。

“既然只是单纯的能量凝聚,哪怕其中蕴含古老意志,也不能违抗混沌!”

他赫然乃是直接将混沌烘炉显化。

轰轰轰轰!!!

他将土行神通灵珠,直接扔入其中,只是接触刹那,有恐怖的土行能量爆发,如火山喷发一般,其中还蕴含着恐怖的意志。

“小辈!你这是在作死不成!完整的土行鬼帝意念冲击,就是天罡九变无法蜕变意志,也受不了……”

然而,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那古老声音再度渐渐弱了。

因为,前方,顾长生非但没有被那土行鬼帝的意志冲碎,除却眉心烙印有神光微微一闪之外,更是再无半点动静,只有顾长生周围的能量波动愈发强烈。

“原来,这五行神通灵珠的最终传承便是五行鬼帝的五行神通传承——五帝五行大神通!乃是无上恐怖的上古大神通!比之造化仙门中的五行神通还要高出一个档次!更是与传闻中的大五行道有关!”

顾长生从混沌烘炉中不断炼化,在他身上,渐渐有尊土黄色的虚影在形成。

这一幕,顿时让周围那古老的声音更为惊骇。

“我擦!!”

“这小辈究竟是何等恐怖!莫非是上古那土行鬼帝的转世身?竟生生炼化土行灵珠,还得到其中的神通传承!更是直接就要开始演化?这等的天资悟性!妖孽都不足以形容!”

然而,还不等其结束震惊,就看到更为惊骇的一幕。

却见,顾长生并不满足这等进展!竟生生又将剩余的四行神通灵珠,一并扔进混沌烘炉中。

“太古传承!混沌圣体!烘炉万物!五行灵珠!化!!!”

这一刻,古老声音更是可以清晰看见恐怖的一幕。

却见,顾长生宛若化身太古大神,头顶混沌烘炉,背负五行流转,在周围,那五方鬼帝意志不断冲刷,却瞬间被镇压,炼化成虚无!

“五行能量!神通武技!蜕凡成灵!化作神通!”

噗!

随着顾长生身上有一身轻微的破碎声传来,在他背后,一尊土黄色的虚影出现。

它带着古老的至尊气息,不朽不灭,无上厚重!

“土行鬼帝虚影守护!这是黄帝土皇身!”

沙哑声音惊骇。

噗噗噗噗!!

破碎声不断响彻,很快,在顾长生周身,又有四道虚幻身影浮现。

“木系鬼帝虚影!青帝木皇法!”

“火系鬼帝虚影!炎帝火皇拳!”

“金系鬼帝虚影!白帝金皇气!”

“水系鬼帝虚影!黑帝水皇掌!”

“五帝五行大神通再现!!!”

苍老沙哑声音这一次彻底震惊了,其中竟也是有些慌乱和恐惧。

“这小辈这是钻了天大的空子!五帝传承被他生生吞了!凡俗之身便有了神通之能!还是上古大神通!怕是一般的天罡都不是对手……”

“等等不对!不只是这般!这小子身上还有大恐怖!那头顶的烘炉竟不是真实法宝!而是其凝练的本命神通?!这是何等恐怖体质……他身上气息五花八门:龙气,五行,魔气……但又为何如此的精纯!真实妖孽的不行!”

“这就是在远古时代,也是恐怖的禁忌!”

最后,那苍老视线似看到顾长生眉心的烙印,下一刻,宛若看到禁忌画卷,再不敢多声。

“酆都秘境!五行六道!黄泉符诏!酆都传承!”

顾长生也是缓缓明悟过来。

“既来此,便全都要!”

“如今,六道遁去……五行循环……自是酆都传承……”

他猛然看向那空荡石台之上,双眸熠熠生辉,有神光迸射而出,那混沌烘炉随着其心念,无穷威能显化,隐隐更有五帝意志流转!

“黄泉符诏!现!!”

轰隆隆!!

那石台本就没有玄妙守护,乃是承载之能,更不用加上无数岁月的腐蚀,如今早已破败不堪,被威压一震,就化作了灰灰。

只是,在其中,终于显化了属于其秘密。

在那里,有古老符诏悬空而立,鬼气森森。

赫然,乃是方才古老沙哑声音所在!

不过此刻,显然那黄泉符诏有些慌。

只是悬浮的片刻,周身就在颤动着,似随时都要运转残存的法力,破空而出。

“想跑?给我镇压!”

不过,还不等它逃跑,就被早有准备的顾长生生生以混沌烘炉镇压。

“小辈!放肆!你这是大逆不道!还不快快解开束缚!不然必会触动酆都禁制,将尔生生镇杀!”

顾长生却不听这苍老声音胡言乱语,只是嘀咕道。

“宝贝分:法器,灵器,宝器,道器,仙器……像我造化仙门的半仙器造化仙宫便是一尊半仙器,其中有器灵,功参造化,可以自行修行,比肩上古大能,有无穷伟力……不知这黄泉符诏,乃是何等品阶?不过,这等孱弱力量,莫非,是一尊极品法器?”

“小辈!你这真是井底之蛙!黄泉符诏乃酆都秘境镇界之宝!乃是无上造化的道器!只差一步就可以沟通仙界,获得九天仙气洗刷,成就仙器之身!为无上造化宝贝!岂是什么辣鸡法器能比的?!如今,你既见黄泉符诏,如见主宰,还不快快磕头拜师!”

那苍老声音显然听不得这个,也不管如今局势,直接开口就反驳,同时呵斥道。

“嗯哼?古老无上道器?这等宝贝,要是用混沌烘炉炼化……”

顾长生意志坚定,可以感受到其中满满忽悠的味道,带着笑意缓缓开口。

下一刻,那苍老声音顿时怂了,见识过方才的诡异,生怕被其中意志镇压,阴沟里翻船,赶紧求饶。

“别别别,小辈,我也不唬你了,我乃黄泉符诏后生之灵,乃是昔日远古大战中复苏存在,有六道正统的种种功法秘藏,你要是将我炼化了,那可是失去了最大的造化!而且,黄泉符诏经过远古战争,如今已然是残缺状态,虽有道器之实,如今也只不过是一件极品法器的威力,要是再少了我的主持,灵气大降!如同废铁!”

顾长生闻言一动:“口说无凭,万一你这老妖怪藏在我身上对我图谋不轨又如何?”

话语才出,那黄泉符诏微不可查的浑身一震。

这动静,若是一般人自是发现不了。

但,如今是在顾长生的混沌烘炉镇压之下,一切动静都逃不过其掌控。

顾长生自是知晓,自己的谨慎,对了!

“我可以发下远古大誓!有我的辅佐,小辈,你必然可以君临无尽大世界!成就无上主宰之位!比肩上古大帝!乃至达到昔日酆都大帝的程度!”

果然,那话语中,再度充斥着诱惑。

顾长生冷笑。

这等古老存在,老而不死是为妖!心思多有异心,防不胜防!

既如此,却是不如直接炼化!

正好,顾长生也是想试试混沌烘炉再加上自身眉心烙印,可以抹除的极限在哪里!

滋滋滋滋滋!!!

黄泉符诏一到混沌烘炉之中,周身鬼气瞬间蒸发,那其中古老的意志也在飞速笑容。

混沌烘炉!可化一切!

如今,算是初步展现狰狞!

“这是何等恐怖的神通?!还好如今尚未凝聚成型……不对……啊!!这是什么意志!!!”

那古老声音只是进去片刻,就鬼哭狼嚎,宛若看见了天地间最为恐怖的存在。

“别别别,别炼了!再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等那意志真正复苏,我必死无疑!”

“这是黄泉符诏的核心禁制!我将控制权交给你,这样我生死,意识就是你一念之间便可知晓!”

顾长生缓缓接过从混沌烘炉飘过的禁制之心,都不用炼化,就心有感应,截然不同。

顾长生知晓。

一般的法宝之中,会有一座核心阵法禁制,像是之前仙韵峰的法器:天音,便是由天罡第八变的强者出手炼制,辅之以无数天材地宝,这才在中心铭刻了一道“核心阵法”,而后辅之以五座五行阵法,这才形成了天音!

在顾长生意识之中,那黄泉符诏再不像之前那般陌生,而是充斥了熟悉和亲切感,这是绝对的控制!

只要自己一念之间!便可使得它直接崩碎核心!那器灵,自是也会身死道消!

而且,顾长生也是终于窥到这黄泉符诏的神秘!

却见,在黄泉符诏的内里,存在着无数阵法,光是五行阵法,就足足有数万座!

“这黄泉符诏的本质果然恐怖!”

当然,顾长生也是发现,其中大部分都被迷雾缠绕,残留的多是破碎,哪怕无时无刻都在自我修复,想要复原,也不是简单的事情。

“不过好在,如今,这一切,尽数被我掌控!”

顾长生缓缓散去混沌烘炉,眉心烙印渐渐敛尽神光。

“老奴阎龙叩见少主!”

黄泉符诏中,一条虚幻的小龙,这一刻,缓缓显露身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