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错撩疯批大魔王后每天崩我剧情 >  第54章 秘密

魏枝哭累了,慢慢在谛辛怀里睡去。

浅浅的呼吸声响起,不安地蜷缩在男人怀中,整个人看上去如同一个柔软乖巧的布娃娃。

可事实上,她却不是这样柔软的性格。

荒原冰川是谛辛的识海灵府,茫茫一片雪原已经被黑色的死气烧化。

荒芜湮灭一片,乌沉沉的。

他抱着哭睡着的魏枝,面无表情地曲腿坐着,心口传来密密麻麻的属于魏枝的情绪。

谛辛放任情绪的泛滥,一点点去感受。

不安、心疼。

他低下头一点点舔舐伴侣的面颊,直到将泪痕全部舐去。

“好苦”

两个小时后

魏枝睁开了眼,眨了眨长睫,她看见浑身气息不对劲的谛辛。

“小辛”

魏枝小心翼翼地叫了他一声,任由谛辛抱得紧紧的,温柔地伸手摸上他的脸。

“对不起,吓到你了。我现在没事了”

“等到任务完成后,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好不好?”

魏枝发泄完情绪后,现在的心态已经平复好了。

谛辛也感受不到那种巨大的不安和恐慌,还有他不能理解的情绪,名字叫:愧疚。

“现在不能说?”

魏枝坐直身体,抬起头,两人本就离的近,她一仰头凑上去,唇瓣就碰触到了谛辛的下巴。

“不能说”

柔润的触感让谛辛眼底散去寒意,低头换他亲吻,越来越凶。

“好”

他回答魏枝。

无人知道,鬼王对伴侣的忠诚度就如他的实力一样,早已经到达顶峰。

但同时又充斥着病态的占有欲的掌控。

直到帷帐掉落,谛辛熟练的动作开始,魏枝笑着环上他的脖颈,默认了亲近。

不仅任由他折腾,还咬了谛辛一口。

“不准动,让我来。”

谛辛看着坐在自己身上的伴侣,嘟囔一句:“可是枝枝体力太差...”

“你闭嘴!”

魏枝凶狠地亲上去,扯过他的衣襟。

一切顺其自然,又十分地默契。

...

不知过了多久,当走出灵府时,魏枝的修为已经是元婴期圆满了。

每踏出一步,她感觉浑身飘然得有使不完的灵力。

“真的太作弊了!”

精纯的灵力在体内运转,还有没吸收完全的谛辛的“阳气”慢慢转化着。

“所以枝枝可以每天和我做,不出百年就是地仙了。”

魏枝:“……”

这个提议多少有点诱人了。

谛辛牵着她的手,放出一只纯黑色的麒麟兽,呆呆地一点也不威风。

魏枝想伸手摸摸它的胡须,却被谛辛挡开,“不要摸它”

再次无语的魏枝只好放弃了。

对于谛辛的种种行为,只要没让她不舒服,她都能忍受。

“醋精”,吐槽一句后,她飞上麒麟的背坐好。

背后很快就贴上来温热的胸膛,一手伸过来把她搂紧。

“枝枝只能摸我”

谛辛说着话,打了个手势,黑麒麟立即撒开蹄子,打了个响嚏跑了起来。

平稳地像是婴儿摇摇床,上下轻轻晃动。

凌烈的疾风才到魏枝脸庞,就被谛辛设的结界拂去,只留下一缕轻柔的微风。

魏枝不理醋精,干脆盘腿坐好。

她静静地打坐,试着将体内残余的能量炼化。

等魏枝进入状态后,谛辛才慢慢松开她的腰肢,手心忽然多出一本书册。

一高一矮两个身影,亲昵又和谐地坐在一起。

1个时辰后,黑麒麟大步跑进巨大的阵法内。

西南边境

妖族和仙裔正打得不可开交。

以赤水河畔为界限,两族一时分不出胜负。

魏枝睁开眼,放出意识,远远的就看见了南岷的弟子,还有空中正在设阵的西岐弟子?

“离尧”

魏枝呢喃出声,下一秒身旁就感觉冷飕飕的气息传来。

“枝枝想他作何?”

“今天要先让他落泪吗?”

“我来”

说着,谛辛满脸阴郁不高兴地起身,手指尖缠上了黑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