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道阻且漫 >  第五章:满门被灭

黑河坊市正上方,日落前后出现了五彩缤纷的彩霞,为傍晚的天空镶上了金色的裙边。

“贵客慢走,小店欢迎贵客的下次光临。”

一个身材偏瘦修长的年轻修士正从一家广汇阁的店铺中走出,脸上带着些许失望神色。

这个年轻修士就是前不久从山都门出来的斯温仁,他在前面组织的那几场“出谋献策”会议中没得到丝毫有用的信息,于是就觉得自己在山都门中干待着也不是办法,便外出来到这黑河坊市里想找一找那位魏姓金丹的有关信息。

此时,斯温仁站在店铺外的台阶上,内心不禁悠悠一叹:

从早上找到现在,不同宗门的大大小小的店铺全都问了个遍,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在坊市里开着的店铺一般都或多或少地会出卖一些关于修士的情报,但每当自己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提到“魏同”这个名字时,各家店铺的庶务修士都不约而同的闭口不言,甚至有的店铺里的修士还当场把自己赶出店外,看来大家都对那位魏姓金丹讳莫如深。

好在斯温仁对此也有心理准备,虽然有些失望,但并不气馁。

斯温仁接着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了数步,然后脑中又冒出个主意:

也许,这些店铺中的庶务修士并不是不知道那位魏姓金丹的有关信息,只怕是不敢说出来罢了。嗯,自己应该到鬼市里,去问那些不守规矩的修士才对。

所谓“鬼市”,就是一些散修摆摊买卖的集市。

斯温仁心中已定计,便朝着鬼市的方向走去。

……

斯温仁一走进鬼市,发现这里冷冷清清,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穿着破破烂烂、留着山羊胡须的老头,只见他懒洋洋的坐在一把躺椅上,正津津有味地看着一本发黄的书籍。

斯温仁没在这个老头身上感受到一星半点的灵气波动,心中不由地奇怪:

嗯?为什么这里只有一个凡人?

他好奇地走上前,就看到了老头身旁还插着一个木牌子,牌子上写着:

吾承天运而生,乃生而知之者,故已绝惑。——全知老小孩

斯温仁看完后感觉眼睛有点火辣辣地疼,内心感叹道:好大的口气!好厚的脸皮!论无耻,修士不及凡人的一半。

他敢肯定这是一个凡人老骗子,他也没有搭理一个凡人的兴趣,于是直接甩头走人。

可谁知没走了几步,那位凡人竟然在背后叫住了他,说道:

“这位山都门的小友,老朽观你印堂发黑,不久之后恐有血光之灾!”

斯温仁一听这话,本不打算理睬,但随即反应过来了什么,转头质问道:“你为什么说我来自山都门?”

凡人老头却是微微一笑,闭口不答。

斯温仁见此,又补充了一句:“你说错了!其实我来自御兽门。”

凡人老头听后摇了摇头,从容道:

“小友不必说谎,老朽我夜观天象,早已算到了今晚会遇见一位山都门的年轻人。”

斯温仁可不会信一个凡人的鬼话,他觉得这个老头年轻时应该是在山都地盘上待过一段时间,所以自己身上的某些属于山都人的特征被他碰巧发现了。

还夜观天象?这个凡人老头也太能扯了!

自己还有事,可不能在这里跟一个凡人老头空耗时间。

于是,斯温仁当即运转功法“风驰步”朝着远处迅速奔去。

只留下凡人老头一个人在风中凌乱,凡人老头见到斯温仁已经跑没了人影,稍稍楞了一下,随后苦笑着自言自语道:

“天降大祸于山都门......唉,不听老人言啊!”

......

斯温仁运功往里前进了一段时间,发现这处鬼市一个修士也没有。

于是,他又掉过头往回走,路过刚刚那里,凡人老头竟也不知何时离开了。

等到他回到黑河坊里一问才知,原来那处的鬼市并不是每天都营业,只在双数日子才会有散修摆摊,今天又是单数日子,难怪没人。

至于那个凡人老头......欸?我管他一个凡人干嘛?

斯温仁摇摇头,将刚刚在鬼市里发生的事情抛之脑后。

后面,斯温仁在坊市里随便找了一家旅店,美美地睡了一觉。

第二天起来后,又再次前往鬼市,鬼市里倒是热闹,可问起里面的一个个修士,大都是一问三不知;有的散修甚至都不知道“魏同”是谁,问也白问。

结果,自然是一无所得。

斯温仁除了仰天长叹,别无他法,他叹息完感到自己的头脑昏昏沉沉,无奈只好回到旅店继续睡起了大觉。

......

斯温仁不知道的是,在他做白日梦的同时,山都门正在遭受着灭顶之灾。

白山地界,这一天本是太阳高照,明亮映天,可山都门中的一众修士却感到上方黑压压的一片,遮天蔽日。

“不好,有大敌来袭!”

山都门守门弟子连忙警报,随后山都门的护宗阵法开到最大,在半空中顶起一层厚厚的灵气防护罩,紧接着几乎所有的山都门修士顿时沸腾起来,纷纷抬头朝敌人看去……

原来竟是金丹期修士魏同带领着御兽门内的大量弟子和灵兽,以及其他一些附属小宗门修士,团团围住了整座山都山。

一时间兽鸣震天,杀声满地。

……

随后,魏同就从己方阵营中拉出数位不同身份的修士,这些修士接着不停地陈述山都门这些年来的犯下的各种各样的罪状,他们的声音颤动不已,说得是声泪俱下。

“山都门灭我全家,将我家族已故祖宗的棺材挖出来,在太阳底下暴晒其尸骨……”

“山都门弟子全都是淫邪之辈,他们当着我的面强迫我妻妾、女儿、母亲……甚至连我家中的母狗都不放过……”

“山都门的长老无法无天,随意杀戮低阶修士,吃其肉、喝其血……”

……

在他们的描述下,山都门就是坏透了的魔门,掌门斯温光就是世间最大的魔头,门中的所有弟子长老就是怪物,座下的千万凡人就是猪狗不如的畜生……

魏同接着名正言顺地宣布:

“今天我御兽门为白山除害!”

山都门的众修没有解释的权利,因为魏同已经下定决心要灭山都门。

御兽门的意志,谁能违抗?

然后战争一触即发,在两方修士巨大的实力差距之下,掌门斯温光被轰成了灰烬,斯温仁心中可敬可亲的老祖化为了泡影,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紧接着山都门的护山法阵被攻破,随后,厮杀声、怒吼声、惨叫声、哭泣声……在山都山里响彻不绝……

以山都门弟子的视角看去,

灵草全开了,

灵草全谢了,

把所有季节的美都释放出来!

这一天就是世界末日!

这一天代表着绝望!

我们反抗不了!

我们逃跑不了!

没有一只蚂蚁能够爬出山都山!

没有一只苍蝇能够飞出山都山!

前方是太阳?

前方是黑暗!

前方是死亡!!!

……

斯温泰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用尽全身的力气抬头仰视着照耀着红色土地的红色太阳,耀得如此刺眼!

他又想起了自己这辈子最大的骄傲……

仁儿,为父先走一步了。

不要报仇,要好好修行,你可是有着化神之资!

斯温泰在弥留之际想到的是自己的儿子,所以死后嘴边弯着发自内心的弧度。

......

后来,一名御兽门修士看到斯温泰蜡黄的面容上挂着的那满是血污的笑容,立马嫌弃地移开了目光,口中嘀咕了一句:

“笑得真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