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在荒野求生 >  018 石锅裂了

麻绳网子狩猎成功惊人,大获成功。

两天内,部落里的人都知道了。

大家开始搜集麻绳结网。

更多的人开始寻找苴麻,开始搓麻绳。

有了更好的捕猎方法,脑子不傻的都知道该怎么做。

更何况,太阳部落的人脑子都很灵光,可能是生活饮食影响,身体差异大。

捕猎法子传开后,林言觉得寒季的食物应该不用愁了。

等大家都捕猎到了鼠兔幼崽,开始养殖,何愁没有肉吃。

傍晚老黑回来了,林言问他黏土的事情有眉目没。

这几天,老黑一直在忙着这个事,却没有任何进展。

林言安慰他,让他别着急,慢慢来。

第二天,她睁开眼睛,又是天光大亮。

她把网子借给了黑土,花红不用跟着狩猎,每次也能分得猎物,足够她们吃了。

花红正在蹲在灶台前,一动不动。

林言走过去,“阿娘,怎么了?”

“裂开了。”花红指着灶台,她正在熬肉汤,突然石臼就裂开了,吓了她一大跳。

林言一看,脸色也变了。

这个石臼可是她家唯一能当锅用的,裂开了根本没法用。

这下好了,肉汤也没得喝了。林言欲哭无泪,日常想死一次。

娘两用木条插着一块肉,放在火堆上烤,没办法,总要吃饭。

简单吃过后,花红让木石帮忙看着林言,她和叶子去找石头了。

想要找到可以做石锅的石头是真不容易,没有利器打磨,只能找天然生有凹槽的石头。

部落里每家都在找这样的石头,但不是谁都能找到的。

林言家里的石臼就是和叶子家共用。

一看这情况,叶子和花红哪敢耽搁,要是找不到石锅,家里的两个孩子怎么办。

大人可以喝生水,身体扛得住,可是小孩子体弱,喝生水容易得病。

林言这几个月给大家灌输的观念,已经深入人心。

部落里的小孩子那么多,占了人口的三分之一,养不好就是巨大的损失。

她做过统计,大概找到了太阳部落人口激增的缘故。

这几年,没有迁徙,一直生活在这一片,相对来说安稳下来,休养生息。孩子生的多了,虽然成活率不高,但也有不少。

这些,林言心里都明白。现如今,最重要的还是人口,在这个人力至上的情况下,人当然是多多益善。

她想要提升生活品质,要做的事情太多了,都需要劳动力。

因此,必须提高人们的饮食水平,让更多的孩子存活下来。这是重中之重。

麻网越来越多,狩猎的鼠兔更多,每家开始养鼠兔幼崽。

然后,人们发现,养育的崽子长大后一窝能生三四只,继续养殖,完全可以家养鼠兔。不用辛苦狩猎,鲜肉随时就能吃到。

这一发现,让部落所有人头顶上悬着的食物危机解除了。

人们不再发愁没有食物充饥,各个喜笑颜开。

唯一不高兴的就是林言了,她遇到了瓶颈。

找不到烧制陶瓷的黏土,她没有锅具用,喝不上热水。

唯一的石锅也裂了,又勉强弄了一只,但很不好用。

其他人对此很满足,可她却不行。现在的生活在她看来,和野人没有区别。

可是怎么才能解决器具的问题呢。

没有原料,什么都做不了。当务之急,还是要寻找各种矿石和黏土。

一个月了,没有进展,林言的小脸越来越严肃。

老黑每天早出晚归,终于给林言带回来了一块脑袋大的黑色石头。

是一块煤炭,黑油油的,在太阳照射下闪着光泽。

她忙询问是在哪儿找到的,却找不到来源。

是一家人无意中捡来的,放了不知多久,没啥用就随手丢在一边。

白高兴了。她还是把那块煤炭郑重地收了起来,以后用得上。

林言换了思路,她让老黑去各处挖土。

毛木家已经搬过来,只有两个人。就毛木和他阿娘。

毛木阿娘年纪大了,身体不好,生毛木的时候伤着了。一直病歪歪的。

好在毛木命大,艰难地活了下来,如今已有十八岁,长的也高,身体壮。

毛木没有抛下阿娘不管,靠着一身蛮力狩猎养活着娘两个。

他很勤快,对林言十分崇拜,唯命是从。不用每天外出狩猎,他就围着林言转。

木石身体不好,每天忙着编篓子,搓麻绳,照顾林言的人换成了毛木。

这一天,林言让毛木带着她去河边玩。

两人来到河边,清理出一片空地出来,又挖了一些泥坑,找来一些大石板铺在一边。

等了会儿,老黑提着四个小篓子的土来了。

林言把土分别倒在石板上一小堆,让毛木用大叶子捧着水过来。

她开始用手活泥巴,让胖宝检测。

科技馆有检测功能,只是不具备活性的东西检测要付出贡献值。

“胖宝,怎么样?这种土可以用不?”

胖宝:“成分驳杂,所含成分与资料比对不符。”

林言挨个试过去,胖宝给出的答案都是否定的。

只有一个稍微有点儿沾边,但和真正的黏土差距还是挺大的。林言不放弃,问老黑这种土是从哪里挖来的,带她一起去看看。

老黑犹豫道:“这个远一些,是在下边挖的,那边都没有人住,不安全。”

“怕啥,有你和毛木在,我们小心些。”

两人带着林言去了。

一直向西北走了差不多三里路,到了老黑说的地方。

这里鲜有人来,草木长得旺盛,遮天闭日。

老黑也是以前来过,这才大胆过来一试。

到了地方,林言一看,老黑挖的是一块大石头附近的土。

难怪和其他几种不太一样。

她向着周围看了看,啥都看不到,“你们知道哪里能看得高,看得远吗?”

两人同时指了指一边的大树,意思不言而喻。

林言傻眼,她怎么忘了呢,忙道:“带我上去。”

两人同时摇头。

老黑劝道:“树上很危险,不能上去。”

“树上虫子多,咬人,不能去。”毛木道。

“你上去过,对吧?”林言眼睛亮晶晶地看着毛木。

毛木点头,“你太小,不能上去。”

“不怕,你带着我上去。”

在林言的歪缠下,两人不得不同意带上她爬树。

挑了一棵大树,先让毛木爬上去探路。

老黑带着林言在下面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