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至尊阵师 >  第四十六章 迷茫终得归宿

三人相互点头确认,对姜炎流所说的话都有不同的理解,结合一下应该大有帮助,龙溟便从虚空之中取出两本沉重的古褐笔记,交给姜炎流。

“这两本便是我对时间与空间的理解,相信你能够看得懂。当然,我很大方,这书本你可随意支配,借给他人翻阅我也不会介意。”

姜炎流翻开抚摸着上面的字迹,上面的墨水已经淡化,无法再看清,显然有些年代了,不过字印还在,能够复刻,就不存在问题。

“院长明明早就想传授自己的一切,还好是放在空间中,否则灰尘都不知会积累多少。”姜炎流说着便将两本笔记收入囊中。

龙溟推着姜炎流来到边缘,指着下方的炼体传送点。

“再送你个建议,大多数蛊虫都无法承受高温与低温,尽管不能完全杀死,却可让其沉眠。”

“多谢院长!”姜炎流退开身位行礼重重感谢,这蛊虫可谓让他回来的路上一直痛苦,时不时就会发作,只能以疼痛来压制,耽误着修炼的同时也损害着自身。

龙溟拍拍他的肩膀:“抓紧修炼吧,等你实力强大了,一切难题都会迎刃而解。”

姜炎流走后,兰娜则走上前问道:

“院长您明明能以时间之力永久定格那蛊虫,我很好奇,您都这样向着他,何不帮他这个小忙。”

“院长,我承认姜炎流确实很有天赋,可他只是四神阶上限,您这样巴不得要传他自己所学,是有更多的发现吗?”乔森也提出自己的疑惑。

“年轻人嘛,总会有点偷懒的心思存在,他不想伤害伊玉雪,何不利用这点催促他修炼。”龙溟招着手回应下方边走边挥手的姜炎流,直至看到他走进冰域的炼体场所,龙溟才在两人面前展示出一颗棱体水晶。

同入学时测试神阶上限的棱体一样,只不过是缩小版,大小和龙溟的手掌差不多。

“我调取了姜炎流入学时的神阶测试,也从其中发现了与众不同的地方。”

棱体中四道白光升起,于上方汇合一点又落下,乔森摇着头,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存在。

寒意降临在手上,棱体也受到龙溟力量的影响,速度被放慢百倍,再次回放,两道光先行上引,冒出尖角,另外两道光才出现跟上。

兰娜和乔森还在为这异象感到惊奇而思考时,龙溟开口说出他的了解:

“后面那两道并不像他本身所具有的,更像是后天得到的神阶上限,或许有什么帮助他提升了神阶上限。”

神阶上限后天提升?

“如果这件事暴露出来,找到其中的原理,必然将成为改变世界最重要的一笔!”乔森一拳打在手掌上,这种现象史无前例,自己能亲眼见证,实属一件幸事。

“这一切都需要他活着,所以院长派我暗中保护他是这个原因吗?”

龙溟点点头:“你们还记得一百多年前星阳门那个预言么?”

双王诞。

最强争。

兄弟相残。

九神阶出。

万物归终,复始。

“记得。”两人异口同声。

“既然前面四句都应验了,最后一句也迟早会来,虽说九神阶那个孩子死了,可预言也没说明会是他来终结一切并重新开始。”

……

姜炎流在冰域中启动鳞片,内外均受寒气侵袭,磨练体魄也吸纳周围之气提升境界。越修炼他便越沉迷其中,之前一天要压制那恶欲十次左右,此刻寒冷环境中修炼,姜炎流这几天从未觉得这般舒适。

心境不被干扰,才能事半功倍。

若早知道寒冷可以抑制,姜炎流回程中一定天天用鳞片释放风雪力量修炼,就不去加强什么昏末阳体,还没什么进度。

沉浸其中忘记时间,直到肚子反馈出抗议的叫声,姜炎流才结束修炼,来到外面,黑夜笼罩起源城。

为解决肚子的问题,姜炎流找到一家较为热闹的餐馆,刚点了几个菜坐下,就听到旁边谈论圣城一战中的自己,这里大多数人也都在吹嘘着自己是天火真主。

姜炎流喝着茶水暗自窃喜,一个醉醺醺的白衣女子提着酒壶摇摇晃晃走进来。

曼妙身姿迷人的让人火热,容颜更是有按捺不住的客人想把这个女人带到自己的位置,还没接近,一条白色细线迅速钻入他的指甲缝中。

他的手臂被细线顶起层层条纹,随着细线勒紧,他也痛不欲生,惨叫跪在白衣女子面前。

姜炎流循声看去,那个白衣女子不正是帮自己两次的尊座吗?没看出她所施展的手段,竟能让那男子这般凄惨。

白玖瑜饮了口酒,耳烦了男子的求饶,收回了对他的惩戒,自她体内一道纯白之气播散开。

威压降临除姜炎流以外的所有客人,仿佛一双眼眸暗中盯着自己,危险逼近,心跳急剧加速,胸膛被手穿透的场景模拟在他们脑海中,紧张四下张望,实在受不了,纷纷逃离这家餐馆,一个也不留。

掌柜不知是何原因,要追出去,白玖瑜便丢了一袋金币给他。

“我包场了,回去吧。”她的醉意全然消失,看向姜炎流不自觉笑着道:“不过来接我一下吗?”

姜炎流本身对她就有隐隐的好感,更别说她还帮过自己两次大忙,算的上是恩人,也就动身搀扶着她到位置上,让伙计再多上两个菜。

“把好酒也拿出来。”白玖瑜又吩咐着。

“听说你控制天火打败了姜耀辉,我才想来见见你,真是英雄出少年。”

“多谢尊座夸奖,是他太自大,我才有机会的。”

白玖瑜起身坐到姜炎流身旁,贴近了摸摸他的脑袋,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内心会有这种想法驱使自己行动,只是遵循后感觉极为舒心。

“那你要不要加入星阳门呢?”

“尊座也是星阳门的人吗?很可惜我并不想加入星阳门。”

白玖瑜嫣然一笑:“当然不是,我也很讨厌星阳门,他们做事总是循规蹈矩,屁事太多,麻烦得要命。”

因为只招待一桌客人,酒菜很快就端上来。姜炎流示意白玖瑜先动筷,对方只是笑着摇头,他只好自己开吃。

白玖瑜杵在桌子上静静看着旁边的孩子大快朵颐,竟然看了一碗又一碗都不觉得厌烦,回想起他叫自己母亲的那一声,心头一颤,也直起身子。

好想再听一次。

“尊座是有什么事吗?您尽管说,只要我能帮得上忙,我一定去办。”

白玖瑜神情忧而低落。

“我呢,一百年前有个孩子,不过刚生下来就被贼人杀害,我甚至都没抱过他。你上次迷糊中唤我一声母亲,我甚是喜欢,现在能否再喊一次。”

“咚,咚。”

姜炎流心中一惊,呆住的片刻碗筷也掉落地上,还好碗结实,饭也没洒落,他赶紧低下身捡起。

对方迟迟没有回应,白玖瑜又开口:

“若是觉得生疏不适,叫一声瑜娘也可以。”

很同情她的遭遇,姜炎流放下碗筷,试探着喊了声:

“瑜娘?”

就这一声,白玖瑜抑制不住内心情绪,一把抱住姜炎流,紧紧抱着,眼眶逐渐湿润。

若是自己的孩子没有早夭,恐怕也是像他这样名号响彻终焉世界。

若是没有早夭,自己也不会和姜杰凌闹到关系破裂。

若是没有早夭,自己又怎会终日酗酒。

若是……

若是……

怀中的孩子给自己的感觉,亲切而又喜欢,不想失去,拥有的感觉,让她深陷其中。

姜炎流也不自觉抬手迎合拥抱。

好奇怪的感觉!

这种感觉,从来都没拥有过,即便是寒姑姑和师父,都没使之出现,仿佛自己寻觅已久,归宿起始皆于此。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见到你,我就会想起我那个孩子,你可不可以再多喊两次。”

她含带着哭腔的声音深深击中姜炎流的心灵。

“瑜娘。”

“瑜娘。”

“瑜娘。”

热泪止不住滑落脸颊,滴落之时化作点点星光升上,复制分散点缀整个餐馆。

遥想上次这般高兴,还是与那七人畅游天下的时候。

“我已经没有孩子了,你可不可以就这样一直下去,当我的孩子。”

没有条件、没有好处,无需条件、无需好处。

源自内心深处,感情流露的想法。

姜炎流也想将这感觉一直保留下去。

“好啊,瑜娘。”

白玖瑜也放下架子,同姜炎流一起用餐。

今夜,两个迷失寻找着的人相拥,找到自己缺失的感觉。

从未如此温馨,从未如此安心。

没有丝毫戒备,姜炎流与自己的瑜娘畅饮于此。

说不完的话,倾诉不完的委屈。

与瑜娘在一起,所有烦恼都能抛在脑后,一切趣事分享,家常般欢乐。

最终姜炎流不胜酒力,倒在了桌子上。

白玖瑜把他再次拥入怀中,释放本源气,光芒绽放在姜炎流的身上。

时光逆转,回溯原初。

光茫下,姜炎流的身体缩小,衣服也脱落在地,成了个初生婴儿的模样。

拿起姜炎流的衣物将他包裹。

尽管明知是醉的沉睡,白玖瑜还是哼唱着摇篮曲,享受着她梦寐以求的时刻。