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韩娱之巅峰皇冠 >  三十四 离开

李居丽看着无力地走进宿舍的亲故,心中有些纠结。这一世她和朴素妍都比前世更早来到ccm,也更早的建立下了深厚的情谊。

可能是命中注定的缘分让她们依旧成为了最了解对方的好友,“圆球组合”还是成就了“素居cp”,直至今日已是她们小小的粉丝群体中公司安排的官配了。

看着朴素妍我见犹怜的脆弱模样,平时最注重外貌的她现在连泪痕都没来得及拭去,紧紧捏着手机的右手指节已经发白。

李居丽大概明白了什么。心中感到更多的是心疼。

她想要上去安慰,却又不知以什么立场,毕竟对方现在的表现很难说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

没想到的是朴素妍主动找上了李居丽,在阳台吹了半天的冷风可不好受。

她没想到谢乾玉身边的这个位置会这么累,短短一个月不到就让她身心俱疲,和谢乾玉说完分手以后,她感觉浑身的气力一下子都被抽空了。

这个聪明的女人知道,自己的离开也许不会打击到谢乾玉多少,但如果自己让T-ara支离破碎的话,那他绝对会来找自己拼命。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朴素妍的直觉告诉她绝对会这样。

况且,她现在确实需要一个依靠的臂弯,朴孝敏自己是无颜去见了,或许假装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的李居丽是个不错的选择。

“夫人呐~”

朴素妍拖着脚步挪到了沙发旁,挽住了自己夫人的臂弯,头靠在了一对极品上,乖乖地在一张小沙发上和李居丽窝在了一起。

“怎么啦,我家王子,太想念情郎到流泪了吗?”

李居丽故作不知,甜甜的小奶音倒是抚平了些许朴素妍纠结的心情。

“昂得(不是),我们...分手了...”

尽管已经说过一遍,但分享出来时朴素妍还是心中一黯,却又感受到了点轻松。

李居丽听着早已预料到的结果,心中竟不自觉地升起了一丝暗喜,但很快就被更多的羞愧内疚给淹没了。

“怎么会呢?他那么在意你,连公司名字都是你的啊....QS,qian&soyeon呢,这你不感动吗?”

李居丽也不知道为什么,不由自主地为谢乾玉辩护了一句。

朴素妍这才意识到好像他早就表露了自己坚定不移的心迹,只是自己却....

原本还有很多的控诉想跟李居丽说,现在却只能默默咽下去,素居就这样沉默地依偎在一起,不知道各自想了些什么。

只是如果谢乾玉在这听到李居丽的话绝对会感谢自己二老婆的神助攻,公司名字只是他一个美好的愿景——

“queens”&“six”能够永远在一起罢了。

至于为什么不是六妞和困死?

倒过来的话那是色情啊....

-------------------------------------

首尔最奢侈的一家夜店的包厢内,寻晨宇和倪皓恩已经醉的昏睡过去,尽管几乎是谢乾玉喝一瓶他们喝一杯,但是那个变态还是轻松把这两个废柴给放倒了。

幸好这家店也算是几人的私有投资,楼上就有专用的休息间,把两个废柴交给了小弟谢乾玉就摇摇晃晃地走回了家。

海量如他也经不起这么折腾,不知道多少种杂酒不要钱一样地往胃里送,后劲慢慢冲到大脑里让他也不敢开车了。

加上晚上借酒消愁前,在MBC的杀青宴上根本没吃什么东西,光顾着和各种人脉结交,连韩孝周其实也没怎么顾得上。

一路走一路沉默,谢乾玉很想吼出点什么宣泄宣泄,却发现酒精的作用让他的大脑无比迟钝,原本随查随用的记忆库像是被上了锁一样。

到家后,胃里空荡荡的感觉和凌晨有些刺人的空气让他清醒了一点,没有像平常一样习惯地到中间那层休息,谢乾玉摸着黑走到了楼下的音乐室。

这个偏北的小房间与其说是音乐室倒不如说是个大杂物间,回韩以后除了那次大扫除谢乾玉还没有踏足过这里,需要录制音乐都直接用了CJ旗下顶级的录音房。

房间内摆满了各种极品乐器,又是接近两个月的封禁让它们身上都蒙上了浅浅的一层灰。

随手抄起一把雅马哈的LL16吉他,拿了块手帕慢慢擦拭着琴弦和琴身上的灰,上头的谢乾玉又要做出乎他计划之外的事情了。

感受着缓缓划过一弦时粗糙的手感,他仿佛回到了前世初学琴的时候,其实LL16不算什么顶级的乐器,在这间小房子当中恐怕是最便宜的了。

但对谢乾玉来说它也有着特殊的意义,作为上一世初学琴时买的第一把琴,这一世他又买了一把权当缅怀,回忆着前世种种,他大概知道自己想要唱什么了。

把手机架在调到最矮的琴谱架上,镜头中的谢乾玉一只脚踩在踏板上,只露出了身体和小半张脸,首尔凌晨三点多的一点月光倔强地穿过了窗纱,满屋的乐器和谢乾玉都化成了黑白灰的底色。

在天然的滤镜下,抱着吉他的谢乾玉不想考虑这首歌是什么时候出的,也不再顾虑是否会伤害原唱,只想用这首歌来简简单单地表达自己:

“我和你本应该

各自好各自坏

各自生活的自在

毫无关联的存在

直到你出现在

我眼中躲不开

我也占领你的心海

充实着你的空白

为何出现在

彼此的生活又离开

只留下在心里

深深浅浅的表白

谁也没有想过再更改

谁也没有想过再想回来

...............”

演奏时谢乾玉没有一刻想着朴素妍的名字,但好像全世界都是那个女孩的身影。

或许上一世她和朴素妍毫无交集的生活才是最好的样子,或许八年前短暂的出现后就离开是最好的结局,或许各自好或许各自坏,但或许都无法改变了.....

不同于之前呆板地运用重生天赐的模仿唱功,失去了风笛和鼓点的伴奏,谢乾玉用一把简单的吉他倾注了自己失去朴素妍后全部的绝望。

他甚至不知道最后那句“每一个未来都有人在”自己有没有唱出声,他只知道或许今生和朴素妍短暂的相遇,也就这么以离开作结了。

如果是几年前的谢乾玉,听到朴素妍最后的警告绝对会在自己信念崩塌前去她们宿舍把她掳走,但是现在的他听懂了女孩的决绝。

他终于知道自己并不是在一个小说一样虚无且完美的世界中,这是有血有肉的现实。

他不想逼那个命途多舛的女孩,只好藏起来自己心伤。

一首唱完,拿回了手机简单地裁剪了一下视频的开头结尾,谢乾玉甚至没完整地听完一遍就把歌“裸着”发到了自己韩国的fanclub、中国的微博和霉国的YouTube上。

没有歌词、没有和声、没有宣传、甚至连简单的介绍都没有,挂上《出现又离开》五个字就像是宣泄一样发布了。

完成发布后谢乾玉把手机一扔就靠着钢琴睡着了,一整天情绪起伏不定的波动和酒精持续的刺激再怎么铁人他也挺不住了。

也是可怜,一共没回来住几天,一天睡阳台、一天睡地板。

酒精麻痹后的谢乾玉睡得是很舒服,但是世界乐坛都因为这个男人一场小小的失恋震动了起来。

东亚都还处于凌晨时分,只有少数几个通宵党注意到谢乾玉那个空空如也却有着几百万粉丝的微博更新了一条视频。

但米国现在可还都是白天,音乐界上上下下不由得都震动起来。

之前谢乾玉虽然没接过几个采访,但还是通过QS透露了自己一年会且只会出一张专辑,对歌迷来说这是焦心等待的坏消息,对靠音乐吃饭的大公司们来说这是个绝顶的好消息。

但现在那颗爆火的新星却没有按照“约定”,不到两个月又出了新歌,这不由得让他们神经一紧。

更加刺激他们的是这首简单的民谣在普通的伴奏下蕴藏了无限的情感,之前乐评人对谢乾玉的批判大多集中在他的演唱不够具有感染力,说人话就是“全是技巧没有感情”。

而这首歌在语言不通下还能给予他们置身事中的悲凉之感,可以说是完美补充了这颗乐坛新星最后的短板,这怎么让他们不紧张?

没有了风笛和混声的处理,小房间自带的回音完美突出了谢乾玉清澈而略带苍凉的人声,整首歌充满了感染力。

好在这粗制滥造的处理跟录制让他们觉得可能就是天才的灵光一现罢了,毕竟看看韩国时间才凌晨三点多而已,

倒也不必太过紧张...吧....

谢乾玉这一觉睡得是很舒服了,一直在地板上躺到十一点才睁眼,虽然太阳已经完全穿破了窗帘,但满打满算宿醉的他也就睡了不到八个小时,现在还有些发懵。

看着彻底关机的手机,谢乾玉干脆把它扔在乐器房充电,自己爬上了楼开始安慰自己饿了半天的肚子。

-------------------------------------

就在谢乾玉悠哉游哉一边给牛排化冻一边做着炒饭的时候,随着阳光撒遍全世界,所有人都开始关注这首不同寻常的民谣。

不同于欧美国家的吹毛求疵,谢乾玉的故乡华国对这首歌更多是对其中歌词的赞赏,尽管不知道最后充满希望的一句话为何被演绎的如此苍凉,但并不影响他们的称赞。

而T-ara的宿舍中,被暂停了行程的六小只团团坐在客厅中,此时也因为这首歌而震动着,

“欧尼,阿加西真的好厉害哦。”

还不知真相的朴智妍躺在她三姐的腿上,手里拿着朴孝敏的iPad来回拖拽着进度条看谢乾玉凌晨上传的视频。

朴素妍只能无奈地撸着朴智妍的头发,她有些纠结自己该不该把分手的事情告诉成员们。

“真是大发,他民谣吉他居然也弹的这么好,我以为他只会玩摇滚来着的。”

“这首歌真的是....被他唱的一句一断肠啊....”咸恩静和全宝蓝两个知情人抱在一起窃窃私语。

“其实我...”朴素妍看着姐妹们花痴的样子,有些不甘心,但更多的,是觉得或许自己该退让了吧,“其实我和谢乾玉已经分手了,现在我们只是亲故的关系。”

“啪哒”一声,一个塑料果盘掉在了地上。

朴素妍说话的声音并不大,只是尽力压抑着自己情绪平静地说出来,但所有人的视线一瞬间都汇聚了过来。

原本漫不经心准备了果盘过来准备坐下的朴孝敏一下子失了神,不知怎的手抖了一下,离地还有不到半米高的小果盘掉在了地上。

“我..我去再洗一遍...”

朴孝敏好像比刚失恋的朴素妍还要慌张,急忙把掉出果盘的几颗番茄收回了盘子里,挽了一下鬓角微乱了的头发,又起身快步走向了洗手池。

看着素敏奇怪的表现,剩下四妞默契地闭上了嘴,只有一只巨魔的眼睛泛着邪恶的光芒。

一片沉默中,朴智妍手中iPad的MV正放到最后那句“每一个未来都有人在~”

她们听不懂是什么意思,懂点中文的朴素妍好像听懂了些什么意思,其他人也一瞬间仿佛心灵感应般地听出了歌词中别样的意味。

-------------------------------------

吃饱喝足后,谢乾玉才慢慢悠悠地回到了下层的乐器房,也不着急开手机,而是仔仔细细把自己所有的乐器一样样保养、调音、试弹,仔仔细细地都打理了一遍。

虽然他是有点强迫症,但也不至于手机都不看一眼就开始整理,可能只有他自己知道有什么不想面对的。

七拖八搞地弄到快两点,那架斯坦威都快能当镜子用了,谢乾玉才不情不愿地打开了早充满电的手机。

来电显示从早上六点开始林名姝就在不停地打他电话,之后就是三大台和Mnet几个有他联系方式领导的电话。

出乎意料的,韩孝周和李美敬也各自给他打了个电话,让他更难接受的是,T-ara的六妞没有一个给他打来电话过。

“或许这样也好吧,还得是继续工作啊。”

默默安慰了自己一句,谢乾玉给林名姝打了个电话交代了点事情就驱车前往CCM大楼了。

由于QS大楼还在装修中,至少也要到年底才能启用,T-ara现在还是乖乖坐在CCM的会议室当中。

李美敬为了回报谢乾玉的善意,甚至把他暂挂成了CCM的代理社长,谢乾玉心里清楚她的手段,只是挂了个名在那,一切日常的行政事务还是交给原本的副社长暂代。

不知不觉中他又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seeya、davivhi这些已经出道的前辈自然是按部就班地走,只不过davichi还是被召回了CJ总部就是了。

但男女共学,以及后来的DIA这些年轻人们的未来如何就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