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你是我的生生世世 >  第二十章 蔷薇梦碎②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韩树梅很快怀孕了,由于韩树梅极会揣测人心老夫人越来越喜欢她,然而韩树蔷的处境却没有因为老夫人接受韩树梅而好转,反而日子过的更加艰难。

在一次陈勤出远门时韩树梅将陈勤的小叔引到喝醉酒的韩树蔷屋里,后面莫名其妙被老夫人发现她们有染,一纸休书将韩树蔷偷偷赶出府,很快抬了韩树梅做正妻。

那日阳光格外明媚,韩树梅心情愉悦,终于,陈勤是属于她一个人的了。她知道若是陈勤回来定然会将韩树蔷接回府,所以她决定先下手为强。

就算是一母同胞,也要分个高下!

韩树梅雇人将韩树蔷卖入下等妓院满月楼,韩树蔷不愿意接客被打的不成人形,却又因为对陈勤的眷恋忍着一口气不愿意寻死。

毕竟是那样肮脏的地方,不愿意接客被打的伤痕累累几乎断气然而在满月楼那些人看来好像理所当然。

那日阴雨绵绵,狂风怒号,满月楼宾客不减,即使是下等技院也如此受欢迎。这个世界不是每个人都有钱去好的妓院,就像不是每对情人都能永远在一起一样。

陈勤很快回来了,他始终不相信韩树蔷会背叛他,思来想去连夜暗中审问了小叔子和家中婢女。他始终觉得韩树梅是个有心计的人,很快小叔招认是韩树梅让他接近韩树蔷的。但是他坚决的说他们之间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他刚刚将韩树蔷放在床上老夫人就来了。

韩树蔷背上了勾引小叔的罪名被赶出陈府,他也得到了一大笔钱听从韩树梅的吩咐远走他乡,路上遇到几波想要杀他的人,他这才意识到韩树梅想杀人灭口。为了报复韩树梅他蹲守在陈府附近本想趁韩树梅出府好好教训她一顿没想到陈勤回来将他当做小偷抓了起来。

回府看到大肚子的韩树梅,心心念念的那个天真善良的女子却不见踪影,一问之下才知道发生了那种事情。他怒不可遏,一巴掌将同父异母的弟弟扇倒在地,这一次他真的怒了,从来都是一副好脾气的他这一次露出了凶狠残暴的一面。

“将他给关起来,一辈子不许出去!”陈勤指着地上瑟瑟发抖的年轻男子,眼中怒火恨不得像一把刀子立刻插入此人胸膛。

夜晚,天色阴沉乌云滚滚,不时有闪电霹雳而下,眼看一阵瓢泼大雨即将到来,陈勤连夜审问知道此事与韩树梅脱不开关系。他顶着大雨怒气匆匆的来到韩树梅所居住的添香院,抬脚踢开房门,眼前女子妆容整洁并没有休息,此刻她没事人似的笑意盈盈走上前来,那张和韩树蔷有八分相似的脸刺的他眼睛生疼。

只见陈勤两眼发红,射出的目光带满了戾气,吓得她连早就想好要说的话卡在喉咙,只呆呆的望着他不敢开口。望着韩树梅那张平日温柔恬静的面容,陈勤突然觉得矫揉做作的很。

“你做的好事!蔷儿哪去了?”陈勤不由分说开口怒斥。

“我也不知道,啊蔷被赶出府后我多方寻找也不见踪影。”韩树梅还是一如既往的声音婉转平静,让人看不出任何端倪。

“哼!看你平日里温柔贤惠的很,没想到连自己的亲妹妹都下的了毒手!”陈勤万万没想到自己的枕边人如此蛇蝎心肠,亏她还是蔷儿的姐姐。

“少爷,人带来了。”一个府中护卫拎着一个头发散的女子,她凌乱的白色中衣上尽是鞭子抽打后形成的斑驳血迹,侍卫将女子甩在地上,并在陈勤耳边低语几句,陈勤目光一变再变。

韩树梅看见地上如死人般躺着的女子竟然是她的贴身婢女小环,料想被打成这样她做的那些事情肯定瞒不住了。想到这里她强撑着颜面却不敢再看陈勤一眼。

“蔷儿要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你!”陈勤一甩衣袖夺门而出,此刻最重要的是找到蔷儿将她接回身边。

屋外狂风闪电,一场大雨下的人心情浮躁不安,韩树梅听到这话瞬间瘫软在地,面上苦笑眼中流下泪水,她手一直抚摸腹部,这个孩子就是她最后的保命符。

“亲妹妹……”她的唇角若有若无的吐出这三个字,笑意无比的凄凉。

韩梅梅只觉得脑袋里的画面犹如放电影般来回播放这一段,她清晰的感觉到韩树梅的痛苦和嫉妒,那种感觉让她的心旋在半空中,好似那个人就是她自己,因为那个人的离去她心痛的恨不得立即死去。

画面中的男子俊美儒雅,一双眼眸温柔似水,只是那温柔却是对着另一个女子,那男子竟然和现在许子文极为相似,不,或许他们就是同一个人!

韩梅梅坐起来,天早已经亮了。她突然笑起来,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却还是在笑。陈勤呀陈勤,是不是上天都在帮我呢?我竟然又遇见了你,前世你爱韩树蔷,今生你只能是我韩梅梅的,谁也无法将你从我身边带走。她的目光带着狠厉和决绝,握着拳头的手因为太用力而开始泛白。

觅儿再次来到土地庙前,却没有发现任何异样,这个地缚灵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竟然可以隐藏自己的妖气。她眯着眼睛,目光冰冷,想起上一次那怪物竟然能唤醒她已经尘封了不知道多少年记忆,这种力量不可小视。只是已经打草惊蛇想要再有所获只能等待时机了,这种敌暗我明的被动感觉她真的很不喜欢。

“你竟然在这里。”突然的声音让觅儿心中一震。

她回头对着来人冷声问道:“有事?”

“没想到你真会来这里,其实我觉得这里好邪门。”蓝时末扫了一眼四周,总觉得这里阴森森,好像有什么东西蛰伏在此一般,他一直未曾靠近过这里。

“那你还来这里做什么?”虽然蓝时末掩藏的很好,但是那种发自内心的害怕她还是查觉到了,害怕?为什么会害怕,在普通人眼里这不就是个普通的土地庙吗?难到他知道什么?

“……”蓝时末顿住,考试那日他透过窗户看到这边涌出一股能量波动,虽然害怕但他还是决定过来看看,等到他过来时能量波动已经停止,但却看到一个女子从那后面走了出来。那女子一身白色衣服,长长的头发在身后舞动,一双清冷的眸子没有一丝温度,她就那样从容的走着,身姿挺拔,曲线优美,让人移不开眼睛,那人就是觅儿!

从那以后他就开始关注这个女子,总觉得她并不漂亮的面容下藏着他想要探寻的东西,让他忍不住的想要靠近,想要更加接近她,所以今日他也是跟着她来到这里的。只是这话定然不能当着觅儿的面说,他看着女子探寻的目光然后转过头看向土地庙声音柔和的开口道:“随便走走,不知不觉就到这里了。”

“是吗?”觅儿自然不相信,看着蓝时末曲线柔和的侧脸,那里早已经红成一片了。这个老实人一看就不是个会说谎的,从他避开她的目光就可以看出来,竟然还红了脸,真是个有趣的人。

“嗯。”蓝时末听见觅儿不太相信的语气,有些局促起来,侧过身子心虚的不敢看她的眼睛。从来没有说过谎话,还是对着女孩子说谎话,这一次让他心跳加快了数倍。良久身边没有动静,再看时却见她早已离开,笔直的背影好似折不弯大树。

他还想开口说什么却见那娇小的背影慢慢消失在转角处。不知从何处刮来一阵风,背后凉风嗖嗖让他打了个寒战,从他进来这里后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盯着他,那目光像是盯着猎物的狼,阴狠毒辣,垂涎欲滴。再次扫视一圈这里没有能藏人的地方,心里暗暗道:什么鬼地方,以后再也不会来了。

他稳定心神,疾步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