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长生不死的我只练禁术 >  第六十一章 火云草的来历

临近正午,山林中清雾渐渐消散,变得燥热起来。

白四爷骑着胖虎,兴冲冲的在前方迅速奔掠……江明则跟在后面,眼中还有一丝疑惑之色。

根据刚才四爷的表述,它发现的不是火云草,但却有火云草的味道……或者说是气息。

“难道是还未成熟的火云草?”

江明眼神微动,对即将见到的东西,也有些好奇起来。

“根据镇子里的人说,从火云草第一次出现至今,从未有人见过它到底如何生长、成熟……”

江明回想着关于火云草的信息:“每次见到的,都是赤红七叶草的形态……就仿佛它凭空出现一样。”

若是能见到未成熟的火云草,说不定就能弄清楚它是怎么出现、生长的……

穿过山涧、溪流……足足半刻钟后,阳光越发炽热,前方的野兽组合,才是停下了脚步。

“咕咕~”

白四爷举起爪子,指向前方。

江明连忙身形掠动,站到它的身侧,向前看去。

“这是……”

江明看到眼前景象,却是顿时呆住。

崖边,阳光最烈之处,一株矮小的三叶青草在石缝中顽强生长。

“紫根草!”

江明认出了这株青草,是种比较常见的药草,根茎呈深紫色,主治脾虚体弱……

但此时江明的注意力,却不在这株紫根草上,而是转移到草叶之上,趴着的一只不足寸许的飞虫。

飞虫体形细长柔软,长着两只短短的触角,腹部末端有一对很长的尾须,一双又宽又大的前翅呈半透明的赤红色……

“火蜉蝣?”

江明终于露出惊愕之色。

这是山林深处常见的一种昆虫,因其双翅闪动如火焰而得名。

“古老无比的物种,一生不吃不喝,朝生暮死……”

江明看着这只原始而美丽的昆虫,此时却散发着不同寻常的炽热气息……与火云草相似之极。

哗~

每隔片刻,那只火蜉蝣便扇动双翅,半透明的薄翼在阳光下折射出七彩斑斓的光泽,当中隐隐有赤芒流转,明灭不定。

“它这是……在汲取炽阳之力?”

江明心中越发震惊,这火蜉蝣在山中河流沼泽随处可见,却从未听过其有如此神异的变化。

到底是什么东西,引起了火蜉蝣如此异变!

他努力将心绪平静下来,静立不动的继续观察下去……

距离正午越来越近,天上的阳光越发炽烈,而火蜉蝣双翅的振动,也是越发频繁。

终于,在正午之时,阳光最烈的一瞬。

火蜉蝣忽然振翅而起,向着天上飞去!

它双翅中的赤芒,在这一瞬间汇入全身,散发出一股炽烈的力量,似乎有一种剧烈无比的极限蜕变,正在它的躯体中进行……

然而仅仅是一瞬间,汹涌的火焰便是从其躯体内燃烧而起,将其燃烧殆尽!

点点赤红光点落下,如雨水入沙,融入下方的紫根草中……

紫根草如同获取了什么大补之物,顿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起来,渐渐转化为赤红之色,并抽出一片片新芽……

顷刻之间,一株平平无奇的紫根草,便是蜕变成了江明见过数次的火云草,散发着淡淡的灼热气息!

“原来……这就是火云草的来历!”

江明盯着这株轻轻摇曳的赤红怪草,也是有些感慨,谁能想到价值数十两银子的火云草,源头竟是一只比蝼蚁还弱小的火蜉蝣。

“火蜉蝣应该是借着紫根草,才能汲取炽阳之力,试图进行蜕变……但这蜕变似乎没那么简单!”

江明自语,忽然想到……山中火云草越来越多,是否有某一只火蜉蝣,已经蜕变成功?

蜕变失败的火蜉蝣,便能造就一株火云草……若是蜕变成功,又是什么样的存在?

“看来这云梦山泽,还真不简单啊!”

江明自语,想到猎虎庄在另一片山林中,打到的猎物能生撕武者……而眼前这片山林中,又出现了神秘的火蜉蝣。

“而且这火云草出现的越来越频繁,莫非真有什么宝物要出世不成……”

江明自语,根据那些旧时传闻,每次火云草出现的频繁时,都会引起一场腥风血雨。

“也许引起争抢的宝物,就是引起火蜉蝣变异的源头……”江明猜测。

“无论如何……暂时不能在山里待下去了!”

他一把将这株火云草薅走,开始早做打算起来。

也许现在那些大势力还没反应过来,但是等再过一段时间,火云草出现的频率再高一些……那谁都知道这山里要出宝物了。

别说大云府的各大势力,就算是其他地方的武道高手……怕也是会远赴而来。

毕竟火云草已经是能让武者动心的宝药,而疑似火云草诞生的源头……这种级别的东西,怕是更让人疯狂。

江明虽然是二流武者,能力拼一流的存在……但也没打算去参与这场争宝,一件未知的宝物,还不值得他去冒险。

更何况,说不定连一流之上的武道大师……都会被吸引过来。

“还是先跑为妙!”

江明回到山中木屋,将这株火云草熬成药汤喝掉……再把一些价值不菲的药材收入药篓,便是往山下走去。

至于剩下的那些东西……扔就扔了吧,江明此时也不是那个刚穿越的穷哈哈了,大不了等风波过了重新买就是。

而白四爷和胖虎,也在江明的交代下,到山林深处找个安全的地方苟起来别浪……

……

几天后,小酒馆。

“嘿,张爷今天请客,咱大伙儿可都要好好宰他一顿!”

江明正和阿飞拼酒胡侃,一伙儿采药人便是鱼贯而入。

这群人最中央,一个满脸褶子的老汉被簇拥着,也是满面红光。

“好好好,今天的酒钱我请,大家放开了喝!”张老汉豪气大笑,脸上洋溢着激动之色。

“姜爷,赶紧上酒,老张今天也采到了火云草,卖给苍山军足足赚了三十两银子……”

“哟,恭喜恭喜!”

“厉害啊老张……”

酒馆中乱糟糟一片,所有人都是羡慕的看着老张。

如今苍山军当权,倒是没有当初老蛇帮那般不要脸……只要守规矩,药草都会以正常价格收购。

今年有好几个人,都采到火云草发了财……

“第二个了……”

江明抿了一口酒,心中一声轻叹。

他回镇子短短几天,便是有两人找到了火云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