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我以偷窃成神明 >  第8章 天狼啸月

尊者?

袁庭此刻心中就两个字,卧槽....

自己是做了什么孽,碰到个护法也就算了,怎么连尊者都来了。

不过,尊者身上,应该会有好东西吧!

想到这里,袁庭立马选择了偷窃。

【叮!】

【您对魔教尊者白无眠使用了妙手空空,成功偷取其功法,天狼啸月。】

【天狼啸月:使用该功法,可借助太阴之力修炼,也可向太阴借力,大幅提升自身各项属性,维持时间与宿主能力有关。注:该技能只可在夜晚施展。】

就在下一刻,白无眠忽然冷声说道:“你个愣头青,本来还想留你一命,如果你乖乖放弃,这样反倒不会坏我大计,如今,我只能把你杀之而后快了!”

说话间,白无眠的表情变得刻薄阴沉,袁庭感受到一股浓烈的杀意锁定了自己。

草!

袁庭有些无语,自己不过是想发动妙手空空的偷窃技能才撒了这么个慌,怎么现在反倒成了这疯批女人弄死自己的动机了?

怎么办!

袁庭有些牙疼,一个魔教尊者,至少元婴期,不,至少是化神期的强者,他一个小小炼气期修士,拿什么跟这种大佬扳手腕。

眼看着白无眠打算将他斩杀在秘境中,袁庭无奈,只能拿出最后一招。

【天狼啸月!】

他能感觉周围有无数的太阴之力沿着他的皮肤爬行,接着顺着血管流经心脏,让它停止了跳动,然后钻进了脊椎,蜿蜒向上,直达他的脑部。

血色浸染了袁庭的眼睛,或许是因为长期修行正统功法的缘故,所以贸然修行魔教功法对他的身体带来了短暂的冲击。

那是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渴望正在抓挠着他的内壁,一种极其古老的力量在其体内催生。

这是一门很强大的功法,此刻的袁庭仿佛站在山巅,自化身为一只天狼,立于山巅,要将那明月吞入腹中。

嘴一张,一吸,满口的太阴之力顺着喉咙进入腹中,然后入丹田,他能够清晰感觉到自己的修为又有所精进。

看到这一幕,本来打算对袁庭出手的白无眠骤然收手,眼中满是难以置信。

这不是天罗门的至高功法吗?

为何,为何一个普通宗门的外门弟子会掌握?

难道,他也是天罗门安插来的钉子,不可能啊,天罗门除了白夭夭之外,没有别人了。

“你,你这功法从哪里学来的?”

“我说我是从您这里学来的,您信吗?”袁庭讪讪一笑。

“从我这里学来的?”白无眠愣了一下,看着对面的袁庭,眉头紧锁。

在白无眠看来,对方就是故意不想告诉自己实情,可问题是,这天狼啸月并非普通人就能修行,所以,这小子背后也是魔教的某个宗门。

魔教各个宗门互相之间没什么大的矛盾,所以白无眠也不会错杀同是魔教的弟子。

而且,如此年轻就能修行天狼啸月的功法,一是说明对方在魔教里面的地位不低,二是说明对方的天赋绝对是一顶一的。

白无眠深吸了一口气,这样一名优秀的男子跟自家妹妹白夭夭能够有一腿,还是蛮不错的。

这里多提一句,白无眠和白夭夭是亲姐妹,所以对于自己妹妹未来的夫婿,白无眠是很关心的。

她想了想,本来冷厉的面容变得柔和,她笑道:“袁公子,刚才的话当我没说过,我同意你跟白夭夭交往了。”

袁庭:“.....”

你这变脸简直比翻书还快!

“要不要跟着姐姐前往天罗门,姐姐许你荣华富贵哦。”白无眠娇媚一笑。

袁庭愣了一下,他是不可能就这样加入魔教的。

开玩笑,加入魔教那可是要被玄门正派给追杀的,一辈子颠沛流离的生活他可不愿意过。

见袁庭不说话,白无眠说道:“怎么,你背后的人不愿意吗?”

白无眠现在已经先入为主的认为袁庭背后有一位魔教高人了。

袁庭想了想,沉声道:“前辈,我可以跟随你历练,只是,我有一个要求和一个问题,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