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无尽湮灭 >  第六十一章 教会营地

斯坦利的个子本身就较高,只需要将上半身向前倾斜,便能够获得很好的视野。他的双眼仿佛电钻,想要钻透承装汉堡的纸袋。“咕咚,看看这诱人的汉堡!”

菲茨仿佛没听见他的话,依靠在窗边欣赏着窗外的风景,因为角度的原因两个汉堡更加明显。

“注意礼貌,斯坦利先生,我们再去教堂露营的路上。”叶光纪伸着头与他一起观看,笑吟吟的调侃了一句。

“主啊!感谢您赐予我们这么丰盛的汉堡。”斯坦利开始耍宝,双手合十目光看向天花板,虔诚的祷告进行。

叶光纪笑着点头。“好多了!”

“她是哪里人?有人知道吗?”坐在前排的女生中,一副大姐头气派的女子,问向身后的四名小妹。对于男生们的目光一直留在菲茨身上满怀嫉妒。

“我不知道。”小妹们相互对视,由靠前的一人回答。

“我想知道她是否来自单身家庭,到时候你们俩可就有的聊了!”大姐头一脸不懈,戏弄的看向回声的女生。“对吧!杰奎琳”

杰奎琳给人温柔开朗的感觉,颜值在无人中最高。“你去问问她怎么样?”她面带微笑并未动怒,鉴定的目光直视着大姐头,丝毫不显得怯懦。

“如果你特么的闭嘴,也许我会的。”嘲讽的看着杰奎琳,大姐头离开座位走向菲茨。

“别这样,丹妮尔。”杰奎琳身旁的耐看女孩,温声劝阻。

“你好!我是丹妮尔。”丹妮尔只是性格不好并不是傻,伸出手与对方相握。

“哦,嗨!我是菲茨。”菲茨被突然的问好打断思考,回过头是笑容灿烂的丹妮尔。

“我知道,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很想跟你谈谈。”丹妮尔顺势坐下,不似刚才的盛气凌人,态度宛若邻家姐姐。

“当然。”

“好吧!我希望你记住,我说这些的时候,心中充满善意。但是……”丹妮尔扫视后方的男生,低下头压低声音道。“自从你上了这趟车,你就一直在吸引男生的注意力。”

菲茨微笑地张着小嘴,不知所云的点着头。“你说什么?”

“亲爱的,你不觉得这件衬衫穿在身上有的紧吗?”丹妮尔的目光在对方的脸和胸口上下徘徊,菲茨被她看到不好意思,不自觉低头看了一眼。“如果可以的话,我要提醒你一下。你穿几号?特大号的!”

“不用了,谢谢。我很好。”

丹妮尔抿着嘴不断点头。“好吧!如果你改变主意了就告诉我。”

“我会的。”

“你还记得你的箴言吧!美丽的姑娘不谨慎,如同猪鼻子上的金戒指。”丹妮尔笑着劝解,语气中带着不易察觉的阴阳怪气。

“太对了!你还记得你的‘俄比亚书’,只能把平胸带到宴会上的女人是孤独的。”

丹妮尔低头看到双腿,气愤的离开,回到先前的座位闭眼假寐。

菲茨俏皮的咬了下嘴唇,手指晃动挥手低声道:“再见。”

“太棒了!你很勇敢。”杰奎琳兴奋的坐在菲茨身旁,目光中满是崇拜。

“相信我,这不算什么。”

“我是杰奎琳。”

“我是菲茨。”

“我想让你知道,那段话不在‘俄比亚书’里。”杰奎琳生硬地找个话题,想与对方交谈。

“哦,我知道。”

“好的,你能来真的是太好了!我……”随着聊天,两人的关系逐渐亲近。

“帮我跟他谈谈,兄弟。”斯坦利目光一直停留在菲茨身上,深深被她的智慧与美貌打动。

“哥们,你应该自己跟她说。”

“杰弗里,别这样。帮我跟她热热身,伙计。”

“她已经很辣了!去跟他打个招呼。我不能永远为你做这个,伙计。”显然叶光纪附身的这个家伙,经常为对方做僚机。可他连恋爱都没谈过,让他帮忙泡妞实在是强人所难,只能委婉拒绝掉。

“好吧!算了,当我没问。”斯坦利看向窗外,米虫上脑的模样,嘴里不断碎碎念。“朋友……别这样,朋友。别叫,我朋友。”

“别这样,伙计。”

“我是你的朋友,最好的朋友。去你的,伙计。”

“真的吗?”斯坦利嘴角向上翘起,但还不是很明显,他就知道这招会有用。

“你觉得我会永远当你的僚机吗?你打算什么时候起飞?”

“什么时候起飞,我每天都在飞。”

“上,让我看看你的翅膀。飞吧!”

叶光纪在激将斯坦利,可斯坦利对于接触陌生女生相当害羞,嘴上说的厉害却不进行行动,被逼得着急了怒吼出来。“好了,滚下去。”吼声吸引了整个车厢,所有人的注意力。坐在副驾驶的领队,努力回头试图看清发生了什么。

斯坦利“耶稣对摩西说……”

“没错。”

“当摩西试图爬上耶稣的……”

“床。”

“床?床!在他喝了太多酒之后。”

“是的。”

两人尴尬的试图挽回局面,一唱一和仿佛在表演相声。车厢内的众人不知所云,逐渐收回了视线。

“阿门,兄弟。”

“对不起,兄弟。”斯坦利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诚恳的道歉。

大巴内乱哄哄的交谈声,吵得领队心烦,他站起身,双手下压道:“嗨,伙计们。好的,让我们平静下来,我们来做五次深呼吸怎么样!我先来。”

车内的人依旧自顾自的交谈,根本每人理会他。压抑不住的本性,令他歇斯底里的怒吼道:“闭嘴!!”

吼声吓了众人一跳,有的女生捂着胸口满脸惊恐。吼完他连忙收起失态的模样,露出标志性的假笑。

“好的!我知道今年有许多新面孔,所以我们要谈谈规则。但首先让我们做一些介绍。我是营地的主管,道格。我很高兴今年能与你们一起工作,以确保我们的营员,在离开朋友教会营地时,能有所改变。”

“阿门。”杰奎琳专注的听讲,双手合十虔诚的祷告。

“你们是一个特殊的团体,所以我为你们准备了一些特别的东西。看到这个了吗?是个罐子,一个罐子。但里面什么都没有,但如果你做了一些好事。比如遵守规则或者表现出强有力的领导能力,我会把一个弹珠放进罐子里。”

道格做了示范,将一粒玻璃珠与众人展示,接着扔进了罐子里。“如果你做错了什么,比如不遵守规则,弹珠就要出来了!”

“不,我们该怎么办。”当弹珠被拿出,有位女生配合他的表演,像是小孩子般惊呼。

“我稍后再跟你解释,考尼特。”

“假设现在是周末,如果我们有个装满弹珠的罐子,你猜怎么着?我们就开个披萨派对!!人人都爱披萨对吧!兴奋吗?”

“呵哼,他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同性恋。有趣极了!”叶光纪拍了一下斯坦利的后脑勺,他说话的声音太大了,整个车厢的人都能听见。经过他的提醒,斯坦利看到道格难看的脸色。

“我是说……披萨派对,太有趣了!真是个好主意呀!”

道格面色僵硬,找到大巴座位人员名单,呼喊斯坦利的全名确认。“斯坦利先生,我想让你知道,在朋友教会营地,没有任何同性恋,也没有同性恋或任何形式的偏差。”

“列如规则一,不准大飞机。”

“什么,你认真的吗?老兄,我现在已经搓一半了!”

“我在帮他,别这样伙计。”

低下的人在起哄,来着不能恋爱,不能做大家爱做的事,还有什么意思。

“真是胡扯,伙计们,规矩不是我定的,是上帝的旨意。”

窗外一辆加长大巴架过,通过透明的车窗玻璃,能看清其中血脉喷张的画面。一对对汉堡被人拿着食用,在玻璃上印出一对对白色千岛酱圈。肉饼丰富的肉汁,喷的到处都是。车内的众人不在理会道格,纷纷将脸贴在窗户上观看,忍不住吹出口哨。女生羞红了脸透过指缝偷瞄。

加长大巴的车速更快,很快就超车消失不见。剩下的路程车内没发生特别的事,司机潇洒的漂移过弯激起一片尘土,不等车停稳便打开车门。“好了,所有人都给我滚出去!”

道格率先下车,站在车门边上。“好了,各位!来吧,今天是个大日子。”

众人陆续下车,与他打着招呼。“嗨,很高兴见到你。”

叶光纪二人最后下车,道格与司机道:“里昂,记住七点去克兰小学接露营者。”

“我会记住的好吗?OK?”司机里昂抖着腿,神情亢奋,浑身上下没一个地方停止动作。

“我可不想重蹈去年夏天的覆辙,记得吗?当你去赌场,把露营者关在车里十二小时那件事。我接到很多家长的愤怒电话,有许多露营者退订,现在的人本身就不好骗,你还这么干咱们怎么挣钱!”

道格的絮叨令处于亢奋中的里昂烦躁,冲他比着中指,嘴里不断骂着伐柯。开车扬长而去。“我们达成共识了是吗?咳咳咳!”道格没得到对方的回答,反而吃了一嘴尾气和尘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