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是什么人?快放了我?”

看着一左一右架着自己的男人,尹映安带着哭腔的声音从鼻子里挤了出来,软软的,糯糯的,听着像是受了不小的惊吓。

“你要是配合一点,就是好受点罪,我们也只是听吩咐办事。”

一个染着黄头发的男人,龇着一嘴黄牙,眼神轻佻的扫过尹映安,感觉有些可惜。

这么娇滴滴的一个小姑娘,如果能弄一弄,肯定美翻天。

尹映安抿着唇,果然不做声了。

不过在这几人看来,她是被吓到了,所以不敢坐声。

男人将她脖子上的匕首收了回去,找了个绳索将她困了起来。

尹映安如木偶般任由那么揉捏,除了刚刚转出来的惊恐之外,眼神镇定得下人。

车子很快离开榕大,一路驰骋越走越偏,最后在一个不起眼的单元楼停了下来。

尹映安被人从车上拽了下来,直接塞进电梯。

站在电梯里,尹映安转了转脖子,骨头卡擦卡擦的想了两下,也没有人在意。

他们三个五大三粗的男人,难道还奈何不了一个小女人。

切,开什么玩笑!

不多时,电梯厅下,尹映安从电梯里出来,平静的心情忽然有了一瞬间的跳乱了节奏。

一路上的隐忍,终于要见到幕后的人,能不兴奋吗?

敢绑架她,待会儿她一定要把这几个人收拾得连他们爸妈都认不出来。

尹映安被推进一个光线昏暗的房间,只有一束光从对面的窗户照射进来,而窗户前面,站着一个身材娇小长发披肩的女人。

“你是谁?为什么要绑架我?”

“我是谁你不认识了?”

随着一个嗤笑的声音响起,对面的女人缓缓转身,露出一张尹映安熟悉到不能在熟悉的脸。

她微微眯了眯眼睛,“赵琪琪,是你找人绑架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

赵琪琪冷笑一声,缓缓地朝着尹映安走了过去。

“要不是你这个贱人勾引陆晨,他怎么可能脸看都不看我一眼?都怪你,都怪你……”

说到最后,赵琪琪歇斯底里的怒吼起来。

赤红的双目,狰狞的五官,给人一种病态的发狂。

“你不就是仗着自己好看,长得漂亮,想让所有的男人都臣服在你的石榴裙之下吗?”赵琪琪一边说一边朝着一旁长方形的桌子走过去。

桌子上面摆放着几个瓶子,里面装着不知名的液体。

虽然尹映安不知道那是什么,可是隐约感觉应该不是什么好东西,否则怎么整个屋子都是脏乱不堪,唯有那张桌子干净得一尘不染。

赵琪琪修长的手指拂过那些瓶子,嘴角的笑意越来越狰狞可怖。

“今天我就要让你成为天底下最丑的丑八怪,我看看还有谁敢要你,谁敢喜欢你!”

歇斯底里的赵琪琪已经疯了,抓着桌子上的瓶子,不顾一切的扒开瓶塞。

因为力气太大,瓶子里的液体荡了一些低落在地上。

顿时一阵刺鼻的味道扑鼻而来。

她手里的是硫酸?

尹映安忽然有种很不好的感觉,这些硫酸如果泼到身上,后果不堪设想。

赵琪琪她是疯了吗?

“赵琪琪你疯了?”

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做出这样愚蠢的事情,还要牵连别的人,真的是够愚蠢了。

“没错,就是被你逼疯的。”

赵琪琪冲着尹映安大喊,情绪逐渐崩溃,她看着尹映安身边的保镖,冷声呵斥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人给我抓起来?我养你们难道是让你们站在这里不做事的吗?”

话音一落,两个保镖瞬间将尹映安给扣了起来。

望着无法动弹的尹映安,赵琪琪拿着硫酸缓缓地靠近。

“尹映安,今天我就要让你尝尝天塌下来是什么感觉?”

尹映安昂着头,梗着脖子沉声道:“你不能这么对我,否则秦烨不会放过你的。赵琪琪,你给我住手……”

“秦烨?你当我怕他吗?”

如果不是他背后的势力,她连一个眼神都不会给他。

“尹映安,你去死吧!”

赵琪琪举着瓶子来到尹映安头顶,缓缓地将手中的瓶子角度倾斜。

本以为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的赵琪琪,眼前忽然一晃,随后腹部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整个人更是直接往后面飞了出去。

她甚至还没有看清楚尹映安是怎么动手的,原本压制着她的两个保镖就已经可怜兮兮的躺在了地上。

“你……怎么会?”

赵琪琪倒在地上,手中的硫酸也在摔倒的过程中掉在地上。

白色的液体流出来腐蚀了地面,散发出一阵阵刺鼻的味道。

尹映安拍了拍手,转身从桌子上拿了一瓶硫酸来到赵琪琪面前,冷笑道:“很惊讶对不对?不妨实话告诉你,早在那两个蠢材想要绑架我的时候,我就可以逃脱。

不过,我很好奇敢在学校明目张胆把我带走的人是谁。原本以为会是许清雅找几个富二代,没想到竟然是你。

既然你这么喜欢把别人的脸毁了,那我就先让你尝尝什么滋味!”

话音一落,尹映安就学着赵琪琪刚刚的样子,把手中的硫酸往她身上倒……

不过还没有倒出来,赵琪琪就吓得失声尖叫起来。

“你……走开,把那玩意儿给我拿走!”

尹映安勾唇一笑,抓着她的手臂,轻而易举将她拽了起来。

“放心,你现在是我的保命符,我不会让你有事。”

赵琪琪愣住了,她虽然纤瘦,可是尹映安比她好不到那里去,可她却一只手把自己给拎了起来,她未免太有力气了。

“你想干什么?”赵琪琪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好像惹了不该惹的人。

尹映安拿着硫酸瓶子直接怼在她脸上,轻慢的勾起嘴角:“你带来那么多人,我一个人单枪匹马自然要小心为上。”

赵琪琪就算是在唇,也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我警告你,你要是动我一根头发,我爸一定把让你在榕城没有立足之地。”

“好啊,那就看看你爸爸又多少能耐了。”

尹映安勾唇一笑,以现在秦烨对自己的好感度,应该不会坐视不管吧!

她拖着赵琪琪一步步往门外走,而那两个被她猝不及防撂倒的保镖此时也已经站了起来,神情凝重的一步步朝她靠近。

“尹映安,你死定了!”

看见保镖站起来,赵琪琪像是看见了靠山一样,朝着那两人使了个眼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