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乡村作曲家 >  第七十四章:打脸

狐朋狗友们全都惊愕地看着寒鸦,假的吧?你会有那么好心?当初就数你骂马小树最狠,也被网友们骂成了狗。

他们在二姐家聚餐吃火锅,庆祝寒鸦生了呃……新歌。

姐夫老袁问:“你嘀嘀咕咕说什么呢?马小树这是给你招黑吧?”

二姐骂道:“鸦鸦你赶紧澄清,不然你和郝升茵的仇就结下了,以后她打压你怎么办?那娘们儿可不是什么好人!”

寒鸦淡定一笑:“马小树说的……都是事实。”

内心哭兮兮。

我他妈难道还能否认吗?

我说我没指导马小树,那还首首歌给人家灵感,天天晚上和他视频,不是成冤大头了嘛?

会被嘲笑一辈子的!

两害相权取其轻,这波站马小树还能挽回一下形象,打造知心哥哥的人设。

总不能惹马小树那楞种吧?

他真能跑我家去。

郝升茵反而不用担心,她辈分高包袱多,敢打压我,我就敢卖惨炒作,我又不是没背景。

二姐:“你真骂郝升茵了?”

寒鸦点头。

还真的骂了,不过,他只是在和马小树视频的时候装逼,故意贬低郝升茵抬高自己而已,没想到那货还真他妈信了。

信了……

姐夫:“真的假的?这可不像你啊!而且你刚刚还说《西海情歌》土呢。”

寒鸦笑容单纯:“《西海情歌》确实土,但有市场啊!我是什么人你们还不知道吗?刀子嘴豆腐心!马小树有点像去年的我,在舞台上懵懵的,但他有才华,只是品味差点而已,我骂他属于是……怒其不争。私底下他非常尊敬我的,当然,我也给了他很多帮助,几乎他的每一首歌都有我的功劳。”

说着说着,寒鸦竟然真的有点小傲娇了。

想想还真是,马小树多亏了我!

其他几个狐朋狗友佩服不已,纷纷拍起了马屁。

姐夫也连连点头:“对!我想起来了,那家伙对薛诚就很不尊重,但是没说过你一句坏话。”

二姐:“哎呀,我家鸦鸦真是太棒了,就是委屈了自己。”

寒鸦摆摆手:“没什么大不了的,都是为华语音乐做贡献嘛!华语乐坛也不能只靠我一个人啊,大家努力才有希望。”

电视里,马小树正要诉说郝升茵嘲笑他的细节,何吉涌接管了话题,问了几个不痛不痒的问题,把马小树带跑偏了,忘记了控诉。

二姐感动得眼泪汪汪的:“鸦鸦真不容易……那这个郝升茵呢?她也跟你一样?”

寒鸦冷笑:“她不行!你们没发现吗?她是在跟风学我,好像这样就能抬高自己的音乐品味一样,其实她肚子里全是草。我跟马小树说过她是嫉妒,我就敢承认,所以,我是不会危博澄清的,只会给马小树点赞。”

好MAN啊!!

二姐眼里全是小星星,哇塞,原来歌后也不过如此嘛,还是我家鸦鸦厉害!

演员是一个严重脱离社会的职业,不然二姐也不至于退化到这种程度。

……

直播现场,三位导师夸了马小树的新歌,写得好唱得好,最后轮到郝升茵了。

何吉涌怕出事,还专门帮她垫了两句:“这首《西海情歌》确实很好听,马小树唱得也很动人,郝升茵老师有什么建议给到马小树吗?”

一般来说,何老师都定了基调,导师是轻易不会不给他面子的。

郝升茵板着脸道:“我不否认这首歌的旋律很朗朗上口,属于典型的大众审美偏爱的歌曲,但品味确实一般。我想说的是,马小树你之前唱歌的方式,声带并不会摩擦,为什么这首歌声带摩擦那么严重?”

马小树:“有什么问题吗?”

郝升茵说:“我没有说不好!我这个人就这样直率,大家都知道的。你声带摩擦唱这首歌,其实是好听的,那种沧桑感和悲怆感就有了。但问题是,你如果长期用这种方式唱歌的话,几年以后就会开始倒嗓,导致唱功大幅度退化……”

这一次,郝升茵没有鸡蛋里挑骨头,这确实是这种唱法的缺陷。

不过,柏小包早就提醒过了,就这首歌适合这样唱,他平时教给马小树的唱法也不是这种,他比郝升茵更懂。

马小树开心起来:“我现在的唱功,已经有退化的空间了吗?谢谢老师!”

郝升茵又被气到了:“就是给你提个醒。另外,你这首歌的词很有问题,完全不知道再唱什么,尤其是那句……我在等待雪山之巅的温暖春天,等待冰雪化了后归来的孤雁。你可能没来过高原,雪山山顶是没有春天的,也没有大雁。”

马小树点头:“好好好,嘿,有退化空间了……”

郝升茵完全没有了说话的兴致。

柏小包却拿起了话筒:“马小树是一个谦逊的孩子!刚刚他那么激动,是因为你冒犯到了他尊敬的一位老师,但现在涉及他自己的时候,他一句辩驳的话都没说。你知道这首歌的背景故事吗?”

郝升茵皱眉:“不知道。”

柏小包:“这首歌的歌词,源自于一个真实的故事,一对大学生情侣来高原做志愿者……而那位男生,就是可可西里第一位牺牲的志愿者。他的女朋友,为他等待雪山之巅温暖的春天有错吗?为他等待冰雪融化后归来的孤雁有错吗?正是因为这样的等待注定没有结果,才更显得悲凉。”

“哗——”

现场的观众们喧哗起来,原来这首歌的背后还有这样凄婉的故事,难怪这么感人。

郝升茵尴尬了。

刚才以为抓住了缺点,没想到竟然是华点。

脸有点疼。

还好有何吉涌在,他立刻接过话茬:“太感人了!原来还有这样的故事,这首《西海情歌》我要下载下来当手机铃声!感谢柏老师的分享,也感谢马小树的作品!让我们掌声感谢!”

现场倒是糊弄过去了,直播间弹幕可糊弄不了,全是嘲讽和羞辱。

第二位选手易明登场。

马小树下台,也不回化妆间,就在通道里等,待会儿还上台看投票结果呢。

周诗恩忍不住问道:“马小树你不怕得罪导师吗?”

马小树:“郝升茵?她又不是我的导师,别的战队导师是敌人,是用来消灭的。”

周诗恩笑道:“你说的是物理消灭吧?”

“你怎么知道?”

“我看你的眼神就知道,你想刀她。”

“要不是直播老子……”

“行了!我觉得郝升茵老师挺好的,你太冲动了。”

周诗恩摇头,郝升茵老师性格直率恩怨分明,后来还夸了马小树呢,马小树不懂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