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虚假广告成真,我开局通宵传奇 >  第四十九章回首掏

“我没有看错吧,这不是馬大师的混元形意太极拳吗?哈哈哈,笑死我了。”

“小子,你该不会想用这个来打我们几个吧?”

“我妈妈不让我跟傻子玩。”

“傻子用过的钱咱们还能用吗?我怕被传染。”

“该不会接下来就是雷霆五连鞭了吧?接化发?”

“不行了,我笑不活了。”

周惜景摇了摇头,这群人一看就是没有经历过雷霆五连鞭的毒打。

周惜景纹丝不动,就是摆着架势等着他们动手。

他们看着周惜景的模样,笑了一阵过后,秦阳掂量了一下手中的小刀,说道:“行了,别跟他废话了,宰了他。”

给周惜景身后那个拿绳子的社会青年抛了一个眼神,那个社会青年冲上来,将绳子向周惜景套过去。

周惜景早就察觉到他,一直提防着,在他动的那一瞬间,周惜景也跟着动了。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开了。

“走位,回首掏!”

周惜景一个走位躲掉了这个社会青年的控制,然后一个回首掏,背对着社会青年,一击向下,精准打击。

不偏不移,直接命中。

社会青年:“!!!”

秦阳:“!!!”

一众青年看见这一幕,无不是胯下一紧,只觉得胯下一阵凉风吹过,无不是夹紧了双腿。

这个拿绳子的青年表情直接扭曲,估计亲妈都认不出了。

周惜景控制住这个社会青年,掐住了社会青年的命脉,任由社会青年如何挣扎,都只能被周惜景无情拿捏,根本没有挣扎的可能。

反而,越发挣扎,只会是越痛苦。

周惜景扫视了一圈这些社会青年,一双眼睛贼毒,这些原本还特别骁勇的社会青年这一刻都萎了,不敢上前。

只能默默为这个拿绳子的社会青年默哀三秒。

周惜景看见胆怯的这些人,嘲讽道:“哟吼,你们不是很勇吗?怎么不上了?”

秦阳牙齿紧咬,怒道:“你这个小子不讲武德,居然耍阴招,有种和我们来一场真正的决斗!”

周惜景眉头一皱,道:“小伙子,你还是太年轻了,有阴招凭什么不用,还有,我比你大,叫哥。”

“可恶,有种把我兄弟放了!”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还从来没有听过这种要求。”周惜景嘴角微微上扬。

看见周惜景这表情,众人只觉得不妙,该不会周惜景又要使用什么阴招吧?

只见周惜景手臂突然用力,向上一抬。

拿绳子的社会青年直接被周惜景给撩翻了,在空中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大旋转,然后砸在了地上。

“啊!”

一声积蓄已久的叫声。

这种酸爽,只有他自己明白,卷曲在地上,眼角默默地流出了两行清泪。

“兄弟们一起上,注意这小子的阴招!”秦阳大吼一声,然后社会青年一拥而上,他自己则是拿着刀子等待时机。

周惜景看了一眼,几个社会青年从裤兜里面掏出小刀,对着周惜景捅过来。

看准时机,周惜景回身一脚,踢飞一个人,连带着身后两个人,如同保龄球一般砸在地上。

一个社会青年冲到周惜景面前,一刀刺向周惜景的面门。

周惜景手一摆。

咔嚓!

周惜景手关节一响,如同一声闷雷一般,只见周惜景的双手犹如两条长鞭一样轰击在这个社会青年的胸口。

速度之快,快如闪电。

社会青年还没有来的及看清楚是什么东西,就已经被周惜景击中,胸口像是挨了一颗导弹一般,完全不可抗拒这样的力道。

周惜景不给社会青年任何反应的机会,上去又是一阵不解释连招。

“接,化,发!”

一套连招下来,周惜景全部命中,没有空一个技能。

这仅仅就是一两秒的时间,甚至社会青年的神经还没有反应过来。

社会青年摔在地上,屁股落地,这个人像是散架了一样,浑身酸痛,尤其是自己的颈椎,似乎被周惜景一招打断了一般,动弹不得。

周惜景见剩下的两人也要贴身了,再一次施展雷霆五连鞭,双臂挥出,如同两条灵活的闪电。

快,准,狠!

他们缓慢的速度和周惜景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轻松被周惜景躲开,一双灵活的臂膀打掉了几人手中的小刀。

随手,精准无比的落在了他们几个的面门。

紧紧只不过是几秒钟的时间,六个人就被走周惜景带走,倒在地上哀嚎,一时半会都站不起来,加上先前被周惜景回首掏的那位。

现在还能站起来的就只剩下秦阳一个人了。

周惜景甩了甩自己的手,发出咔嚓的声音,掰了掰手指,微笑着看着秦阳。

秦阳直接愣住了,下巴差点掉在地上,呆呆的看着周惜景,心想,这怎么可能。

短短几秒钟,十秒钟都没有,七个人就全部倒在了地上。

这是一个正常人能够办到的?这怕不是武学宗师?

而且,周惜景那套不解释连招,速度极快,正常人根本反应不过来,秦阳的眼中只能看见几道残影。

就这么眨眼间,自己的人全倒了。

关键是,周惜景这招式,看样子,的确和昨天馬大师在视频里面的相差不多,关键是,周惜景的连招为什么这么流畅。

并且,并没有了馬大师大师打出来的那么猥琐,变得非常的华丽,尤其是那一双臂膀,看上去就很牛,就单单这么挥舞,两条丝滑的长鞭。

简直比吃了德芙还要丝滑。

一套动作下来,行云流水,颇有大师的风范,甚至让秦阳眼中看见了电影中叶问的影子,还有黄飞鸿,这英姿,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大侠啊!

周惜景看着秦阳,微微一笑,又是这个笑容,如同魔鬼一般的笑容,让秦阳从心底发寒,打了一个寒颤。

此刻,哀嚎声遍野,满地都是呻吟的声音,人群中,周惜景双手插兜,像是一个没事人。

秦阳吓傻了,手中的刀掉在地上,周惜景走上去。

秦阳两腿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

不停的打着哆嗦,自己还只不过是一个十七岁的孩子,哪经得起这些。

周惜景弯腰,盯着秦阳的眼睛,秦阳的眼睛此刻满是恐惧,都不敢和周惜景对视。

“哟,刚刚不是挺嚣张的吗?现在怎么了?怕了?”周惜景嘲讽道:“好歹也是出来混的,这就把你给吓到了?”

捡起的地上的刀,塞给秦阳,然后放在自己的脖子上,道:“给你一个机会,我数到三,一刀下去,我的小命就是你的了。”

(华强:我在进去之前也是你这么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