俩儿子一听娘亲肚子疼,同时站立起来,文飞率先开口关心道:“娘早上吃的和我们一样,咋还肚子疼呢?”

马春花弯腰边走边敷衍道:“谁知道呢,应该早上没上茅房?没事,我去去就回。”

文德面色凝重,急急补上一句:“娘,别走远了,有事就喊我们?”

马春花已经跑出老远,故意在一棵大树下拐进去,喊道:“没事,就在这你们别担心。”

俩人隐隐约约能够看见娘亲的身影,这里又不在深山的范围,危险性不大,两人又开始疯狂采摘,希望能多背点回去。

马春花鼓鼓捣捣的把怀里的灰不溜秋的蛋拿出来,“真是累死我了,你这家伙居然在享清闲,该出来了听到没?”

马春花嘴里嘟嘟囔囔的说着,小花早就想破壳,可是早自己没有能力出来,只能憋憋屈屈的回道:“谁躲清闲,是我自己出不来好吧,若是出来,本尊还用的着一个凡人指手画脚?”

马春花眼珠一转,这话好像提醒她了,它的意思好像是没瞧得起自己呀?

这可不行,家里若是没有个规矩可不成方圆,日后它若是不服从管教,不是要骑在自己头上作威作福?

“诶?你咋还不动手,本尊可是憋屈了很久,很想见见外面的世界呢?”

马春花眼珠一转,计上心来,“想出来也行,我孙女是你主子,我是你主子的奶奶,变相的也就是你的主子,从今以后你就有两个主子了,先叫一声听听?”

“不可能!本尊的主人只有小公主,你算老几?”

马春花微微一笑,伸手端详起神宠蛋笑道:“你要是没有我的帮助,也不可能留在锦宝身边,再说了,家里能护住锦宝的也只有老太太我,你说我算老几?”

独角兽狰沉默半响,想着欺骗她一时,等到自己出来之后再找她算总账,开口:“你是老大,你放我出来我就诚心认主?”

马春花也不想耽误时间,她知道这个家伙暴脾气执拗,口不对心的应承下来肯定是权宜之计,她也不怕,等它出来的时候,看它能厉害到哪里去?

马春花从旁边的地上拾起了一块石头,硬生生的砸下去,心里想象这一下会不会太重,会不会伤到它,脑子里憧憬着这个狰到底长成什么样子?

可是低头一看,哪里有小家伙的影子,那个灰不溜秋的神宠蛋还完好无损的躺在那。

马春花被震得眼睛瞪得大大的,露出怎么都领悟不到的神情。

“咦……怎么回事?”马春花惊讶的出声。

“诶什么?你到底行不行啊,别费了半天劲让我白高兴一场?”暴躁的狰有点不耐烦的冲着马春花吆喝。

马春花心情烦躁不安,听到狰居然还在埋怨自己,报复性的伸手握住那个神宠蛋使劲的晃悠两下,又摇了几圈?

直到狰晃得求饶:“好了好了,头都摇晕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马春花见他服软,才开口说道:“和老娘我斗,这就是你的下场?”

暴躁狰心里暗想:“等着吧,等一会老子破壳出来,你有好受的?”

两个人各怀心事 ,都在想着对策,忽然想起自己宝贝的孙女的福运,双手合什:“奶的宝贝孙女,保佑奶奶一举成功好吗,这个家伙出来,有他保护锦宝,奶奶就放心了。”

嘴里念叨完,将地上的大石头再次举起,闭上眼睛又默念了一遍才放心的砸下去。

这回的反应有点剧烈,只听“嘭”的一声,蛋壳果真碎裂,从里面钻出一只小花豹崽,

就见它两只眼睛金黄发亮,一对毛茸茸的耳朵不停地动着,鼻子就像两个飞镖拼在一起,牙齿锋利,唯一不同的就是脑瓜门上长着一个犄角。

初见,马春花笑的合不拢嘴,并没有被它那凶神恶煞的脸吓到,没错,它像是一只圆滚滚的大花猫!

这位傲娇的独角兽狰还想着要出生之后报复这个又肥又胖还缺得带冒烟的老太太,可是低头一看自己的造型,除了能呲牙,显摆一下自己的小爪子吓唬吓唬人家一下,其余的真是一无是处。

无奈的闭上了眼睛,乖乖的等着听老太太尽情的嘲讽,因为自己没有一点反抗的资本。

老太太一看见它那认怂的样子,也就没有了与它争斗的**,何况自己出来好久,未免让儿子们担心,还是不要浪费时间在这上面。

伸手一敲小花豹的头,警告道:“给我安分一点,不然哪天惹我一个不高兴,老娘把你褪毛剁巴剁巴炖肉汤喝?”

小花豹听了身子就是一阵哆嗦,吓得四肢发软,小身子一直往马春花身上靠,“主人,我冷,咱们还是回家吧!”

马春花嘴角上扬,被现实打败的小花豹这是认输了吗?

这哪里还是脾气暴躁的那个独角兽吗,分明就就是一只寻求保护的小幼崽在撒娇。

伸手一捞,把它抱在怀里,语气平和的说道:“这样才乖嘛,记住等你羽翼丰满的时候,老娘也会跟着强大,所以你要学会审时度势的好。”

小花豹没有反驳,毕竟刚出生,身子还比较虚弱,加上自己法力全无 ,所以它决定养精蓄锐的装死。

马春花见状也不拆穿,抱着小花豹往两儿子方向装作惊喜大喊:“文德,文飞快看这里有野猫生的幼崽好可怜,咱抱回家养吧?”

装死的小花豹猛然抬头,怒目而视的看着马春花,想要反驳,却被她伸手一拍按倒在自己的臂弯,“继续给老娘装死!”

小花豹张嘴嘟囔道:“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本尊可是不可一世的神兽,居然被人称作野猫,天灵灵!地灵灵!赶快把你这老巫婆带到地府吧!”

马春花边走边低语道:“闭上你的乌鸦嘴,就算去地府,老娘也不会忘记带上你一起作伴?”

小花豹彻底闭嘴了,它才来到这个世界,还没看见小主人长什么样子,它可不能因小失大。

“娘,山里的幼崽都是有娘的,咱们抱走会不会野猫爹娘来找孩子?”憨厚的文德居然会想到这样的问题。

马春花不慌不忙,她早已想好对策:“真是可怜,娘刚刚把那母猫给掩埋了,估计难产时死掉的都发臭了。”

此话一出,小花豹眼睛又缓缓睁开,想要用犀利的眼神还击,可同时它的视角又多出来点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