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梨衣不要担心,你看看,这根凶签已经被我彻底掰断了,根本就不会有什么灾厄降临到你身上的。”

林夜轻笑着,将手里断为好几截的竹签给绘梨衣看。

不过这种签条是竹子做的,所以林夜在用手强行掰断的时候,劈开的木刺顿时划伤了他的手,导致鲜血淋漓,但林夜全然不在乎。

“林夜,你受伤了。”

绘梨衣在小本本上写道,她的脑袋垂的很低,看不到表情。

“哎呀呀,一点小伤,根本奈何不得我的。”林夜笑哈哈的说。

可下一刻他就笑不出来了。

绘梨衣递来的小本本上,泪水打湿了接下来的这行字。

“绘梨衣不想让林夜受伤,更不想要林夜为绘梨衣抵挡灾厄,绘梨衣真的不想,绘梨衣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林夜。”

“绘梨衣,我真的没事,是你想太多了。”

林夜抓抓脑袋,想要去拍拍对方的肩膀安慰一下,但看到自己手上的血,又不由得垂下了手。

“姑娘莫要忧伤,今晚在浅草寺祈愿可得十倍效果,就算是厄运也能十倍远离,姑娘你也可以再抽一次,只要能抽到上上签,注定会好运多多。”中年和尚满脸慈爱笑意。

绘梨衣忍不住抬起泪眼看向林夜,后者嘴角抽搐了一下。

要是抽到上上签还好,可万一运气太好,又抽到一次凶签,绘梨衣会不会再受打击。

“施主大可放心,寺里有规定,但凡是抽到凶签者,都可以免费再抽一次。”中年和尚还以为林夜心疼钱,赶忙解释道。

身为出家之人,虽然他有些爱财,但也不希望每一位在寺里花了钱的游客会郁闷离开,要不然人家下次怎么还来呢,细水长流嘛。

“林夜,我可以继续抽签么?”

绘梨衣小心翼翼的在小本本上写道,美眸里满是期待。

林夜笑道:“如果绘梨衣想要继续抽的话,那就放开抽好了。”

其实他才不管绘梨衣抽到什么凶签不凶签的,只要女孩能够开心,一切都无所谓,万一真抽到凶签导致女孩心情失落,那就一直抽到上上签为止,反正这枚签筒里一共只有一百根签条,就不信抽到第一百个还没有出上上签。

这就跟抽卡一样,至少也得给个保底吧!

“唔唔!”

受到鼓励,绘梨衣坚定的点了点脑袋。

旋即她重新拿起签筒开始摇晃起来,没多久,又一枚竹签掉落。

一旁的中年和尚拿起竹签,顿时眼角抽搐起来。

竟又是凶!

虽然他没有说话,但因为这根签与此前所谓的凶签一般无二,在场所有人包括绘梨衣同样知道这次的抽签结果。

“绘梨衣,你继续!”

林夜一把拿过和尚手里的凶签,再度咔嚓一声给掰断了。

“还,还请姑娘继续。”中年和尚嘴角抽动。

“唔唔!”

绘梨衣再度摇晃签筒,再一根竹签掉落。

“凶!”

咔嚓!

“又是凶!”

咔嚓!

“怎么还是凶!!!”

咔嚓咔嚓!

……

随着绘梨衣一次次抽到凶签,包括中年和尚在内的其他人神情逐渐变了。

从一开始的祝福到古怪,再到震撼,直到最后变得悚然起来。

其实很多游客来此抽签,并不全是真信这种能够预示未来的抽签仪式,只是图个心理安慰罢了。

若能抽到上上签,自然心情会好几天,若抽到下签或是下下签,就只能暗骂一声晦气,但总归无伤大雅。

可如今绘梨衣一连十七次抽中凶签,那就不是所谓的巧合了,而是有种命中注定的宿命感。

一旁的中年和尚同样面色骇然。

整个签筒里一共有上百枚竹签,其中凶签只有十八枚,若是他人连续抽中凶签,则代表此人身上的不详浓厚,可若是连续抽中十八枚,则为罕见的无极大凶。

佛经有十八层地狱之说,而无极大凶之人一生罪孽缠身,此生也不得解脱,死后会直接进到第十八层地狱接受万世惩罚。

直到绘梨衣摇出第十八枚竹签。

凶!!!

又是凶!!!

一连十八次抽到所有凶签,此乃无极大凶成也!!!

中年和尚满脸惊恐,他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是如此绝美的女孩,竟背负如此可怕的命运。

可为什么命运会如此咒诅一个人呢,甚至非要让其下达地狱的第十八层才善罢甘休。

还是说眼前这个女孩只是套用完美人类的皮囊用来伪装,实则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要为祸世间,如今冥冥预兆,是想让这头极恶之鬼再度回到十八层地狱里?!!

中年和尚心中极为惊惧不安。

毕竟一连将签筒里十八枚凶签全部抽中,这已经不是所谓的巧合了,而是必然!是命中注定的必然!

眼前这个叫绘梨衣的女孩,必然是某种极为可怕的东西,否则绝不会受到这种咒诅!

在场所有人看向绘梨衣的眼神都变了,那份美好的祝福已经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惊恐,是看怪物的恐惧眼神。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想的……”

绘梨衣的脑袋越垂越低,完全看不到表情,但一股紊乱波动开始从女孩身上激发出来。

一时间寒风骤起,那些悬挂的灯笼剧烈摇曳起来,变得忽明忽暗。

“鬼,鬼啊!”

中年和尚发出一声无比惊惧的喊叫。

因为他距离绘梨衣更近,看到这个女孩原本深红的眸子,突然变得狞亮起来,像是地狱里的熔岩在滚荡。

这简直就跟佛经里的地狱道一模一样,是了,这个女孩一定是披着人皮的极恶之鬼!!!

而随着中年和尚尖锐的喊这一嗓子,顿时间让全场所有人都炸毛了。

他们同样看到了绘梨衣,女孩一头红发狂舞起来,那对金色如地狱熔岩般的眸子越发冰冷,像是可怕的怪物俯视人间。

“啊!!!”

中年和尚完全被吓破了胆,连滚带爬就要窜跑,结果与迎面踏来的男孩撞在一起。

和尚一抬头就看到了林夜,连忙抓住对方衣领,“施主,你女朋友是鬼,她是究极的恶鬼,是注定要下地狱十八层的女孩啊!”

“妈的,就你这秃驴话多!给老子滚蛋!”

林夜不耐烦的直接一拳打在和尚喋喋不休的嘴上,两颗门牙都给打飞了。

中年和尚顿时吃痛,哇哇叫的狼狈窜跑了。

林夜抬头看去,绘梨衣的身体已经开始浮空而起,那对原本温柔的美眸里满是冰冷的光。

林夜深吸一口气,面对这场混乱变故,他毅然朝前踏出一步,紧紧抓住了绘梨衣的手,温柔的对女孩呼唤道:“绘梨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