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限时婚约:我被残疾大佬宠上天 >  第40章

姜沫兮听出男人那个“上”字,故意加重了语气,耳尖便染上了绯红。

但她还是笑着作答:“如果傅三爷觉得需要上课,我也不会拒绝。”

傅佑寒微眯着鹰隼,想从她的眼眸里读到其他情绪,电梯门却在这时“叮”的一声打开了。

姜沫兮随即翻身,利落地从他的腿上下来。

仿佛刚才什么亲密举动都没有发生过那样,推着他去了包厢。

之后,她又换上了服务生制服,如常工作。

傅佑寒亦没有追问,她和傅诣铭的事情。

仿佛他们之间,只是普通的客人和服务生关系。

而今夜,陪在叶辰身边的人,依旧不是余丁丁。

安漾一身吊带鱼尾裙,柔柔地靠在叶辰怀中。

“叶少,我刚没注意,喝了好多冰柠檬茶!”

“冰柠檬茶不好喝吗?要不,给你点杯冰咖啡?”

叶辰摇晃着红酒杯,唇角依旧噙着让女人都要沦陷的温柔弧度。

“讨厌!人家是想说过两天姨妈要来了,喝冰的会肚子疼。”

“哦,原来是这个意思啊。那我等下让人给你准备止疼片。”

男人不走心的模样,让安漾又一次只能用撒娇化解尴尬。

姜沫兮端着酒水的,还是忍不住多看了两人一眼。

她都能听出了安漾的言外之意,不信女人堆里游走的叶辰听不出来。

可叶辰面对安漾的撒娇,从始至终只有哂笑。

这让姜沫兮忍不住想到了之前,叶辰在余丁丁生理期时,亲手为她泡生姜红糖水的事情。

然后她忍不住想,其实叶辰对余丁丁多少还是有点心的。

不然,他大可以像对安漾。

可要是真用了心,他为什么会让余丁丁去八楼那种地方?

姜沫兮百思不得其解时,冰冷的男音忽然从身后传来。

“下班跟我走。”

姜沫兮错愕回头,就看到傅佑寒黑眸冷冽。

她微微蹙眉,因为悟出傅佑寒真打算让她今晚去上课。

但她还是点头,这才端着托盘离开包厢。

姜沫兮一走,叶辰的调侃如期而至:“啧,和好了?”

傅佑寒抿了口酒:“没。”

其实,他和姜沫兮真谈不上和不和好。

今晚他帮姜沫兮的事情,也没打算让她以身抵债。

可刚才她失神地看着叶辰,让他很不爽。

不爽到,想要破坏这一切。

“那怎么下班还要和人家在一起?”叶辰越扒越来劲。

傅佑寒瞥了叶辰那副八卦的嘴脸一眼,唇角冷勾。

“那你怎么喊着宝贝,却任由你的宝贝陪别人?”

“说不过你。”叶辰顿时收回八卦嘴脸,哂笑着。

后来,他就喝高了。

安漾提出要送叶辰回去,可叶辰不依,非要他的护草使者余丁丁送。

最后经理只能亲自去八楼,把余丁丁请上来,送叶辰回去……

*

姜沫兮下班,如约上了傅佑寒的车。

到达天琴湾别墅,池敬便识趣地驾车离开。

两人进入别墅后,傅佑寒就直接去了浴室。

姜沫兮索性坐在沙发上,翻看了下手机上的新消息。

傅诣铭发了最多消息,大致内容都是在威胁姜沫兮,让她别把息肌丸的事情告诉傅佑寒。

姜沫兮懒得翻看内容,直接将信息删除。

除了傅诣铭外,还有穆晚婷发来的消息。

她发了一道很难的高数题,然后又截图发了一张某直播间的图。

图片是萧众正在直播讲高数题的画面,上面还有穆晚婷的账号“MM”连续几次刷刚才那道高数题的留言。

然后便是穆晚婷发给她的文字信息:“沫兮,萧贱人肯定不会这题,你看他都不敢回应我!”

姜沫兮失笑,回复她:“怎么是萧贱人了,之前不还是萧男神?”

穆晚婷在玩手机,信息回复得很及时。

“他那么针对你,直接亲手打碎了我心里的滤镜。”

姜沫兮回复她:“他针对我,又不是针对你,别那么偏激。”

“针对你可比针对我严重多了。俗话说得好,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同桌情。我现在把他做成手撕鸭的心情都有了!”

穆晚婷很快又给了姜沫兮一个截图。

上面依旧是萧众在讲课的画面,只是直播间里的留言都变了味。

“萧老师,MM同学在提问,你回复他一下!”

“萧老师不是没有看到留言,而是不会那道题吧?”

“连网友找来的题目都解不开,还有脸吹自己是第一大学最杰出高数老师!”

姜沫兮知道穆晚婷是在为她刁难萧众。

她心里其实并不在意这些的,但看穆晚婷为了这事那么火急火燎的样子,她突然觉得在技术学院上学,也不算是浪费时间。

至少,她交到了真心待她的朋友……

姜沫兮失神地盯着手机时,耳畔突然传来熟悉的男音。

“在看什么?”

姜沫兮回头看到傅佑寒,他正穿着深灰色浴袍,墨发上还带着些许水珠,眸光幽暗。

“没什么。”

姜沫兮将手机收起,正琢磨着要不要也去洗个澡时,男人却低头吻了上来。

再后来,一切都变得不可控。

姜沫兮只记得被折腾得迷迷糊糊之际,男人好像在她的耳畔低语:

“叶辰不适合你……”

她想问男人,为什么把她和大玩家叶辰扯到一块?

可她实在太累了,累得连眼睛都睁不开。

最后,所有的疑问都被她带进了睡梦中……

*

隔天一早,姜沫兮接到了于曼的电话。

“你昨晚又上哪去了?你当这个家是旅馆吗?你要是真的不想在这个家里待的话,为什么不直接搬出去得了。”

姜沫兮刚才睡得迷糊,没看清楚来电显示就接了电话。

直到听到于曼那劈头盖脸的责问声,她才知道自己竟然接到了于曼的电话。

“我昨晚……”姜沫兮正想为她编个夜不归宿的理由。

但于曼直接开口打断了她的话。

“我不管你昨夜做了什么,现在又在哪里,你必须在半个小时内回家,跟我们一块去文化馆,看薇薇的摄影作品展!”

撂下这话,于曼就直接挂了电话。

姜沫兮盯着手机好半响后,才苦涩一笑。

其实于曼能主动给她打电话,仅仅只是为了让她去凑人头,看姜薇薇在文化馆的作品展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