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晓云正在沉睡中,忽然听到有人喊李雪东的名字。她还在琢磨着怎么这个名字好像在哪儿听过?

直到旁边有个重物砰的一声摔在了地上,江晓云瞬间从梦中惊醒过来,这才意识到自己在哪里,处在什么环境中。

从椅子上摔下来的李雪东,一个鲤鱼打挺也爬了起来,一副做贼心虚的慌张样子就跑了出去,跟门口的李德润撞了个满怀。

“阿爸,我我……她……”李雪东这会儿脑子里还处在昏睡当中,根本调动不起理智想办法圆谎。

“干什么呢?这么慌慌张张的。”李德润朝屋子里看去,首先对上了江晓云那坦然淡定的样子。再往里面瞧,就是完全相反的景象。椅子上的被子已经滑落在了地上,铺散开了一大片。床上也放着个被褥,显然也是有人睡过觉的。

“谢谢。”

李德润的声音不算大,但是江晓云却听得清清楚楚。他是在对她道谢。

李雪东的正直果然是原有的,他有个好父亲。

“嗯?阿爸,你为什么要谢我?”李雪东正想着该怎么给江晓云保住名声,突然听到眼前的人道谢,他那混沌的脑子更加迷糊了。

“没什么!”李德润有些无语的看着眼前的傻儿子,“你们吃过饭后,把掰回来的棒子卸到晾场上晒晒。屯起来的时候,不会长了霉。”

“哦。”李雪东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看着李德润。他有心想要解释昨天晚上的事,但是不知道该从哪开口才能不让人误会。

“阿爸,昨天晚上我和……”

“说你傻还真喘上了。昨天晚上你不就站在这里守着她了吗?”李德润被李雪东给气走了。

李雪东还在挠着头纳闷儿,“他怎么知道我要说这句话?”

江晓云:“……”快看他的傻气已经冒出来了!

“这些玉米该不会是昨天晚上他们掰了一夜弄来的吧?”

看到李雪东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江晓云彻底不明白了。现在距离冬天还很远,就算是抢种小麦也来得及,为什么要费这么大的精力连夜掰回家?

江晓云回想着昨天他被抓的情形,一个荒谬的想法从她的脑海中闪过。

“难道是防止有人偷玉米?”不能吧,这座大山所围绕的村庄就一个,几乎是与外面隔绝的,谁会翻山越岭跑到这里来偷玉米?

“不是偷,是放火烧。”

原来这跟之前孙振文说的大火烧农场的事有关。

农场里关着的都是犯过错的人,品行上多多少少都有些问题。其中就有那么几个人,态度最恶劣了。

因为这里四周都被山脉环绕着,出去的路口只有一个,还被村里人重兵把守着。所以即便是他们突破了张国栋等人的治安管理大队,也很难在村民的手里逃出去。

所以他们制定了一个恶毒的计划,那就是以燃烧玉米为引子,把村民们的口粮点燃了。到时候村民们肯定会顾不上把守路口的任务,着急忙慌的救粮食。这时,就给他们制造了逃出去的机会。

他们以为这个计划是最妙的,但是等真的点燃了大火后,事情却没有像他们想的那样发展。把守在路口的村民们一个跑来救火的也没有,由张国栋带领的管理治安队放了一把比他们还大的火。

当时他们吓蒙了,知道这些人都是上过战场,不怕死的。但是他们没想到这些人狠起来什么事也干的出来,竟然眼睁睁的看着那两股大火迅速互燃过去。

“既然他们的奸计没有得逞,那为什么还有时间逃跑了?”

李雪东在玉米里来回趟,将一堆堆小山丘铺散开,“因为村子里出现了一个……叛.徒。”

江晓云细问下才知道是村子里的一个姑娘,喜欢上了农场里的男人。

那个男人教唆她拿了张国栋的车钥匙,几个人开着车来到出口硬要闯出去。到底是那姑娘还有一丝良心,不愿意残害同胞,拔了他们的车钥匙扔了下来。

那些人没了办法,只能带着那姑娘钻进了山林中,打算另找出口逃出去,毕竟被抓回去了就剩下死路一条了。

怪不得昨天村民抓住她的时候,会露出那种吃人的眼神来。把人家的口粮地都烧了,那跟断人性命无差,确实该有着深仇大恨。

倒霉也就倒霉在,她对玉米杆子上的白色东西过敏,所以才围裹的严实了些,从而看上去显得可疑,被误抓了起来。

不过,听李雪东的口吻,他似乎对那个姑娘的事有些难以启齿,甚至是说担忧到不愿提起,刻意回避了些。

难道说,那个被带上山的姑娘是李雪东的心上人?

“快看,那是积雨云吧?”

江晓云看着黑压压的积雨云铺天盖地的涌来了,她赶忙拿起铁锹把推开的玉米重新堆在了一起。

“赶紧去拿粘布,大雨马上就下来了!”

江晓云已经使出了全身的力气跟骤变的天气抢时间了,但是没几分钟的时间,电闪雷鸣,瓢泼大雨就灌下来了。

砸在身上的那种疼痛就不说了,大雨灌得江晓云都喘不上气来了。眼前除了在茫茫的水雾气,什么也看不见。

“你快去找地方躲雨,我阿叔家的棒子我也得赶紧去收起来,不然大雨过后就泡得长芽子了。”

“都这个时候了,还分什么你的我的?赶紧带路去呀!”

江晓云深知这些粮食对他们来说有多么的重要。前几天的那场大火已经让他们损失惨重,如果再保不住这些,漫长的几个月深冬,怕是连口清水玉米粥都喝不上了。

李雪东也不再犹豫了,扛起粘布来就跑。

在满是雾气的大雨里,江晓云一边抹着脸上的雨水喘口气,一边拼了全力快速收玉米。

她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浑身上下都在冒着寒气,冻得她肢体都伸展不开了,脑袋里也晕沉沉的要倒下去的时候,忽然看到很多个黑点向这边迅速移动过来。

待走近了以后,江晓云才看清来人正是孙振文。

画面一转,还是那个瓢泼大雨的场景,但是周围一个人也没有。她的面前堆着很多被大雨淋湿的玉米,她疯狂的大喊着:“李雪东,快点来收玉米!不然它们要生芽了!”

江晓云喊了半天,没有一个人来。她眼睁睁的看着好好的玉米粒长出了芽,慢慢腐烂掉。村子里的人饿的不得不勒紧了裤腰带,瞪着那双塌陷下去的眼窝子,冲着她伸手叫饿……

“江同志,江同志你醒醒!”

江晓云听到有人喊在她,她的身子挣扎的那一下像是失重了一样。她猛地睁开眼睛,正好看到孙振文那张放大的俊脸在靠近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