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逆道斩神 >  第138章 酝酿中的暴风雨

另一边的我方战线上。

从欢呼后就是安静,大部分战士已经失去了力量,身体大面积透支力量,现在都在休息。

偶尔传来至高点上异能观察员定期侦查的声音。

掩体里也不时的传来,战士们在包扎伤口时传来的一声声闷哼。

由于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冲锋,现在无论受多重的伤都不能用麻药,要不万一还在麻醉没有过去的时候,对方开始冲锋,这边会减员的。

鉴于这个考虑,所以在安静中偶尔传来的惨叫也分外令人揪心。

另一面趁着对方还没有过来,有大批的普通战士冒着生命危险来到水中。

将一具具异能者的尸体拖回来,那些残肢碎肉也尽量的找回。

在战士们的眼里没有痛苦,有的只是永恒不变的冷漠与哀伤。

他们是军人,不管什么时候在战场上都要保持冷静,一旦失去理智就是死亡的开始。

尽管他们明白,如果没有这些意能者替他们去死的话,第1道防线就是他们来守,现在在水中漂浮着的残肢碎肉就是他们。

他们沉默着将完整的尸体摆在一起。

随后摘下军帽统一的敬礼足足三分钟转身离开。

逝者已死,自己还没有,竟然把命留下来了,就要背负着他们的意志好好活下去,杀更多的敌人,顺便把他们那一份也加上。

只有如此,有一天自己下去后,在这乱世之下他们也能闭眼了吧。

战士们的脑子里现在只有这一切,思考的功能好像停止了,木讷的走回自己的位置。

不是不时的看见他们握的发白的指关节和那愤怒到极点的哼哼声,他们比平常来而言,也就是变得安静了些许而已。

其实他们早已经想到了战争会死人,甚至包括灭国。

可遇到这种事情了,还是让他们接受不了。

他们宁愿自己去死,这种背负着不是自己的责任的压力太大了。

生活是最累的。

当一个人死去,他的压力和那些坚持都会统统消散,但要是他临死的时候,把这些全部交给另一个人,那另一个人的坚持和背负就不是1 1=2的事情了。

那是生命的托付,那是一种身上背着整个国家重任的责任的压迫感。

甚至你想在战场上找机会就此死去,你的内心都会谴责你,让你生而不得死而不行。

不时的还会回想起自己弱者的身份,心中更有一番不同的味道。

多说无益,自己只能默默的想着,体会着。

体会着那干裂的,歇斯底里的心中的痛和弱者独有的无力感。

李无涯观察了一会儿,将头重新缩回来,靠在土壁上也发了呆。

中午的时候,后方的后勤总算跟上来了,众人算是吃了顿饱饭。

肚子里有食,就困了。

李无涯抱着自己的装备沉沉睡去。

还是老样子,第1个还是冷轻松,众人看没什么事也纷纷睡去。

别的防御点也是一样的,要知道现在不睡觉,一旦真打起来什么时候才能睡觉就不一定了。

所以赶紧的吧。

随着一个睡去两个睡去慢慢沉默又附着到了这里。

微风轻轻吹拂着波澜辽阔的大海,偶尔一颗石子掉入水中,激起一片水花。

受了惊的鱼儿们仿佛都嫌弃这片沾了血的海域,远远的躲开,也许是他们的危机感起到了作用,也许只是害怕自己有一天成了别人嘴中的食物。

高高的掩体耸立在海岸旁,仿佛在宣誓不可退后的决心。

第1次冲锋造成的伤害,不可抹平,点点弹痕在沙滩上是那么的明显。

本显得那么安静祥和,但多了这些肮脏的点缀,让这万里山河根基显得微微有些杂乱无章。

天空也是阴云密布,尽管太阳想洒下温和的光,但老有一些贪婪无厌的家伙在琢磨着一些令人感到卑鄙无耻的事。

冰冷的寒风时时刻刻提示着那些忠诚而又坚定的战士,危险的逼近。

战士们也给出了英勇的回答,从那沙滩上早已经开始建造的地面防御和直指天空的一把把仿若利剑般的飞弹都能说明问题和坚定的决心。

而众人不知的是另一边。

离海岸不足5公里的一处沙滩旁。

冷魔点点头道。

“现在局势就是这样的,我们要抓住机会。”

在他前方有三十几个人,在前面的一个老者笑道。

“第1次是先杀神龙还是先抢地盘或是直接抓人。”

冷魔摇摇头。

“这三点并不冲突,其实。”

一个披着黑袍的女巫忽然插嘴。

“我们是拿好处来的,请说明白点。”

冷魔不屑的咧咧嘴角,连正眼都没有看上女巫一眼,转而对老者说到。

“第一点神龙可以不杀,我们也没有这个能力,逆道必须得杀,这是他们重点培养对象,第2个,地盘咱们不着急收,等着神龙和外国佬打的全疲累了,我们再收也不迟,第3点,要是他们听话,我们就不抓人,不听话,地盘有了想抓人还不好说吗。”

老者思考了一会儿,首先同意,在他身后,也有不少人犹豫着随机一个个点头同意。

那女巫本想再出出风头血捞一笔,却发现事态已经出了自己控制的范围,直好恨恨的点头同意,再找机会捞一笔。

而此刻离此地也不过十四五公里的一处树林内。

挂师看着面前的两个黑袍人呵呵笑笑。

“这一次正是乱世,咱们作为破命会代表可一定要赚够好处”

一个黑袍人传出嘶哑的笑声。

“放心吧,有我们三个联手,不怕好处到不了咱们手。”

挂师点头。

“唉,但愿如此吧,咱们尽力而为。”

两个黑袍人答应一声,三个人隐藏道了树林中。

而在同一片树林的另一方。

一尊浑身血红色的鬼神与另一尊浑身都是手的鬼神破开空间出现在了林中。

两鬼往远处的战线上看了看,呵呵冷笑了一会儿,随后消失在了林子中。

就好像这里从来没有什么东西来过。

另一边一处大道上。

十几辆加厚了的钢铁怪兽,风驰电掣的开向海边。

其中一辆车内。

“大伯,为什么我们不去帮忙打仗啊?”

一个年轻人向后排的老者问道。

老者微微睁开眼睛笑笑。

“小子啊,利益至上,你还是刚出来呀,跟我一段时间你就能看明白了。”

年轻人疑惑不解地向远方看看,无奈点头。

另一处通往海岸的小道上。

二十几个人飞快的跑动着。

这里的路太窄,车进不来,他们又不敢去找大路,所以才有了现在这一幕。

不过他们显得都很高兴。

其中一个年轻人一边跑一边对身旁的一个稍微大点的人到。

“哥,我们吞魂人都多久没有限世了,这一次可得吃个痛快。”

他身边的人道。

“放心吧,这一次多的是,我们先去海岸先吃几个异能者的灵魂补补,转头就去百姓的城里吃那些普通的魂魄养我们的魂魄。”

众人都开心的笑了。

仿佛在这一刻整个世界都被一股暴风雨的气息所笼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