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我的儒圣父亲 >  第46章 灵气科技!走墨家道路?

现在炎帝还有后妃、皇子公主们都并未到场,不过与会的宾客已经来了大半。

坐在各自的席位上相互谈笑,气氛相当融洽,一片热闹的景象。

苏牧跟着母亲进入太安殿后,在太监的引领下进入自己的席位,然后听徐氏与他讲一些宴会上的规矩。

对于这些繁文缛节苏牧其实不感兴趣,一边听着,目光一边在大殿内游荡。

而很快他就见到了两道熟悉的身影。

陶安和诸葛宾。

以他们两个的身份背景,当然是有资格来参加国庆宴的,而且早早就到了。

此时他们站在大殿内的一根柱子后面,正向苏牧疯狂招手,满面兴奋。

“娘,我过去见两个朋友。”

苏牧对徐氏说道,然后起身离席,去找诸葛宾还有陶安。

三人找了个无人的角落聚在一起。

一见到苏牧,陶安冲上去就是一个熊抱,哭喊道:“牧哥,我的牧哥哎!”

“你怎么这么多天都不来书院上学?可想死我了,没你在书院好无聊啊。”

苏牧一脸嫌弃地推开陶安,后退了一步才说道:“这些天在家里沉迷修炼,一时忘了时间,就没去了。”

他自动忽略了去赏碧阁这种小事。

陶安听完满脸艳慕道:“所以说还得是牧哥,要是我旷课,书院先生只要跟我爹一告状,我爹准狠狠抽我。”

“牧哥你是不知道啊,我爹打我那都是带招的,黑虎掏心、用黑虎掏心啊!”

苏牧挑眉道:“听阿宾说你爹不是很疼你么?怎么还会打这么狠。”

盛京城最大那一撮二世祖纨绔里面,陶安肯定能名列前茅,这一切也和他爹护短有关系。

“牧哥你这就有所不知了。”

对于揭陶安的黑料诸葛宾还是很有兴趣的,他打开折扇笑道:“陶安他爹在其他方面都纵容他,但对读书很上心。”

“他爹最大的愿望就是老陶家也出一个读书人,所以只要听说陶安在书院里面不好好学习,肯定不轻饶他。”

“之前我还故意告了几次状——”

诸葛宾连忙打住,他一时说顺口了,不小心把自己偷摸做过的事也说了出来。

但陶安已经听到,顿时狠狠瞪向诸葛宾,咬牙切齿道:“我就说我爹那段时间怎么无缘无故打我,原来是你告状!”

“枉我们兄弟一场,你居然做这种反骨仔?!”

回想起那两顿挨的打,陶安就觉得自己胸口隐隐作痛,黑虎掏心可不好受。

而且他爹还是二品兵家修士!

诸葛宾轻咳一声,正色道:“是兄弟,所以我才不能看着你堕落下去。”

“况且你爹可是给了我五千两银子零花钱……”

没办法,伯父给的实在是太多了。

况且这也是为你好嘛。

陶安听完气得直跳脚,若不是顾忌这里是太安殿,他肯定把诸葛宾按着锤。

苏牧在旁边等他们两个闹腾完,向诸葛宾问道:“阿宾,最近你在做什么?”

他要确认一下诸葛宾有没有还在研究自行车。

诸葛宾闻言一下子就兴奋了。

“牧哥,我就想跟你说这个事儿来着,你简直是个天才!”

“那日我听了你的建议,心里大受启发,回家后尝试将阵法铭刻在武器上。”

“嘿!结果你猜怎么着,成了!”

苏牧听到这里脸色微微一变。

他随意提点了几句,诸葛宾居然真的成功了?开发出了灵石武器?

而诸葛宾没有注意到苏牧的表情,还在详细介绍那把灵石武器。

“一把强弩,本来想要射杀九品修士都有些难,但我将阵法铭刻在上面,并且用灵石作为能源后,居然打出了八品修士一击的威力!”

“区区一把简陋的强弩经过改造后就有这样的威力,这代表着什么?”

“这代表着只要灵石充足,武器够大、阵法够稳,那么打出来的攻击也就越恐怖!”

“别说下三品了,我觉得哪怕是上三品强者在形成规模的灵石武器面前也得退避三舍,不然下场会极惨,甚至陨落!”

“牧哥,你为我墨家找到了一条新道路啊,这是我墨家的康庄大道!”

诸葛宾对苏牧的崇敬和感激难以用言语描述,因为这条道路是开创性的。

在此之前墨家没有任何手段可以对上三品修士造成威胁。

陶安面露不屑之色,冷笑道:“对上三品修士造成威胁?你在想屁吃。”

“有本事你现在去跟我爹说这话,看他会不会赏你一记黑虎掏心。”

他的心里是一点都不相信的。

这些天诸葛宾一直跟他逼逼这新研发的灵石武器多强,可他始终嗤之以鼻。

要说能杀死中三品修士他还勉强相信,至于上三品?玩儿呢!

不夸张的说,任意一位上三品修士,只要不想死,只要不是圣人出手,那么想陨落便极难。

人族这么长久的历史,除却在对抗妖族战役中陨落的上三品修士以外,因为围攻或者对战而死的简直屈指可数。

上三品什么概念?

以兵修举例,抵达三品境界,生命力极其顽强,只要不是脑袋直接没了,就算心脏被挖也一样可以活蹦乱跳。

再以佛家来说,达到三品之境谓之金刚,练就琉璃金身,防御力极强。禅定状态下除非二品强者全力攻击,否则破不了防御。

医家、法家、儒家就不用说了,虽然不是佛修兵修那样的大肉比,但也各有各的保命手段,想死比登天还难。

现在诸葛宾说可以靠武器杀死这样的变态,陶安怎么可能会相信。

“哼!兵修就是粗鄙,不懂知识和技术的伟大与可怕之处。”

诸葛宾早已经就这个问题和陶安争论许久了,两人谁也无法说服对方,所以他现在也懒得再和陶安哔哔。

他不屑于和粗鄙的兵修浪费口舌。

接着他看向苏牧,见苏牧陷入沉思不说话,好奇问道:“牧哥你在想什么?”

“哦……没什么。”

苏牧回过神,对诸葛宾笑了笑:“灵石武器很有前景,日后发展的潜力相当大,关键是有很多技术可以慢慢开发。”

“不过我还是那句话,无论研究出什么,你都不要让别人知道与我有关。”

只是刚刚粗一听诸葛宾说了灵石武器的想法,苏牧就知道相当不俗。

这都是科技和狠活儿啊!

墨家现在已经半只脚踏入灵气科技的道路,未来发展不可限量,能研究出多么恐怖的武器也是未知数。

其实苏牧是有点心动的,借助墨家发展灵气科技对抗儒圣,似乎未尝不可。

可仔细想想,现在这种技术刚刚起步,短短时间内想要达到能杀圣人的地步着实是天方夜谭,还不如他修仙呢。

其次就是即便能研究出来,这群炎国的墨家子弟会拿这种武器帮助他去对付儒圣?

最后说不定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牧哥你太低调了,不如你还是考虑一下来当巨子吧,你比我爹合适。”

诸葛宾锲而不舍地劝道,努力想把苏牧拉到墨家,推翻自己老爹。

哄堂大孝了属于是……苏牧嘴角微抽,权当没听见这话。

这时他忽然觉得有人正看着自己,于是他抬眼望去,一张冷艳面孔映入眼帘。

诸葛嫣然坐在不远处的席位上皱眉看着他,不知在想些什么。

“啧,今天穿这么漂亮。”

苏牧见到诸葛嫣然后,稍稍被惊艳了一下,因为对方今天的打扮相当出彩。

她换下了那身沉闷的黑色劲装,身穿酥胸半露的襦裙,上胸以及后背袒露,外披透明罗纱,内衣若隐若现。

诸葛嫣然的容貌本就十分美丽,加上这身相当挑身材的衣服,窈窕身姿尽显。

她安安静静地坐在席位上,静若处子,任谁见了都得赞一声是大家闺秀。

和平日冰山美人的模样判若两人,少了分冷意,多了份柔美。

放肆地在对方身上打量了一番之后,苏牧收回目光,继续和诸葛宾、陶安两人谈笑风生。

而诸葛嫣然远远看着苏牧,细长的柳眉轻轻皱起,眼里闪过疑惑。

“大哥和他的关系何时这么好了?”

自家兄长和陶安是死党她清楚,但和苏牧关系这么好,她是没想到的。

而且诸葛宾围在苏牧身边,神态看起来十分崇敬,甚至是……崇拜。

她还从没有见过大哥这样的表情。

以诸葛宾的性格,即便和谁玩得好,也不至于把姿态放得这么低,哪怕苏牧是儒圣之子也一样,因为他最感兴趣的并不是读书,而是墨家机关术。

等等!

诸葛嫣然脑海中灵光一闪,忽然有了一种猜测,美眸直直地看着苏牧。

“大哥突然研究出阵法结合机关武器的道路,难道与他有关?”

诸葛宾的天赋怎么样她这个当妹妹的清楚,有天赋但是不多,能想出灵阵铭刻武器是她万万没料到的。

这种天才的想法不该从他嘴巴说出。

而且为什么之前没想到,偏偏最近想到了,而且还是和苏牧认识后不久?

只能说明这件事和苏牧很有关系。

“难道他在府上十六年,都在研究我墨家的知识和技术不成?”

诸葛嫣然越想越觉得可能性相当大,同时又联想到苏牧在府上布巨型聚灵阵,所以越发认可这个想法。

当然这一切也都只是猜测,但她可以肯定的是,灵石武器和苏牧脱不开关系。

想到此处,诸葛嫣然心里打定主意,等找到机会她要去找苏牧当面问一问,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差不多又过了小半个时辰,所有宾客都到齐的差不多了,苏牧和诸葛宾两人分开,各自返回席位上去。

国庆宴,即将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