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衡那边很快就查到了,这次网上的风波出自谁人之手。

“黎小姐,您的意思,这件事情要怎么处理?”

U形的沙发,黎云熙坐在正中间,正在进行她每晚必备的追剧……哦不,学习时刻。

她是非科班出身,演戏全凭感觉。

雍州惊华录她之所以拍摄顺利,并不是因为演技,而是因为契合她原本的身份,以及,共情。

因为她对角色的情感把握相当到位,所以才能把人带入到那个情景里面。

但要是换一部现代剧、喜剧或者其他的,或者换个身份,她就不一定有这么亮眼的表现了。

黎云熙深知自己的短板所在,所以这几天也一直在看其他的剧,揣摩剧中人物。

谢时缙则是坐在另一边,手里抱着自己的电脑,不知道在敲着什么。

齐衡依旧一副斯文败类的模样,恭恭敬敬的站在那里,询问着黎云熙的意见。

黎云熙听见是谁的时候,脸上连半点惊讶都没有。

不过她仍是皱了皱眉,“死性不改的东西,锤死吧!黎家能弄出来一次,还能弄出来第二次不成?”

齐衡明白她的意思了。

早就听说这位是华夏律法的坚实拥泵,果真传言不虚。

“明白了,捍卫法律的权威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

齐衡一脸的义正言辞。

黎云熙很满意新任助理这段时间的表现,相比之下,连做个饭都不情不愿的保镖就让人不快多了。

于是她对那边刚好抬起眼看过来的人吩咐道:“明天我邀请了陈琳姐姐到家里做客,你亲自下厨。”

谢时缙:“???”

齐衡强忍住嘴角的笑意,非常识趣的转身回到楼下。

他们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一般不会笑。

除非……忍不住。

走出电梯间,齐衡终于忍不住无声地捶墙笑了起来,和他那副斯文的精英模样格外不搭。

哈哈哈哈!

他们老大也太惨了吧!

网上的风波暂时平息,可现实里的风浪刚刚开始。

……

“喂,你好,请问是黎云熙同学吗?”

这天下午,黎云熙再次接到一个陌生来电,还是一个称呼她“同学”的陌生来电。

她把手机拿开,仔细看了看上面显示的名字。

南城大学教务处。

对面迟迟没有回复,教务处的马老师差点就要觉得自己打错电话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该夸他还没到眼瞎耳聋的地步,他竟然听见了那边淡淡的一声“嗯”。

是本人就好。

马老师舒了口气,看着摆在自己面前的学生信息,立马道:

“是这样的黎同学,昨天和今天是我们南城大学新生开学报道的时间,但是这边系统显示你一直没有来,所以想问一下你那边是出了什么状况吗?”

另一边,黎云熙听完手机里的人说的话,再次把手机拿开了。

一脸疑惑的盯着屏幕。

谢时缙被她这来来回回的动作吸引了心神,问她:“怎么了?”

黎云熙小脸一肃,“明天陈琳姐姐来的时候,我要跟她说一种新的骗术。”

谢时缙饶有兴趣的勾了勾嘴角:“什么新骗术?”

黎云熙挂断电话,正了正神色:

“刚刚有个电话,自称是南城大学教务处的,问我为什么没有去报道,而且连来电显示都改得像模像样的,还挺像那么回事儿的。”

“他还问我是不是有什么困难,我猜下一步他就会问我银行卡号了。”

小姑娘说着,还一脸“我已经识破你的鬼把戏”的得意。

可谢时缙差点掏了掏耳朵,他确认了一遍:“你说什么?”

“南城大学教务处的电话?”

他拿过小姑娘的手机,点开通话记录。

果然,上面两个来自南城大学教务处的未接来电,只有最后一个被她接通了。

他不由得扶了扶额,小祖宗这是真真的把“陌生来电打三次才接”这个理念贯彻到底了。

还有,“你为什么会觉得对方是骗子?”

“难道你忘了你今年刚刚经历过的高考,顺利考进南城大学吗?”

黎云熙:“??!”

对上小姑娘一脸茫然的眼神,谢时缙彻底败了。

他突然又想到鹿鸣查到的消息。

黎家是今年年初就找到小姑娘的,但他们并没有把小姑娘接回去。

而是不知道为什么,等到五月份才把人接回去的。

到六月高考的时候,小姑娘又自己回了西城,三天后再回了南城。

所以,会不会到现在,她都不知道自己考了哪所大学?

以及,什么时候开学?

过了好一会儿,黎云熙才从自己为数不多的记忆里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好像,之前原主六月份回西城找过养父。

那是她第一次被网暴,也是即将高考的前夕。

不得不说,白莲花想要毁了原主的心简直不要太迫切,连高考也不放过。

原主回去参加高考,也跟养父说了自己愿意留在西城,可被养父骂了一顿。

那个脸上和手上同样布满沟壑的男人,才四十岁就已经头发花白。

在她的记忆里,他的身影总是伴随着满是钢筋水泥的工地和扬尘。

他说:“你必须去南城,除了那是你的亲生父母家,你还得去那边上大学!”

“南城比西城好,爸爸这辈子没读过什么书,没走出过这一亩三分地,你得替我去走走,去看看……”

所以原主高考完又回来了。

不过短短三个月,没想到原主和她养父就已经天人永隔。

那一面,也是他们父女的最后一面。

至于她考上什么大学,这个原主好像还真的不知道……

这几个月的水深火热,让她根本无暇顾及于此。

大学?

黎云熙眼底的迷惑一直未散,通过原主的记忆,她知道那是华夏众多学子孜孜以求的高等学府,寒窗苦读十载,为的便是进入这样一个地方。

那么,这样的地方,又有怎样的精彩呢?

……

谢时缙当完保镖当保姆,当完保姆又要给小祖宗当家长。

他从自己手机里翻了又翻,终于翻出一个八百年不联系的电话号码。

南城大学古文学系教授,夏正川。

“喂,夏叔,我是时缙,您近来可好?”

“嗯,还是您慧眼如炬,确实有件事儿要麻烦您,家里一小孩儿不懂事……”

“是吗?她就在您手底下?那真是太好了!”

“那就麻烦您,过几天我再来当面致谢。”

谢时缙挂断电话。

解决好小祖宗入学报道的事情,接下来还得和她经纪人讨论她上学的事情。

之前是他草率了,竟然没想到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