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武侠:开局复制易筋经 >  十八 计划勉强达成

眼看张庆安撞断柱子,陈然暗暗松了一口气。他出招之后,便后悔自己可能太用力了。

这老家伙知道如何卸力,虽然看起来狼狈,但是凭他的内力,最多也只是重伤。

韩青樱看到老头被埋在下面,急着想去查看。陈然一把拉住她,轻声道:“先别去,危险。”

韩青樱隐约间已经感觉到了表哥的实力,心中对他十分信服,立刻停住脚步。

厅外的众人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两个少男少女就直接把张庆安给打飞了。

他们不由自主上前一步,想要看个清楚。

陈大保挤进人群,想要进入大厅将陈然和韩青樱拉回来,但是此刻大家都在往前走,他一时之间竟挤不过去。

下一刻,原本埋住张庆安身体的那些瓦砾檩木突然四散飞起,张庆安从地上一跃而起,拿起刀,二话不说便往厅外逃去,几个起落便逃出了听雨轩。

眼前这个少年实在是太吓人了,他早已没了战斗的**,第一时间想要逃离。

作为一个老江湖,他深知打不过就逃的铁律,逃得果断之极。连和马如泉的计划也不管了。

“贼寇休逃!”韩青樱高声叫道。她转头对陈然道:“哥哥,这老头的赏金很高,我们快追。”

说着,她也不管陈然是否同意,第一时间往外追了过去。

陈然也想追击过去审问一下,顺便将其灭口,不过这里还有烂摊子要处理。

他并不想早早地暴露自己,早已找好了说辞,对众人朗声说道:“这老头早已被马总镖头打得脱了力了,我们刚把刀架上去,他便倒下了。看起来内力已经被马总镖头给打散了。”

说完这些,他又转身对马如良拱手道:“马总镖头,厉害!小子佩服至极!早知道不这么冒失了。”

众人原本就非常疑惑,此刻听到陈然的解释,纷纷恍然大悟,虽然还有不少人觉得事情好像有点不太对劲,但是大部分人立刻相信了陈然说的话。

看来张庆安和马如良战斗到现在,攻守之势渐渐被马如良逆转,果然已经到了强弩之末,要不然这两个少年岂能一下子将他击飞?

这个解释听起来十分合理。

有些人心中直叫可惜,当时应该自己上的,或者拦住张庆安不让他走,现在眼睁睁地看着张庆安远遁,错失一个杀死太行山巨盗的机会。

马如良站在一旁,脸色难看,那张庆安哪里是脱了力,分明是被硬碰硬打成那样的。别人看不出,他岂能不知道?

不过他心中也十分好奇,这两个少年,真的能把张庆安打成那个样子吗?

还是有高人暗中相助?

马如良有些吃不准,但是面上不动声色,只对陈然微微一笑。

陈然说完这些,走进人群,对陈大保轻声说道:“爹,我去把表妹叫回来,她太莽撞了。”

说完,陈然也不管陈大保是否答应,立刻转身便走,追击张庆安和韩青樱而去。

“你要小心啊。”陈大保望着陈然远去的背影,连忙嘱咐道。

他再回头,便看到周围的人用嗔怪的眼神看着他。

“干嘛?”陈大保看着这些人的眼神,有些莫名其妙。

只见人群中一人轻咳一声,说道:“陈总镖头,咱们马总镖头在和太行山巨盗浴血奋战,眼看便要大获全胜,却被令郎给破坏了,这怎么算?”

陈大保脸色一沉,尚未来得及答话,另外一人说道:“是啊,马总镖头和那姓张的是约斗,按照江湖规矩,谁也不可横加干预。现在姓张的跑了,你们长林镖局要负总责的!”

“破坏江湖规矩,把这小子捉回来,严加惩处!”

“对,严加惩处!”

众人七嘴八舌的,纷纷指责起陈大保。

陈大保气得直咧嘴,但确实无法辩驳。要是让他们知道那女子还是他的外甥女,估计更是群情激奋。

现在既然陈然破坏了约斗是事实,他也不再辩驳,只走进大厅,对马如泉拱手道:“马总镖头,犬子确实破坏了约斗,让那张庆安有借口遁走。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陈大保绝不皱眉头。”

马如泉看着眼前的陈大保,一时之间有些摸不准这老家伙的实力。

张庆安的实力他是知道的,火烈刀出神入化,已臻至化境,自己方才全是假打,其实远远不如。

但是这陈大保的儿子,竟然和一个年轻女子联合起来,只用一招便将其打飞。那两个人才多少岁?毛都还没长齐,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实力?

但是要说是眼前这个陈大保相助,却又不太可能。如果他有这个实力,长兴镖局又为何一直籍籍无名?

真的是奇也怪哉。

他摸不准这长兴镖局的实力,便不敢轻易撕破脸,只好忍下疑惑,哈哈一笑,上前握住陈大保的手道:“陈总镖头,什么要杀要剐的,说哪里话来?”

陈大保看着马如泉握住自己手,顿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他一个不入流的镖局,何时能让一个分号遍布北方数州的大镖局如此亲热对待?”

却见马如泉神色诚恳,沉声道:“陈兄弟,令郎虽然鲁莽,但是也是怕我不支,这才出手相助。诚然结果不如人意,但是老夫心中感铭五内,极承其情。方才陈兄弟说的要杀要剐,实在是折煞老夫,此时以后无须再提。”

说着,他握住陈大保的手,对众人朗声说道:“长兴镖局的陈氏父子以后便是我马某的朋友,请诸位高抬贵手,莫要兴师问罪。有破坏江湖规矩的地方,马某愿意一力承担。”

“哪里,哪里,马总镖头客气了。”

众人哪敢向马如泉问罪,纷纷表示不再追究。

同时大家心中也十分感慨,这马如泉心胸着实宽广,兼又武功高强,无怪能成为中原第一大镖行。

马如泉满意一笑,依旧握着陈大保的手,指了指主座道:“陈兄弟,请跟我一起入席,喝上几杯如何?”

陈大保心中顿时有又惊又喜,之前还坐在末位,现在就变成座上宾了?

不过他此刻挂念儿子,只好无奈道:“多谢马总镖头厚意,只是犬子追击那张庆安而去,小弟心中挂怀,想要过去看看。”

“也好。”马如泉点点头,一副理解的表情,道:“那在下就不留老弟了,回头有空了,请务必赏光,来我飞马镖局坐一坐。”

“一定,一定。”陈大保朝马如泉拱拱手,转身快步离开。

马如泉看着陈大保的背影,心中默默地衡量着今日的得失。

虽然中间出了点岔子,不过收拢人心的目的已经基本上达到。

只是这突然冒出来的长兴镖局让马如泉心中有些不安,也不知道那张庆安遭受的那一击是真的,还是也是在演戏?

‘不过,有那位大人撑腰,谅这些人也不能破坏计划。’马如泉想到身后那位大人,心中顿时安定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