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异种进化史 >  第一卷 史诗开篇 第五十二章 回归

“你之后打算怎么办?”李连斌问方逸天。

方逸天现在已经算是“死了”,而且合木军区基地里又有至少一个想要置他于死地的人,所以他现在肯定是不能在合木军区基地里待着了。

“……”方逸天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望着夜空思考了一下,随后才回答道:“我要去中都。”

“中都?你去那里有什么事吗?”李连斌反问道。

“我的父母在那里,我……朋友的父母也在那里。”方逸天斟酌着用词,回答道。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传达消息。

方逸天思前想后都没想明白一个大头兵有什么铲除的必要,他身上唯二特殊的地方一个是被强化的事,另一个便是他还背着一个任务了。

对于前者,方逸天很少展露自己被强化过后的实力,所以应该不可能和这个有关,那么唯一能让自己具有狙杀价值的便只有那个任务了。

想来那个任务应该牵扯重大,而且传达的消息不太可能是什么不好的消息,因为想杀自己的人既然需要毁尸灭迹,那么那个人所处的阵营才应该是有问题的。

所以,无论是为了给自己报仇,还是为国家做贡献,方逸天都想去把这个任务完成了。

只是接下来他应该处处都留个心眼儿,免得又被什么人坑害了。

“那你会把你爷爷和妹妹一起带去吗?”李连斌的情绪有些低落,因为这种事其实没必要去问。

“……”方逸天沉默了一会儿,随后回答道:“会,我会比车队更早到基地,趁着我的阵亡消息还没到那里,把我的家人带到中都去。”

有人想害他,那保不准就会波及他的家人,继续待在合木军区基地实在是太危险了。

“……”李连斌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这种时候他还能说什么呢?

挽留吗?确定这样不是在害人?

“那你快点儿。”好半天李连斌才憋出了这五个字,随后便不说话了。

两人的对话到此结束,方逸天看了看四周,巡逻队暂时还没有朝着这里过来的意思。

“我先走了,你的腿过会儿自己会好起来,先藏着,免得引起骚动。”方逸天嘱咐道,同时把李连斌拉进了一个掩体里。

随后他朝外面看了两眼,确定不会撞上巡逻队后,他便继续朝营地外面潜行了。

李连斌既然喜欢自己的妹妹,那应该是不可能会对自己不利了。

就这么放过他吧。

方逸天很快便潜行到了营地最外围,已经很临近那几个岗哨了。

方逸天观察了一下探照灯光线的排布,趁着它们之间的空隙拉到最大的时候,方逸天猛地发力,双腿一蹬,如离弦之箭般射了出去。

“呼——”方逸天只觉得耳边吹过一阵阵凉风,待到身体开始绷不住的时候,他匆忙之间转头一看,发现自己离营地已经有一段距离了。

他紧急刹车停了下来,转头望向营地方向。

岗哨上的人又下来检查了,因为方逸天刚刚是全力以赴地奔跑着,搞出了不小的动静。

方逸天见有士兵举起望远镜朝这边看了过来,赶忙趴在了地上。

想来应该是方逸天留下的脚印太明显了,被士兵们察觉到了。

方逸天知道此地不宜久留,像一只蜥蜴一样摆动身体,将自己的朝向转了个一百八十度。

随后他便以快得不可思议的速度匍匐前进,看上去就跟一只真正的蜥蜴一般。

等到士兵找到这里时,方逸天已经彻底远离了营地防卫力量能够辐射到的范围。

“呼——”方逸天从地上爬起来,抹着头上的汗,长出了一口气。

从岗哨区域开始他就处于用尽全力的状态,现在已经消耗了大量的体力。

不过好在,他成功脱身了。

接下来就只要赶着夜路回去,趁车队里的某个或某些人不注意,将自己的家人带出合木军区基地就行了。

“去把赤娥找回来,然后就回基地!”

……

合木军区基地,实验室。

陈通坐在自己的实验台前,仔细观察着实验舱里的几只大鼠。

这几只大鼠的毛发上都有着若隐若现的银色光泽,鼠毛之下便是清晰可辨的银纹。

陈通让一窝大鼠都吃下了进化药,其中只有一只变成了丧尸,其余大鼠都成功“进化”了。

在喂食的过程中他发现,那只变成丧尸的大鼠在吃下进化药之前曾表现出了极端的抗拒意图,要不是陈通捏着它的颚骨,它还不吃呢。

而剩下的大鼠却都无一例外地对进化药表现出了激烈的进食**,仿佛这玩意吃了能升仙似的。

这种奇异的现象让陈通很是好奇,他第一时间跟同事们分享了自己的发现,而同事们也跟他分享了各自的进展,比如每个个体在身体机能的提升上都存在差异,比如性状变异并不是只有一种情况,等等等等。

整个实验室便在这种热火朝天的氛围下研究着进化药,所谓的28号危险品。

在这之中,赵婧涵的研究内容最为令人瞩目,因为她研究的是进化生物体表的银色纹路。

在对这种银色纹路的研究中,实验室里的每个人——除了赵婧涵之外——都看不出什么特别有意思的东西,所以这也是所有已经被提出的课题中最难的。

在这个实验室里,谁敢去刚最难的课题,谁就是整个实验室的大明星。

虽然赵婧涵已经是这整个实验室的大明星了。

其实,虽然赵婧涵带来的这一大帮子人个个都是表现有些不太正常的科研疯子,但正因如此,这个实验室在有关科研方面的风气一直都是勇往直前、积极向前的。

相信这些人一定会成为末世之中的无名英雄。

……

合木军区基地。

方逸天捻了捻头发上的水珠,望向基地的大门。

他和赤娥连夜以最快速度从营地赶向了合木军区基地,终于在第二天早晨到达了目的地。

方逸天现在很疲劳,但心中也有些激动,他看着已经有些萎蔫的赤娥,想着趁现在精神比较亢奋的时候快点进去,速战速决。

“赤娥,我们先休息一会儿吧。”方逸天拍了拍赤娥的脑袋,随后带着它一起躺在了草垫上。

赤娥虽然是丧尸,但或许是小孩子的体型对它也有一些限制吧,真到它累的时候它会很快就睡着,而且睡得很死很死的那种。

之前方逸天潜入营地的时候就是趁着赤娥睡着的时间段,他回去的时候这小家伙还抱着石头睡觉呢。

方逸天尽力维持着状态,等到赤娥睡着之后,他便赶忙爬起来,蹑手蹑脚地走向了合木军区基地。

……

方逸天在基地围栏外面徘徊着,想着找一个缺口溜进去。

他的“死讯”还没传回来,那方逸天现在就应该奋斗在前线,作为一个军人英勇地执行任务。

如果他现在大摇大摆地从正门走的话,绝对会被当成逃兵抓起来的。

所以他得偷摸着溜进去。

但合木军区基地毕竟是军事基地,哪可能会有类似狗洞的地方给他钻呢。

方逸天走了一段距离后就放弃了,他看了看钢制栏杆上缠绕着的铁丝网,咬咬牙,将手扒在了上面。

他别无选择,如果不进入合木军区基地的话,那他接家人去中都的行动就绝对无法完成。

方逸天感受着手上硬扎扎的触感,心头一横,爬上了围栏。

疼,方逸天一爬到栏杆上就感觉到了痛楚,但这痛楚却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无法忍受。

他忍着疼,尽量快速地越过了围栏。

当他踩到地上时,手上已经布满了鲜红的血液,但方逸天明白这已经算是他被强化后所能达到的最佳成果了。

普通的铁丝网都能把一个人的手弄得血肉模糊,更别说军用铁丝网了,方逸天的手没有被生生刮出几道沟槽就已经算是很变态了。

他手上的伤势放在以前估计两个星期就能好得差不多了,现在的话会更早一些。

“这强化真是帮大忙了。”方逸天甩了甩手,将上面的血甩掉了一些,随后扯下身上的衣服将两只手简单包扎了一下。

他一边包扎一边回忆着这里大概是在基地的什么方位,确定了行进方向之后,他打起精神,注意起了周围的动静。

基地里自然有巡逻的士兵,方逸天得避着他们。

继续潜行了一段时间后,方逸天终于看到了搜救队的招待所。

这里是三处地方之中最近的了,方逸天便先来到了这里。

他四处观察了一下,发现招待所有一扇窗子没锁,于是便轻手轻脚地打开窗子,灵巧地纵身越了进去。

这里是厨房,现在还没有人,方逸天很顺利地潜入了招待所。

接下来便是上楼,然后他就走到了两个女孩儿的房间门口。

突然,他觉得眼睛有些酸,揉了揉,手上刚干掉的布条又湿了。

他敲了敲门,等了一会儿没人开,他便继续敲。

终于,门开了,他看到了那张已经印在心底的姣好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